*

upload_article_image

無可管理的公關危機

許志安和黃心穎的偷食事件成為全城熱話。周二晚上,許志安在灣仔開記者會認錯,將事件快速推向高潮。事後有朋友說安仔的記者會很假,他的眼淚極其虛偽。但也有朋友說安仔的記者會已經做到很好,適當地管理公關危機。

撇開事件的本質,若論公關危機的程度,這可算是頂級,因為被人拍到車中偷情的過程,可謂「斷正」,當事人很難辯駁。

安仔的記者會內容可拆解成幾個部分。第一是認錯。他承認自己的錯誤,起了色心;第二是減壓。他提到事件是在飲酒以後發生,又補充「這不是藉口去做錯事」;第三是善後。安仔說「會暫停所有工作,重新檢視自己,深刻反思。」他再次向他的愛人Sammi和愛護他的歌迷致歉,說要學習重新做人。

記者會的內容起承轉合,皆有部署,顯然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的公關設計。通常,危機管理都有目的,安仔開記者會的目的,可能是想力挽與Sammi的關係,或者已與Sammi有默契,想減少事件對Sammi事業造成的衝擊。如果沒有這些目的,很多人都會乾脆龜縮,不開記者會就算。

有人問,這類記者會還有沒有其他的表達方式?理論上,最多人使用的其他方式是不承認有偷食,甚至反而控訴傳媒侵犯。不過,如果不是用道歉的交代,而是用反控式的質疑,便要冒上一定的風險。說到這裡,很難不提及兩個經典案例,一個是前立法會議員程介南事件,

2000年,蘋果用頭版爆程介南涉嫌濫用公職人員身份做公關服務。程介南事後開記者會反擊,但估不到蘋果手上還有其他資料,在之後陸續爆出。最後觸發廉署的調查,卻查出了其他的事情,程介南最終琅璫入獄。

另一事例是藝人梁榮忠事件,梁榮忠被拍攝到背著女友與第三者車震,雜誌初時公開的相片甚為模糊,梁榮忠還開記者會反擊,誰知雜誌手上還有一批更清晰的相片,在梁榮忠否認之後陸陸續續公諸於世,令到梁榮忠陷入非常尷尬的局面。這就是傳媒二次爆料的技倆。

但無論如何,開記者會會很大風險。如果醜聞的主角一無所求,簡單地潛水就可以了。但一旦有所求,例如想保護自己名聲或者尋求某人的原諒,就唯有開記者會拆彈。在拆彈的時候,如果選擇否認的方式,就要冒第二波爆料的風險。

總而言之,「斷正」的醜聞,根本是一枚無法完全拆解的公關炸彈,無論如何解釋,傷害已經發生,只能讓事情有個結局。醜聞主角站出來道歉,只不過是希望稍稍止血,讓事情快點過去而已。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