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保育之路盼港人同行 蘇彰德:歷史建築關乎過去緊扣未來

蘇彰德指保育活化市民的參與不可少,盼大眾共同攜手設立保育活化資料庫。

為歷史建築進行保育活化,於古諮會主席蘇彰德看來,實際跟超級馬拉松別無兩樣。他擁有以三級歷史建築建成的F11攝影博物館,自知業主的重責由決定保育當刻開始,到復修完畢仍未告終,舊建築天花漏水、石屎剝落等保養問題周而復始,讓其明白活化之路很長。近年社會對保育活化的討論愈見激烈,蘇彰德以雙重身分置身風眼,感受特別深,「業主答允保留建築,但下一步又如何?」他深信歷史建築關乎過去,亦跟城市未來緊緊扣連,還望港人並行,為舊城印記找出答案。

古諮會主席蘇彰德。資料圖片

蘇彰德的人生跟歷史建築有不少淵源,自小於跑馬地長大,社區內的歷史建築比比皆是;年少入讀聖若瑟書院,校舍北、西座是法定古迹;大學時期於港大修讀法律,每個學期末均於一九一二年建成的陸佑堂考試;他多年前擔任馬會慈善事務總監,負責分配數以十億計的善款,期間有機會參與「大館」復修工程,「經常接觸舊建築,讓我有興趣投入更多。」

黃金48小時購入古跡

直至七年前,蘇彰德跟歷史建築有了更密切的關係。作為古典Leica相機世界級收藏家,他素來有意找個地方開辦攝影博物館,緣分將他引領到跑馬地毓秀街十一號、有近九十年歷史的單幢唐樓,「那時上手業主低調放盤,我相熟的地產代理知我喜歡舊建築,問我可會考慮買下,原本我不知代理所指的建築在哪,但舊建築很搶手,我只得一個周末時間做決定。」

位處跑馬地的單幢唐樓,不止吸引了蘇彰德的目光,對發展商亦具吸引力,故他必須跟時間競賽,盡快到前身為超市的地下、由美術學校租用的二樓參觀,以極有限的資料和圖則文件作判斷,「最後得到我家族的同意,成功於黃金四十八小時內購入這幢舊樓。」他續說,該幢昔日曾由新同樂海鮮酒家、香港藝術家「阿鬼」黃仁逵進駐,一九八四年上映的電影《行錯姻緣路》亦於該處取景,詳細進行歷史研究始知建築的「威水史」。

三級歷史建築建成的F11攝影博物館。資料圖片

每兩三年須做防漏

惟四十八小時過去,花上億元購得心頭好的蘇彰德冷靜下來,他必須正視其戰前唐樓已頗為殘舊的現實,當刻腦海裏只冒起兩個字:「點算?」他先要煩惱往哪裏找保育團隊,幸而其後獲介紹相關專長的建築師、工程師,雖則團隊成員有保育活化經驗,但因本港無攝影博物館的先例可循,加上於歷史建築動土有一定限制,故團隊還是得一步步摸著石頭過河。

蘇彰德是個很投入、有責任感的業主,每周必定參與工程會議。他笑說,有次團隊於八號風球懸掛時也在開會,完會後「橫風橫雨」離開不了,「大家很有熱誠,很想一鼓作氣把這個項目做好。」F11攝影博物館最終花上十八個月時間完成復修,活化的責任並沒有隨之而結束,他不諱言,唐樓有天花漏水、石屎剝落的問題,如今每隔兩三年要再做防漏工程,另因部分裝飾窗不能打開,需要工人用吊船才能清潔,「只是樓高三層都要這樣做。」

三個月前上任古諮會主席後,蘇彰德多花了時間反思何謂「保育活化」,「歷史建築不止是過去的歷史,亦是城市未來的面貌,更是我們的故事,關乎社區的人情物能否延續,記憶可否繼續延伸。」他成長於香港,跟港人同樣希望保留小城故事,惟覺外界須同時思考歷史建築以後於社區所扮演的角色為何,令保育不至跟活化割裂,相關討論不會流於歷史或建築價值。

只叫業主保育卻無援手

F11攝影博物館的活化經驗,讓蘇彰德深切體會到維修保養一幢古舊建築有多「頭痕」,私人業主答允了保育,背後的代價是放棄重建所帶來的經濟誘因,以及接受建築物繼續老化,伴隨而來的巨額維修費,「大眾只叫業主保育,卻幫不到業主,當他們答允保留建築,下一步又如何?未來維修、所有的老化問題,均由業主自己承擔。」

蘇彰德遊走於上海、巴黎、羅馬舊城區,眼見許多建築群皆可保留,活化成博物館、餐廳、酒店或時裝店等用途,反觀香港卻難做到,「別人有地,沒發展高樓的必要,但香港不是。」本港私人業主擁有的歷史建築,保育與不保育是疑問,活化與否更是艱深的考題,他認識一位八九十歲的老業主,兒孫三代遷至美國長居,後輩不曾入住父輩的舊樓,游說沒情意結的下一代保育不易。

古諮會主席蘇彰德。資料圖片

吸中港台朋友了解活化

即使香港遇到「土地問題」,但蘇彰德有感,珍貴建築買少見少,大眾對歷史建築的興趣和關注度不斷增加,如活化後的大館、元創方均不乏參觀者,證明保育活化有市場,「當中有許多年輕人,我看到也覺得很開心。」他的攝影博物館案例吸引了幾位來自本港、內地及台灣的朋友,前來了解保育活化的可能性,為其戰前唐樓變博物館的投資更添意義。

蘇彰德願意多跟其他業主分享經驗,但他認為,保育活化項目除了港府及業主的參與,市民的參與也不可少,故盼大眾可多加提議活化用途,共同攜手設立保育活化資料庫,分享社會保育例子,讓由零開始的業主有頭緒展開活化工程,「歷史建築保育後,不能撇低不理,活化是條很長的路,要堅定不能中途放棄。

冀任內完成餘下歷史建築評級

成為古諮會舵手後,蘇彰德積極參與公眾教育及保育活動,同時努力於任內完成首批歷史建築評級。

蘇彰德自一七年加入古諮會,今年接替成為新主席,他有感責任變重,過去幾個月花了更多時間出席建築師學會、測量師學會等業界所舉辦的公眾教育、保育相關活動,「我希望支持一下,帶起社會對保育活化的關心。」

談到上任後的目標,他指出,古諮會審視的一千四百四十四個一九五○年代歷史建築名單,以及三百個市民提供的名單,經過委員會十年時間的努力,至今尚有逾二百個個案未完成評級程序,「當中有一百一十二個已經有擬議評級,須再跟業主逐一商討再落實,餘下的則是全新個案,我希望於任內盡快完成。」

另外,本港有七千多幢早年同獲古諮會列入一九五○年代歷史建築名單,蘇彰德希望任內再開新戰線,檢視當中會否有「滄海遺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