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廣錫:【不冤枉好人 不放縱壞人】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員

十九世紀,西方列強認為當時中國司法制度不健全,沒有能力作出合乎西方國家標準的判決為理由,對列強在華的僑民採取 [治外法權] 的保護。這種不平等條約直到 1946 年法國放棄在華的 [治外法權] 及一切有關特權為止,列強在華的一切不平等待遇才完全結束。兩個世紀後香港的立法會,泛民議同樣以內地司法制度不健全為理由,拒絕接受逃犯移交條例的修訂。這不是對國家最嚴重的侮辱嗎?
 
泛民議員為了平息社會對台灣殺人案的怨氣,提出商討單次移交的安排建議或者在法案中加入日落條款,使到整個法案只能是為台灣殺人案度身訂造。這種以立法取代司法,以立法會的意志取代法律的公開公正性,正正是傷害了香港持之以恆的法制精神,筆者非常傷心難過。推出這個想法的還是香港的法律工作者,而且更在 4 月 16 日對政府及建制派作出的最後通牒中明言;如果想為台灣殺人案死者帶來公義,就必須遵照泛民的要求,這不是勒索又是什麼?這種以公義作為政治要挾的手段,正正標誌著泛民的沒落,而一貫持有的道德高地已經不復存在。
 
在回歸後的 20 年來,內地進行了四輪司法改革,目的就是要維護司法的公正性及維護人民的權益。雖然在很多方面還有改善的空間,但絕對沒有泛民所說的不濟,如果逃犯移交修訂條例生效,内地需要香港移交逃犯,有關案情必然要公開透明,某程度上亦都為國內的依法治國盡了香港人的本分。香港逃犯移交不包括政治罪行,所犯罪行必須在香港同樣構成犯罪,而且必須表面證供成立,由國內司法機構提出申請,經香港行政長官同意,再由香港法院確定,程序環環相扣。
 
做到不冤枉一個好人,不放縱一個壞人。退一萬步講,移交罪犯,是一個雙向的行為,香港是一個國際都市,每天有數以萬計的人來到香港,如果沒有移交機制,他們在香港作奸犯科,一經逃離,我們如何追究?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