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毛澤東延安遇險記:特務猛地掄起木棒砸向毛澤東後腦

1941年9月中旬的一天,陝西省綏德地區一位國民黨副專員從西安返回途中來到延安。他在這裏參觀了幾天,被延安人民民主團結的氣氛和火熱的鬥爭生活深深吸引住了,內心深處受到強烈震撼。他在回到綏德之前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希望見一見毛澤東主席。


毛澤東在延安宴請訪客

毛澤東簡單了解了這位國民黨副專員的情況,聽說此人抗日積極,工作努力,在老百姓中間有不錯的口碑。毛澤東有意提高了聲調說:「好呀。‘磨擦’專員跑了,抗日專員來了,這是喜事啊。」

一位國民黨的地區副專員,為何引起毛澤東這麼大的興趣,為何很快就要見他,而且還要請他吃飯?這就不能不說到這位副專員不久前的上司、「磨擦專家」何紹南。

此人是死硬反共分子,深諳蔣介石的反動旨意,處心積慮破壞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可是,由於大勢所迫,表面上又不得不大唱團結合作的高調,背地裏卻干起了反共反人民的勾當。他將保安隊分組駐紮各縣,加強國民黨的統治,同時還在各縣組織暗殺隊、石頭隊、棒子隊。對八路軍留守部隊瘋狂進行各種破壞活動。

對於綏德的這位反共專員,邊區政府決定把他趕走,肖勁光起草了給蔣介石的電報,毛澤東親筆修改電文,措辭非常強硬:「請將該犯官何紹南加以逮捕,並解至陝北,組織巡迴法庭,命民眾代表參加審判,置以重典,以肅法紀,而快人心!」

蔣介石接到這封電報,躊躇難決,思量再三,認為當前還不是同毛澤東公開翻臉的時候,只好丟卒保車,匆忙把何紹南給調走了。

這位「磨擦專員」走後,綏德地區何去何從,成為邊區政府格外關注的問題。所以,當這位綏德地區的副專員在參觀延安以後並提出要見毛澤東的時候,自然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重視。毛澤東在百忙中決定抽出時間接見,並打破常規,親自陪他吃飯。


毛澤東在延安過春節

有人突襲毛主席

上午11時許,毛澤東帶著陳伯達和政研室的兩位書記員,由葉子龍和蔣澤民跟隨,去接見綏德地區那位副專員,然後一起去大邊溝青年食堂吃飯。

快要走到青年食堂的時候,保衛參謀蔣澤民從車窗里看到食堂東廳前的場地上聚集著一大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弱,還有五六名警衛戰士在那裏站崗值勤,維持著秩序。

早已過了開飯時間,這些群眾為何還聚集在這裏?職業的習慣讓他馬上警惕起來。

毛澤東先下了車,緊跟著,那位副專員和陳伯達、葉子龍等也都下了車。

群眾見來的果然是他們盼望的毛主席,人群—下活躍起來,擁擠著直往前湊,想盡量靠近一些。毛澤東側著身子,微笑著向擁來的群眾頻頻招手。場面雖然不大,卻很讓人感動。那位副專員從未遇到過這種場面。看見老百姓這麼熱愛共產黨的領袖,他的眼裏也泛起了激動的淚花。

蔣澤民緊走兩步,搶在一個台階上,冷靜地觀察著熱情的人群,他知道越是在這種時候,越要倍加小心,沉著應對。果然,他發現一個青年人站在人群的後面,倒背著雙手,也在拚命往前擠。

別人都在鼓掌,或是舉起雙手歡呼,這個青年人為何倒背著手呢?蔣澤民立刻警惕起來,向旁邊橫跨一步,換個角度向他身後望去,只見此人的手裏拎著一根1米多長的木棒,沉沉地拖在地上,像是剛從柳樹上砍下來的樹枝。

這個人是誰?想幹什麼?蔣澤民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從頭到腳打量這個可疑的人:瘦高個兒,20多歲,皮膚較白,相貌端正,穿著舊襯衫和舊褲子,地地道道當地人打扮,如果不注意看他,不會覺得此人有什麼特別。可是,蔣澤民敏銳地感到,此人不像是普通的青年農民:那副白白凈凈的面孔,平平展展的衣服,尤其是那雙賊溜溜的眼睛,還有拖在身後的木棒。

萬萬不可掉以輕心!蔣澤民快步衝到毛澤東的身邊,側身隨他走動,而眼睛卻在監視那個青年人的一舉一動。這時,走在前面的副專員已經進了食堂,毛澤東向後轉轉身子,禮貌地向群眾微笑著揮了揮手,也向食堂走去。就在毛澤東跨進門口的一剎那,那個青年人一個箭步躥到門前。猛地掄起手中的木棒,向毛澤東的後腦部位狠命砸去。動作快如閃電,令人猝不及防!而毛澤東絲毫沒有察覺,仍然向前走著。

化險為夷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呼喊、開槍或者推開那人都已來不及了。說時遲,那時快,蔣澤民猛地抬起右臂,一下擋住砸向毛澤東的木棒,只聽「砰」的一聲。木棒重重砸到蔣澤民的右臂,由於用力過猛,身體失去重心,他的身子晃了兩晃,險些被木棒砸倒。眼前冒出一片金星,右臂頓時失去了知覺。

在這危急關頭,蔣澤民迅速穩住了腳跟,側轉身子,就在刺客再次掄起木棒時。他伸出鐵鉗般的左手。一把將木棒抓住,刺客拚命想奪,然而卻讓蔣澤民奪了過去,隨即飛起右腳,—下踢倒了刺客。

不料那傢伙也有些功夫。居然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如同餓狼一般撲向蔣澤民,想要進行生死較量。在這危急關頭,警衛班的馮永貴帶兩個戰士飛快趕到。照準刺客的腹部,馮永貴一腳踢了過去,真是又准又狠,刺客像只口袋被摔到地上。那傢伙尚未反應過來,就被兩個戰士死死壓住,馮永貴迅速掏出一團東西。塞到他的嘴裏,那傢伙想要喊叫什麼,已經來不及了。

戰士們把他捆得結結實實,塞進汽車裏面,押送到邊區保衛處。經過反覆查證,才知是潛入延安的特工,只不過是個外圍人員,尚未配備槍支,主要任務是刺殺中共中央高級領導人。這傢伙邀功心切,手拿木棒行刺,可謂不擇手段,如果持槍暗殺,危險性可就大了。

走在最前面的副專員對此毫無所知。毛澤東就這樣平平安安、又說又笑地進了餐廳。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