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廣州保安食客與多名休班輔警,合力擒住酒樓傷人者!

飲早茶突遇男子闖進酒樓持利器傷人?幸運的是,後面上演了眾人合力擒拿行凶男子的一幕。

4月18日,廣州番禺警方破獲一起男子持利器傷人的涉嫌尋釁滋事案件,31歲男子植某涉嫌在酒樓持利器劃傷一名群眾左側頸部,被警方抓獲。

民警到場後發現,植某已被現場群眾制服。經了解,行凶男子與該受傷群眾並無任何關係,也未發生糾紛。目前,嫌疑人植某已被番禺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突襲」

4月18日一早,在番禺區蓮花山景區附近的富景酒家,附近街坊如常前來嘆早茶。


保安黃叔還原事發現場。

8時38分,酒樓正門20米以東,正當班的保安黃叔在停車場東側出口,注意到西側有聲響,轉頭一看,一名身穿黑衣黑褲的「後生仔」越過停車場的花圃,徑直用“雪糕筒”砸向一台白色轎車的擋風玻璃。

黃叔迅速走過去制止該男子,後者拿起掃把丟向他。情急之下,黃叔在酒樓後門的運貨通道拿了一條約1米長的水管,要求男子離開,後者卻趁其不備迅速跑進酒樓正門。

「他跑得很快,一下就跑進水產區遊盪。」黃叔感到不妙,趕緊報警,“當時他們(其他員工)沒留意到他,他從水產箱裏拿了一把利器,然後就衝進了大廳。”

8時42分,剛打完報警電話的黃叔,緊跟其後跑進酒樓大廳,此時男子已持利器迅速砍傷一名男顧客。

監控視頻顯示,當時大堂內有不少正在用餐的食客,該黑衣男子走進大堂,突然走到大堂中間一張桌台前,朝一名白衣顧客砍去,後者用手臂擋了下,但後頸仍被利器劃傷。隨後,持刀男子往回挪動,畫面顯示其揮舞利器,疑似在尋找其他目標,周圍其他顧客見狀受到驚嚇,四處逃跑。

「對峙」

8時43分,身穿軍綠色上裝、右手戴值班徽章的黃叔再度進入畫面,與該黑衣男子對峙。

「當時我離他大概三米。」56歲的黃叔注意到,該男子看上去很驚慌、焦躁。“我讓他把刀放下,但他不聽,全程也不說話。”男子未聽勸阻,丟刀朝黃叔砍來,所幸因沒丟穩,刀掉到了地上,黃叔順勢用水管迅速擊打其手部。


事發現場。

這一幕被十米開外的食客梁家棟注意到,彼時他剛嘗試找了一圈沒找到合適的工具。「當時我和幾個老友在喝茶,突然發現右前方的顧客很驚慌逃跑了,我第一時間去找工具沒找到,那時我們看到保安在與對方對峙,行凶男子想飛刀但掉了,保安和他扭打到一起,我們和剛下班的輔警還有其他食客,看準這個時機一擁而上。」

畫面顯示,在黃叔與行凶男子搏鬥同時,其餘多人一擁而上將其制服。

儘管當過兵,梁家棟按住該名行凶男子的頭部時注意到,「這個人肌肉很發達,按住他的時候反抗力很大。」

「他的力氣很大,一直想掙脫,三個身強體壯的輔警都險些按不住。」隨後,正在這家店內準備用餐的休班輔警梁志洪和同事們取下行凶男子的鞋帶,試圖約束他,沒想到很快被該男子掙斷。

「來不及多想只有把桌布撕成繩狀,把他的手腳束縛了。」在周圍食客和保安的協助下,謝海寧、王巨華、梁志洪三名輔警用不到3分鐘的時間,把行凶男子四肢控制住。

謝海寧解釋,如果不束縛該男子的四肢,以他的力氣,很有可能掙脫後再去傷害更多周圍顧客。

就在這時,派出所民警迅速趕到,休班輔警們將行凶男子交給了前來處置的民警。

「偶遇」

距離事發到結束,全程不到11分鐘。

原來,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分局蓮花山邊防派出所輔警謝海寧、王巨華、梁志洪和四名同事剛換下制服,結束了八個小時的夜班值班,打算一起吃個早餐。

「結果剛坐定,茶未斟上,就聽到喊有人拿刀砍人!」一夜未睡的謝海寧等人,聽到一條走廊之隔的大廳傳來一陣騷動,頓時倦意全無。

二十年從警經歷訓練出他們條件反射般的速度,直覺告訴他們:出事了。一行七人以最快速度跑進大廳,原本悠閑嘆早茶的街坊們全部離座起身往外跑,驚慌中亂作一團。

「六七十桌的大廳幾乎滿客,一聽到有人拿刀都爭著往外跑。」扒開橫衝直撞的人群,謝海寧和同事們擠進事發現場。王巨華回憶,那時行凶男子已劃傷一名食客,手上的利器脫落後,該男子正欲逃離酒樓。

蓮花山邊防派出所這七名休班輔警立馬沖向行凶男子並將他圍捕:三人負責疏散大廳內的食客,其餘四人和黃叔以及周圍的顧客迅速將行凶男子按倒在地,出現了前述輔警把嫌疑男子交給警方的一幕。這場輔警們休班時的「偶遇」才告一段落。

「跟上班時執勤一樣,不管在哪裏聽到這樣的事情,都會衝上去的。」謝海寧、王巨華、梁志洪三人都是蓮花山本地人,他們坦言,遇到求助即使不在自己的轄區都會出手相助。

今年48歲的梁志洪在24年的從警生涯中,曾多次在休班時遇到突發情形。他笑稱,「太多了記不起來」。

這一天對他們來說,與過往二十年的每一天並沒有太大差別。這場下班後與行凶男子的「偶遇」,似乎只是日常工作中處置了一場突發事件。

男子被警方帶走後,食客們回到座位繼續飲茶,通宵值班的輔警也如往常回家休息。

「義舉」

「從他揮刀,到被我們制服在地上,整個過程大概就是10到20秒。」參與制服的梁家棟事後回憶,當時他正在大堂西側用餐,“到警察來了,整個過程不到11分鐘,持刀男子附近的食客都嚇得跑開了。”

被問及被男子持利器砍來時會否害怕,黃叔說其實沒來得及想那麼多。「那個時候有一點害怕,但想到自己是保安,有人來搗亂,肯定要第一時間來制止。」


嫌疑人被警方帶走。

黃叔的大兒子事後通過網上視頻才了解此事,心疼地打來電話。說到這時,4月19日,原本在向南都記者回憶事發經過的黃叔笑了,當時他還沒來得及告訴家人,「小孩第一時間打電話來問。」

食客梁家棟則想起2015年3月15日的晚上,在番禺草堂春靠江邊,他偶然路遇有人跳河,當時馬上下水救人。

「那個河水大概有10米深,大家當時都在岸邊望。」儘管因此拿了見義勇為的獎牌,梁家棟表示,“相比2015年那次救人像孤軍奮戰,這次大家合力制服不法分子,我感覺到風氣更好了,這一點我覺得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