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葉劍英元帥的6名子女




葉劍英元帥為人熟知的形象是軍事家、政治家、謀士、詩人等等,這些都是叱吒風雲、宏才偉略、豪情萬丈、錚錚鐵骨的硬朗形象。但他也有心軟如棉、鐵漢柔情的一面,那就是他不為常人所知的慈父形象。

  長子——慈父的至愛

葉劍英有6個子女。長子葉選平生於1924年11月,那是一個兵荒馬亂的年代。1921年前後,中國軍閥割據,豢養軍隊,為所欲為,與政府對抗,國家局面混亂,內戰不斷,民眾苦不堪言。孫中山的國民政府因實力不夠,被擱置一邊。孫中山決定北伐,壯大自己的力量,平定軍閥混戰局面, 實現國家獨立,民族統一。此時的葉劍英,正在廣西桂林幫助孫中山整肅軍隊,開辦教導團,培訓軍事人才。1922年2月3日,孫中山直屬各軍正式出師北伐,但一心與孫中山作對的陳炯明堅決反對北伐,使用各種手段暗中阻撓。葉劍英得孫中山授意,帶領一個營擔任孫中山大本營行程的護航任務。1922年6月12日,陳炯明率軍在廣州公開叛變,圍攻大總統府。葉劍英帶領一個連守候在寶璧艦停靠的碼頭邊,迎接孫中山安全離開。

陳炯明的叛變,愈加深了孫中山聯俄聯共的決心。1924年1月20日,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正式確定聯俄聯共、扶助農工政策。會後孫中山創辦了黃埔陸軍軍官學校,葉劍英擔任教授部主任併兼任教官工作。

1924年初,27歲的葉劍英和醫務工作者馮華結婚。這年,葉劍英出任香山縣(後改中山縣)縣長兼獨立營營長,政務、軍務工作繁忙,此間,他還時常返回黃埔軍校講課, 身兼數職,日夜為革命奔波。但這樣,就無暇顧及家務。深秋11月,馮華誕下長子葉選平。兒子出生後,葉劍英在百忙中抽空回家看望襁褓中的兒子,喜不自禁,愛不釋手。他因為太忙了,將兒子完全交給了夫人照顧。但他心裏卻時刻惦記著兒子,他把一個父親的愛轉化成為中華民族奮鬥的強大動力,為了下一代的幸福生活, 他要奮發努力,為建立一個獨立、統一、強大的國家有所建樹。

1941年,葉劍英從重慶返回延安,與愛子葉選平闊別多年後重逢,看到其已經長成為一個英俊帥氣的高個小夥子,喜不自禁。葉劍英安排他進延安自然科學院機械系學習,希望他學成後為祖國的工業化建設效力。

1945年葉選平畢業後,從基層做起,被分配到延安兵工廠工作,成為一名機械師。1947年調任晉綏邊區第一機械廠幹部。葉劍英囑咐他要學以致用,把學到的知識應用到實踐中,葉選平記住了父親的教誨,成為一名出色的技術員。新中國成立後,葉選平先後在哈爾濱工業大學和清華大學進行短期學習。1952年,他又被派往蘇聯進修機床專業。1954年回國後,葉選平為祖國的工業建設盡心儘力,他先後在瀋陽和北京擔任兩家機床廠的總工程師。由於技術過硬,工作出色,他先後被委任為瀋陽第一機床廠副廠長兼總工程師、瀋陽市機械局副總工程師、北京第一機床廠生產技術副廠長兼總工程師、北京市機械局領導小組副組長及黨委常委等職。葉劍英對兒子的成長和進步深感寬慰,他把自己最疼愛的長子放在工業戰線,他深知工業對這個農業大國的重要性,新中國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不可不發展工業。

1978年,54歲的葉選平開始步入政界,出任國家科委三局局長。兩年後,他被派赴廣東省,出任副省長兼廣東省科委主任、中共廣州市委副書記、市長等職。1985 年晉陞為廣東省省長,成為改革開放初期廣東省的主要領導之一。廣東省是解放初期他父親任職耕耘的地方, 也是他的家鄉,在這裏,傾注了他父親滿腔心血和深情。葉選平繼承了父親的政治意願,造福家鄉人民,他擔任廣東省省長時,注意抓大事,放小事,把主要精力放在全省經濟工作的宏觀調控和長遠發展的策划上,對於省里的具體事物,他放手讓其他副省長分管。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在評價葉選平處理重大問題時,認為他站得高,看得遠,能把握大局,有乃父之風。

二女——慈父的掌上明珠

1925年,葉劍英出任梅縣縣長,1926年參加北伐; 1927年參與領導南昌起義和廣州起義。 1927年,在革命最困苦的年代,葉劍英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和張太雷等同志一起領導的廣州起義失敗後,國民黨揚言要捉拿葉劍英。葉劍英把妻子和唯一的兒子送到香港秘密安置後,就離別親人投入了革命鬥爭。1928—1930年期間,葉劍英受黨中央委派,赴蘇聯學習,就在葉劍英赴蘇的那一年,他的第二個孩子葉楚梅在香港出生了。葉劍英來不及看女兒一眼,就要奔赴遙遠的北方了,為了千千萬萬個孩子,他犧牲了跟自己孩子在一起的時間,只能把牽掛放在心裏。1934年,葉劍英參加長征,直到1937年,他負傷回到廣東做手術時,女兒才被人領去見父親一面。女兒已經9歲了,葉劍英第一次見到可愛的女兒。看著眼前這位正忙著與人交談的陌生父親,幼小的女兒甚至連聲「爸爸」也沒來得及叫,就又被人帶走了,葉劍英的慈父之心又一次被拽回到繁忙的革命工作中。

1945年,17歲的葉楚梅幾經周折終於被接到延安,來到了日夜思念的父親身邊。畢竟,她從未在父親身邊生活過,對於這個初懂世事的17歲女孩子來說,父親是很陌生、很遙遠的一個概念。她從李克農那裏了解到父親的許多事,很快消除了對父親的陌生和顧慮。然而, 僅過了短短一個月,父親便把女兒送到了遙遠的東北, 接受磨鍊,成為了東北民主聯軍的一名戰士。葉楚梅從小在廣東長大,初到東北,生活很不適應,每天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氣溫下練兵,非常艱苦。對此,楚梅有點不理解,父親卻對楚梅說:你們是幸福的一代,我們年輕時看《共產黨宣言》都是要掉腦袋的,你們在革命隊伍里有追求光明、學習革命理論的自由,有廣闊的天地任你們馳騁,要珍惜這個環境,努力鍛煉自己。慈父疼愛女兒,卻沒有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而是把她放到革命的大家庭里鍛煉,他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成為一個堅強的革命戰士,這是一種無私的父愛,是大愛。多年後,楚梅追憶起過去的艱苦歲月時才感到父親的良苦用心。

葉楚梅去了東北後,父親挂念著她,給她寫了一封信,表露了對女兒的熱切期望:「親愛的梅兒,爸爸有你而感覺驕傲。鼓起你的勁兒,踏上你的長路。這不是日暮途遠呀!紅日恰在東升。 陽光照著艱險的途程,比起黑夜裏摸索,要便宜得萬萬千千。急進吧!追上那先頭出發的人們。急進吧!再追上一程。這裏有廣漠無邊的地盤,等待你們去開墾。這裏有大批優良的種子,等待著你們拿回來散播,趕上春耕。人民要翻身了,許多人已經翻了身。敵人著慌了,不顧一切的起來做絕望的抗衡。這是人類歷史上最熱鬧的場面,進吧!再追上一程。我們不是速勝論者。歡迎你們能夠趕上這一場翻天覆地的鬥爭。我想你們沒有一個是‘坐享其成’的人, 你們是鐵骨錚錚。」

當時葉劍英在北平,擔任軍調處執行部的中共代表,負責揭露國民黨當局破壞停戰、發動內戰陰謀的工作,廣泛接觸和團結教育愛國民主人士,在緊張繁忙的工作之餘,仍以熱情激揚的文字,表達了慈父對女兒的關懷、教誨和期待。

父親的形象,在楚梅的心目中漸漸清晰。楚梅後來回憶道:當時,我把父親寫來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熱血沸騰、激情滿懷,使我堅定了革命必勝的信念,增添了克服困難的勇氣。周圍的同志們看了也都受到很大鼓舞,當時正是胡宗南匪幫即將進攻陝北的前夕,許多人擔心延安會被敵人佔領。父親的信使大家深信:黑暗即將過去,曙光就在前面,延安將永遠是我們的!我決心遵循父親的教誨,做一個鐵骨錚錚的革命者。

葉劍英曾給楚梅寫過許多信,可惜「文革」抄家時全抄走失散了,這封信還是有關部門代轉還給她的。 她與父親一起生活的時間雖然不多,但在生活的風浪中, 卻時時受到父親剛正不阿、堅韌不拔的精神鼓舞,使她在艱難困苦中振奮精神,充滿信心。

 三兒——慈父的驕傲

葉劍英的第三個孩子葉選寧出生於兵荒馬亂的1938 年。葉選寧的母親曾憲植是葉劍英的第三任夫人,為曾國藩的後裔,長得美麗動人,毛澤東呢稱其為「阿曾」。因革命工作需要,曾憲植難以把兒子帶在身邊, 1939年,葉選寧未滿周歲就被送回湖南雙峰縣荷葉鎮大坪村大夫第,由她的繼母劉儉明撫養,在這裏受到了良好的曾氏家塾教育。葉劍英在南嶽游擊幹部訓練班任副教育長時,曾下山到大夫第看望兒子。1950年,葉選寧離開居住了11年的荷葉鎮被接到北京,就讀於北京的寄宿學校。1960年,22歲的葉選寧畢業於北京工業學院(現北京理工大學)無線電電子工程系,畢業後在江西工作。1974年,在一次往粉碎機里送料時,選寧不幸被機器軋斷右臂。葉帥得知此事時正在北京,接到電話時,非常緊張焦急,由於信號不好,他對著電話猛喊,但電話那邊卻沒有回應,葉帥急得掉下了眼淚。他把此事向周恩來總理彙報,總理親自下令搶救,當地醫療部門才把斷臂幫選寧接上,但從此右臂功能全無。後來選寧越挫越勇,練就了一手剛勁瀟洒的左手行書,他熟習歷代書法大家的詣趣,融合自身的天賦及對世事豐富的閱歷,經過長期的歷練,對書法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他的書法,溶入了自己的主張和性格, 大氣中不失機智,沉穩中透著活力,很多人對此非常欣賞。

對於父親,選寧流露出欽佩之情。在「四人幫」最猖獗的時候,在“四五”運動中,在父親的支持下,幾兄妹冒著被抓去坐牢的危險,去天安門廣場搜集群眾寫的詩歌,詩歌有悼念周恩來總理的,有暗諷「四人幫」 的。他們幾兄妹把搜集到的詩歌拿給父親看,幾兄妹當了一回“反革命”。選寧深知父親參與打倒「四人幫」 是不顧個人得失的,如果不成功,他是要被殺頭的,那是怎樣一種勇氣和智慧啊!

1984年,葉選寧從國務院幹部改穿軍裝,直接被任命為解放軍總政治部對外聯絡部副部長。 1988年9月在我軍恢復軍銜制首次授銜時,即授少將軍銜。1990年,正式任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部長職務。葉選寧以足智多謀著稱,他有著父親的儒將遺風,處事處世左右兼顧, 遊刃有餘,鋪得開,收得攏,深得親朋好友尊賞。

 四女——慈父的寶貝

葉帥的第四個孩子葉向真,於1940 年出生。這個出生在戰火紛飛年代的女兒,卻有著如花美景美好時代的稟賦,渾身充滿藝術細胞。葉向真長得亭亭玉立,沉靜中透著高雅,又不失親切。她對儒學深有研究,特別是對孔子,有相當的研究基礎,深受父親的影響。葉帥是一個著名的儒將,他的行事方式和作風深深烙著中國傳統儒家思想的印記。向真開始學醫,後來出於對藝術的濃厚興趣,改行做了導演。葉帥是希望她當醫生的,但女兒堅持要搞藝術,葉帥拗不過她,才同意她當導演。後來她起了個別名叫凌子,製作了著名電影《原野》, 該影片獲得中國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1959年,葉帥陪同這個著迷於藝術的愛女在中央音樂學院禮堂聽鋼琴家劉詩昆的演奏會。葉向真被劉詩昆飄逸浪漫的氣質所吸引,聽完演唱會後忍不住情思寫了一首詩給劉詩昆。作為回信,劉詩昆把自己的鋼琴演奏帶寄給了葉向真。在浪漫藝術氣氛的熏陶下,通過詩與音樂搭建的鵲橋, 愛情就這樣悄然萌生了。1962年,兩人正式舉行了婚禮, 葉帥無意中當了兩個人的「紅娘」。凌子想念父親的時候,就會想到這件事,葉帥既當爹又當娘的,也不容易啊。

葉向真現為中華母親節促進會副會長,致力於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

五子——慈父的愛兒

葉帥的第五個孩子叫葉選廉,母親是華北軍政大學學員李剛。葉選廉選擇了與父親不同的事業道路——從商,是保利集團下屬凱利公司董事長兼總裁、深圳國葉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保利公司是1993年組建的大型中央企業之一,經過20多年的發展,保利集團形成了軍民用品國際貿易和房地產開發兩大主業,培育和發展文化產業的業務格局。集團公司所屬企業及項目遍佈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武漢、長沙、天津、哈爾濱、瀋陽、重慶、海南以及香港等地,在資本規模、經濟效益、企業管理、制度建設等方面都取得了明顯成效,實現了專業化、規模化經營和資源的優化配置。

六女——慈父的心頭肉

葉帥的第六個孩子是葉選廉的妹妹,叫葉文珊, 1961年出生。文珊是六兄妹中最小的孩子,又是個女兒, 大家都叫她小妹。葉帥處處寵著她,讓著她,視如心頭肉。

「文革」中,由於「四人幫」的迫害,文珊被迫離開了北京,離開了父親。文珊替父親擔憂,經常給父親寫信。葉帥樂觀、風趣地回信安慰她,他寫到:“信中問到2號樓,且聽吧:2號樓前果木多,一間古廟一頭陀(他把自己比作古廟裏的和尚);女兒有假歸來看,你的窩兒照樣呵!”從這封平常的家書里,文珊看到父親臨危不懼、善於自處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這種精神深深感染了她。文珊也知道這是父親怕女兒擔憂,用輕鬆幽默的語言消除女兒的憂慮,表現了父親順時應勢的智慧。這使文珊感到安慰,得到父親大智若愚的人生觀的啟迪。

葉文珊和哥哥一樣,後來從商,也很有成就。

葉劍英的六個孩子,都得到其真傳,紅梅品格,青松人格,儒雅性格,智勇將格。葉劍英深懂剛柔之道,能屈能伸,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孩子們也深得其中奧妙的啟迪。六個孩子在葉帥的教育、引導、關心下,成為對國家、對黨、對社會、對家庭有為、有用的人,勇於負責,敢於擔當,為人正派,得到親朋好友的尊崇。

在革命戰爭年代,葉劍英深知舍小家,顧大家的真諦,為了國家的獨立、統一、富強,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乃至家庭。但他心中對兒女卻有著不輕易流露的深深的眷念,濃濃的愛意。在和平年代,葉帥可以照顧兒女了,但他並沒有慣縱,而是嚴格要求,教育、培養、鍛煉兒女成人、成才。這才是為兒女好的拳拳慈父之心。

兒女情長——慈父葉劍英。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