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77歲大娘「被死亡」?!交了7塊錢才「活過來」

77歲大娘 「被死亡」 一年半,

戶口註銷,養老金被停發,

老人氣得每天失眠,日漸消瘦。

好端端的人,

怎麼會碰上這種事兒?

4月17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平房區77歲的溫淑雲告訴記者,她在2017年10月「被死亡」了,戶口被派出所註銷。直到前不久,她到新疆街派出所交了7元錢並補辦了戶口,才“活過來”。

原本身體還算硬朗的老人,經歷這次「被死亡」事件後,每天都失眠,身體也逐漸消瘦下來。更讓她傷心的是,她到底是怎麼「被死亡」的,也沒有人來說一句道歉。

大娘驚聞自己「死」了

養老金要停發

「社保局來電話說我死亡了,要給我停發養老金。」17日,溫大娘在位於平房區的家中一邊流淚一邊向記者訴說。

話,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在系統里顯示她在 2017 年死亡,但是養老金一直照常發放,這次通話主要是排查溫大娘是否真的死亡了。

「如果我死了,還能接電話嗎?這話說得多喪氣!」在社保局工作人員的建議下,溫大娘帶著不解和氣憤,來到轄區新疆街派出所。


「民警說我早就死了,2017年戶口就被註銷了。」聽了派出所的答覆,溫大娘腦子突然一片空白,差點暈過去。

她告訴記者,看到被銷戶的居民站在自己面前,民警也蒙了。在溫大娘的要求下,新疆街派出所在當天給她補辦了戶口,並向她收取了7元戶口工本費。

在給溫大娘補發的戶口上,「何時何地遷來本市(縣)」一欄顯示為“2019年2月26日因其他由黑龍江省遷入”。溫大娘不解,明明是「被死亡」,怎麼標註的卻是“因其他”呢?

「社保局說因為我‘死’了,停發二月的養老金。」拿著戶口,溫大娘又來到哈爾濱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平房分局,證明自己並沒有死,並恢復了養老金。

「手機號十幾年沒換,咋就聯繫不到我?」

「我怎麼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呢?」從告知「被死亡」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但這段時間對溫大娘來說卻是度日如年。老人原本的神經衰弱愈加嚴重,每天睡眠不足 2 個小時,體重少了 6 斤。

「我害怕死亡,可是現在閉上眼睛就有一種要死掉的感覺,我嚇得不敢睡覺。」雖然同在市裏的兒女經常過來陪她,但溫大娘還是承受不了「被死亡」。

「我的手機號十幾年沒換過,在這裏也住了四年的時間,查戶口不可能聯繫不到我啊!」大約在 2010 年,溫大娘在平房區的老宅被拆遷。2015年5月搬到新家,從此便一直在這裏居住。

按照社保局發放養老金的規定,她每年都去社區按指紋證明自己還活著。

種種線索都能證明自己還活著,可是怎麼這麼輕易就被銷戶了呢?

「到現在也沒人出面告訴我‘被死亡’的原因,甚至連句道歉都沒有。」溫大娘攥著補發的戶口本流著淚對記者說, “給我補發戶口本、養老金就拉倒了嗎?這些天我是怎麼過來的,我的精神損失費誰來承擔?”

社保局:查到公安死亡信息

所以打電話核實

社保局是如何得知溫大娘的死亡信息呢?

哈爾濱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平房分局趙姓局長告訴記者,從2018年開始,人社部門簡化了資格認證手續,領取養老金不用再證明自己還活著了。但是為了防止冒領養老金的現象,採取了後台比對的方法。

今年初,他們通過人社部退休信息與公安部死亡信息比對時發現,溫淑雲老人在公安信息上顯示在 2017 年已死亡,但是社保系統顯示她仍在領取養老金。

為了確定她是否健在,工作人員撥打了溫大娘多個電話,最終與其取得聯繫,並告知溫大娘需要補辦戶口才能接著領取養老金。

轄區派出所:是民警工作失誤,將整改

隨後,記者來到哈爾濱市公安局平房分局新疆街派出所了解情況。平房分局戶籍科孫靖科長告訴記者,他們是按照省公安廳文件,對無法聯繫到的老人進行死亡註銷處理的。

記者提出,溫大娘有三名子女在哈爾濱生活,而且她在過去幾年都在社保部門按指紋證明自己活著,民警是出於何種原因註銷其戶口的呢?

對方表示將聯繫轄區民警,對當時複查的情況進行了解。當天下午,新疆街派出所負責人聯繫到記者表示,是派出所民警的工作失誤,導致溫大娘「被死亡」,他們將認真整改,並向溫大娘做好解釋工作。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