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大和解一隻手掌拍不響

特區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與反對派翻臉,民主黨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搞出一場小風波。

在復活節假期間,林鄭月娥特別回應相關事件,直指反對者「總之涉及內地就唔得」,她不點名說有部分議員希望她落台,即使與對方討論,也是採取對抗態度。她更直言,現時已去到她個人能力難以改善的情況,自言沒有足夠政治能量去解決問題。

林鄭這個「沒有足夠政治能量」的說法,一石激起千重浪,民主黨議員涂謹申馬上批評說,如果林鄭沒有政治能量,就應該是時候引退交棒。   

有政圈中人為林鄭月娥不值,說她在這屆政府一開局,已經做盡討好反對派的能事。早於競選時已承諾每年增加50億元的教育撥款,目的就是為了討好與民主黨關係密切的教協,現在政府累計已用了80多億在教育上。另外,林鄭不但出席民主黨黨慶,還個人捐出三萬元給民主黨以示支持,開了特首捐錢給政黨的先例,就算是建制派也沒有得到這種禮遇。林鄭對反對派,特別是民主黨做盡討好的功夫,但得不到回報,第一個叫林鄭落台的就是民主黨。現時林鄭呻兩句,民主黨卻加把勁狠批。

出現這種局面,有表層和深層的意義。就表層而言,林鄭與民主黨的關係,用一對情侶關係來比喻的話,就是林鄭主動追求民主黨和教協,對方自然「吊起嚟賣」。你什麼事情都要聽他的,稍不如意的,便破口大罵;你不服氣,回敬兩句,隨時飽以老拳。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拍過拖的人都會明白。

較深層的意義是涉及所謂「大和解」的問題。林鄭競選時,顯然有「智囊」獻計,說上屆特首梁振英態度強硬,與反對派的關係搞得很僵,招來反對派的全力狙擊,民望大跌,最後不能夠連選連任。所以林鄭戮力改善與反對派的關係,讓香港政治可以有大和解,大筆的教育撥款,就是拋給反對派使其「落搭」的大蜜桃。

大和解這種理念很誘人,因為一般人都討厭爭吵、追求平靜,會認為梁振英無事生非,一切問題都源於他的強硬態度。所以,如果能夠採取與梁振英相反的能度,向反對派招手,施政便可以一帆風順。

但現實上政治大和解如果要成功,即便不深究誰追求誰的低層次問題,政府和反對派雙方都必需願意作出深度的和解。從反對派而言,從政者的最高期望,口說是追求民主,心中當然想上台執政。接受對方伸出的橄欖枝,目的也是換取自己有逐步執政的機會。然而,香港是中國屬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想要在香港執政,一定要和中央妥協,不能衝擊到中央的底線,阿爺才會讓其執政。中央當日同意有提名委員會篩選的特首普選,就是要篩走一些想推翻中央政府的人,中央只會讓認同中國對香港行使主權做人去做特首。問題是反對派沒有強有力的政治領袖,認清問題的本質,能夠與中央談判,相互妥協。

現時的反對派就如一盤散沙,林鄭主動和他們拍拖,就好像請他們去米芝蓮餐廳吃大餐,他們吃完拍拍屁股走人,稍不如意就翻枱分手。一隻手掌拍不響,在香港想實行這種單向大和解,有其根本的缺陷。林鄭的軍師,根本看不到香港搞大和解的局限,就令她跌入一個兩面不討好的尷尬境地。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