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台女主持疑被偷拍裸照 同房拍檔堅稱報道不實

就算唔係裸照都唔應該偷拍人沖涼......

台灣節目《愛玩客》女主持辜莞允(Nono)被台灣傳媒爆料,指Nono之前跟拍檔兼好友徐瑋吟(鮪魚)上月到帛琉拍外景時,竟然偷拍同房的鮪魚的沖涼照,還傳給自己男友看。

二人上月在帛琉拍攝。(網上圖片)

鮪魚因為當時在海邊拍攝,另一位同行的男主持小鐘用鮪魚的手機照,卻不小心跌落海,手機壞了,鮪魚就借用Nono的平板電腦,驚訝發現內裏有自己被偷拍照,再查看Nono手機,發現對方已把照片傳給男友看。

小鐘作證稱Nono和男友事後道歉全都有證據。(網上圖片)

鮪魚的經理人公司已就事件報警,事件被報道後,Nono卻在Instagram(IG)稱報道不實,還謂會保留追究權利。鮪魚日前現身錄影綜藝節目,被問到事件時,她稱已進入司法程序,靜待司法結果,提到傷心處更痛哭達5分鐘之求,並謂要求對方一個誠心的道歉是需要的。

Nono只承認未經鮪魚同意下,在房間拍下對方的照片,但否認是裸照。(網上圖片)

由於雙方各執一詞,當時在場的小鐘就出來作證,小鐘說因為是他不小心把鮪魚的手機跌落海才意外揭發這事,後來Nono的道歉都全程錄了音,還寫了切結書,Nono男友也道歉了,全部都有證據,並稱若Nono男友將這些照片再外流跟朋友分享的話,對鮪魚打擊更大。

鮪魚(網上圖片)

在小鐘為鮪魚作證後,Nono才刪去該帖文,改貼一則黑圖並發長文謂「針對不實報道」作聲明。她承認「因為在房間休息各自穿的比較少,她認為這些照片未經她同意,若流出對形象不好。我沒想到她反應這麼激烈,但不希望友情產生間隙同時也想保護她的隱私,於是在她的要求下簽協議書,保證要將所有電子設備皆清除,以後若有外流也會擔起責任。雙方當時對於這件事已經達成共識諒解。」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各位好,我是辜莞允。 前幾日尚在外地工作,沒能即時做出完整回應。在這裡針對不實報導做以下說明: 1、我與徐瑋吟小姐及外景團隊於三月至帛琉工作。當時在飯店休息時確實隨手拍過幾張照片,內容除了徐瑋吟小姐,還有諸多我本人隨影、房間陽台風景等。 徐瑋吟小姐手機在帛琉因故故障,我主動出借個人平板電腦給她使用。她自行翻閱相簿時看到有我拍攝她的照片,因為在房間休息各自穿的比較少,她認為這些照片未經她同意,若流出對形象不好。我沒想到她反應這麼激烈,但不希望友情產生間隙同時也想保護她的隱私,於是在她的要求下簽協議書,保證要將所有電子設備皆清除,以後若有外流也會擔起責任。雙方當時對於這件事已經達成共識諒解。 2、在工作期間,當時的交往對象時常關心我在做什麼等等,於是我傳了徐瑋吟小姐的照片告訴他我跟她正在一起。但絕對沒有所謂的露點照,從來就沒有這樣的照片。 3、我當時的交往對象在我回台灣前不知道此事,返台後我才向他說明詳情。徐瑋吟小姐要求檢查他的電子設備,依照協議書確認刪除相關內容,我們也都配合。他也有代我向徐瑋吟小姐致歉,但絕對不是為了收到露點照而道歉,因為從來就沒有這樣的照片。 4、後來對方又提出希望能與她的經紀公司及法務部門談話,我從頭到尾都配合且展現莫大誠意,對於造成她的困擾一再表達歉意,但和經紀公司談和解的條件過於嚴苛,我們之後想再次與對方協調卻沒有獲得回應。 5、我明白未經她同意拍攝的照片就是侵權,在這裡還是要再次向她道歉。但是請容我再次的強調,沒有所謂的露點照,所有照片也都已經刪除。 6、我本人也曾遭受他人妨礙秘密之苦,絕不可能做出這種惡意行為。我看到徐瑋吟小姐因手機故障而煩惱,如果我是刻意要偷拍,就不可能主動出借平板電腦給她。再者,正常的女生不會希望自己交往對象看到朋友的裸露照。我很容易吃醋,沒這麼寬容,沒這麼變態,也沒這種癖好。 7、當時徐瑋吟小姐有找第三人來一同談話,我一直向徐瑋吟小姐道歉。但他們還以我個人相簿的隱疾照片來訊問討論,令我非常惶恐及尷尬不適。 8、事發至今我方基於保護彼此的立場皆未向任何人告知此事,反之報導卻一則則出現爆料,我不願去想緣由,但也不想再隨有心人士於特定媒體起舞。此事本已在帛琉當下解決,卻遭到扭曲且節外生枝無限上綱,我將主動配合司法調查,有做錯的,我不會逃避責任。但對子虛烏有的不實內容在這裡提出嚴正抗議,希望藉此導正視聽。

A post shared by 辜莞允. Nono Ku (@nolovehowll) on

Nono(網上圖片)

至於將照片發給男友,Nono稱「在工作期間,當時的交往對象時常關心我在做甚麼等等,於是我傳了徐瑋吟小姐的照片告訴他我跟她正在一起。但絕對沒有所謂的露點照,從來就沒有這樣的照片」、「他也有代我向徐瑋吟小姐致歉,但絕對不是為了收到露點照而道歉,因為從來就沒有這樣的照片」、「我明白未經她同意拍攝的照片就是侵權,在這裏還是要再次向她道歉。但是請容我再次的強調,沒有所謂的露點照,所有照片也都已經刪除」、「當時徐瑋吟小姐有找第三人來一同談話,我一直向徐瑋吟小姐道歉。但他們還以我個人相簿的隱疾照片來訊問討論,令我非常惶恐及尷尬不適。」

Nono(網上圖片)

鮪魚(網上圖片)

鮪魚(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