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拍劇用全內地班底 港人飯碗危危乎

外勞來港拍電影,業界工作機會恐被減少。

業界擔心更多片商會以合拍為名,聘請內地員工為實。

在網上匿名發布的「致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爾冬陞先生的公開信」,近日成為電影業界熱話。信中聲稱,有公司早前申請工作簽證,成功將台前幕後整個班底由內地搬到香港,包括燈光、道具等工種,變相輸入外勞搶港人「飯碗」。其後再有人上載內部文件,指責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以「基層崗位薪水太高」的理由為資方護航。身處爭議「風眼」的田啟文受訪時反覆強調,不同意減人工是增加競爭力的方法,但恐事件掀骨牌效應,其他電影公司相繼仿效,不請港人,因此欲與業界商討,如何提高自身競爭力,「我不想等別人完全放棄我們才醒覺。」

一名「年輕的香港電影工作者」,本月十三日於網上向爾冬陞發公開信,表示「聽說有一部片除了製片及場務,已經不再聘用香港人」,更形容傳言在同事間瘋傳,並節錄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的會議記錄內容:「該批內地來港拍攝的員工全部經過正式的申請手續,是因為該劇集的資方嫌本地多個基層崗位的薪水太高。」他質疑總會未有保障基層勞工利益,要求爾冬陞「主持公道」。

爾冬陞其後在網上發布回覆,表示外來勞工問題非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職權範圍,難以干涉,但願意轉交相關協會跟進。惟事件仍未能平息,上周再有匿名業界公開整份會議記錄,批評整篇會議記錄沒有回應和處理外勞問題,只將責任推向基層勞工。

根據被公開的文件內容,會議於上月二十二日進行,與會者包括總會內十二個屬會的代表,六名邀請執委及六名業界人士列席。其中第八項討論事項為「外勞進入香港拍戲事件」,指總會會長田啟文收到香港電影燈光協會懷疑有黑工舉報後,已即時查證,發現對方有正式申請來港工作的簽證,他事後更知悉,有另一部即將來港拍攝的外國電影,亦同樣向港府申請外地勞工來港,並形容事件「敲響了同業警鐘」,認為有必要及早研究解決方法。

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 資料圖片

田啟文接受本報查詢時,證實文件屬實,但對有人公開文件的做法感到失望。他透露,事件來自一套合拍劇,分別於中港兩地取景,其中以內地拍攝時間較多,但該劇完成內地拍攝後,以拍攝需要有持續性為由,成功向入境處申請內地員工短期來港工作。他形容過去未曾發生同樣事件,因此總會非常關注,「以前外國劇組都會申請部份人來港工作,但不會全隊人帶過來,完全不請香港人。我問投資者為何不用香港人,他答我因為香港人工高。」

人稱「道具全」的資深道具製作人張偉全亦知悉事件,他擔心先例一開,其他公司為省成本,爭相效法,近千名業界將首當其衝,手停口停,「業內很多都是散工,因為香港製作少,部分已經開工不足,一個月有二十日開工已經很開心。」他稱,基層員工日薪約為一千二百元,加班費另計,他認為以本港的消費物價,薪酬屬合理水平。

此外,根據會議內容,部份分會正爭取加薪,惟田啟文擔心總會支持加薪會「好心做壞事」,並考慮取消西片拍攝的「工半」制度。這番說話其後亦遭外界指責,認為他將外勞問題推向基層。田啟文則強調,不同意減人工可增加業界長遠競爭力,「大把人免費都無人請」,但問題在於片商認為本港業界「不值這個工資」,「我們有必要檢討自身競爭力,為何資方情願安排酒店,帶一班人過來工作二十幾日,都不願意請香港人?」

田啟文關注外勞進入香港拍戲事件。

至於「工半」制度,田啟文解釋,昔日本港缺乏操流利英文的業界,因此外國片商願意以「工半」,即較一般日薪多五成的價錢聘請港人,惟時移世易,隨着片商愈來愈熟悉香港,未必願意繼續支付高薪。事實上,他知悉有即將來港拍攝的外國片商,正是為了省卻「工半」的成本,提早向港府申請外地勞工來港,他形容情況令人擔憂。

有外國片商為了省卻「工半」的成本,提早向港府申請外地勞工來港。

電影業界目前正為港爭取放寬合拍片的限制,同時放寬大灣區放映的中港合拍片內容審查。田啟文擔心,業界未能及時把握機會,甚至演變成骨牌效應,更多片商會以合拍為名,聘請內地員工為實,「我覺得寫匿名信的人,是用個人感覺發泄不滿情緒,如果有認真看我們的會議記錄,就知道我們的立場是想跟業界討論,不是不理。」

有份參與會議的香港電影燈光協會主席文振榮亦對事件演變成罵戰表示失望,認同業界應反思自己的競爭能力,「我也希望鼓勵更多電影來香港拍的同時,保障業界有合理的工作機會,但現在的討論曲解了我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