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為何毛澤東的倆兒子都娶她女兒 這個親家原是女特工

今天講一位有傳奇經歷的女共產黨人——張文秋。張文秋,乳名張前珍,學名張國蘭,曾用名李麗娟,張雙喜、陳盂君、張一萍等,出生於湖北省京山縣。她1919年參加了加惲代英、林育南等在武漢領導的「五四」運動。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長期從事地下工作,經歷頗為傳奇。

張文秋的一生中有過六個丈夫,其中四個是工作的需要,因此是假夫妻,但是和兩個丈夫生的女兒,大女兒劉思齊嫁給了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二女兒邵華嫁給了毛岸青。可以說張文秋是毛澤東的親家。劉思齊是她和劉謙初的結晶,她和劉謙初在一九二七年結的婚,由於工作關係,二人很少見面,婚姻關係只持續了五年,一九三一年劉謙初不幸被捕,他寧死不屈,在國民黨的殘酷迫害下英勇就義,據說,劉謙初臨死前,高亢大聲地唱著國際歌,氣勢飛揚。

張文秋悲痛欲絕,如果不是因為工作關係,相比她一生再也不會有「丈夫」。


張文秋第一個假丈夫叫劉先源,二人是聽從上級指示,白天裏假扮夫妻,十分親密,但是到夜裏就分床而睡,絕不越界。1927年,張文秋與劉謙初結婚不久,就從故鄉京山躺在棺材裏裝死人逃到武漢,尋找省委的一個聯絡點,接頭暗號是請她的「表哥」介紹工作。一星期後,她與一個陌生男人對上暗號,那人對她的近況作了仔細詢問後,便領她到了漢口,進了三德里一幢三層小洋樓,裏面有個30來歲的男人正等著她。她正納悶,那人卻笑道:“你不是要找‘表哥’嗎?怎麼見了面還不認識?”原來他就是常駐湖北省委的中央特派員唐戈德,代號為「表哥」。他指著領張文秋來的同志說,這位是新任湖北省委秘書長劉先源同志。

「表哥」通知張文秋:“組織已決定,你留在省委機關,擔任秘書處副處長兼機要秘書,受劉先源同志直接領導。從今天起,你與劉同志偽裝成一個家庭,以掩護機關工作。你的名字叫李麗娟,公開身份是小學教員,目前沒有教課,就在‘家’里當‘太太’。你有什麼意見嗎?”

一下子變成李麗娟的張文秋說:「我一直是做公開的群眾工作的,現在讓我搞地下工作,還要裝成‘太太’,恐怕適應不了。」「表哥」說:“讓你裝成‘太太’,是為了應付環境和對付敵人的。不以家庭名義就租不到房子。對外是‘夫妻’,對內還是同志關係,但公開場合一定要裝得像,不能讓人看出破綻,這是黨交給的任務!”

「可是我已經結婚,有了愛人呀。」“正因為這一點,才讓你裝成‘太太’,沒結過婚的還不適合呢……組織上知道你有應付敵人的能力和經驗,才把這副擔子交給你。”

張文秋毅然說:「我堅決服從組織安排!」於是,他們一起將房間使用、聯絡辦法、文件收藏和警號放置等具體問題一一安排妥當。劉先源讓她以女主人身份去置辦傢具,再雇一名女傭。一個新的“家庭”就這樣建立了。夜裏,張文秋正在發愁,這“戲”該怎麼演呢?「表哥」進來了,嚴肅地宣佈了地下工作的紀律:因工作需要,以假夫妻名義為掩護,又需同居一起的男女不准談情說愛,更不得發生男女關係;如一方已有愛人,另一方絕對不准向其求愛;在保持假夫妻關係期間,對外要盡量裝得像,保證不出漏洞,一旦工作結束,就解除「夫妻」關係。「表哥」最後說:“這都是保證黨的安全的鐵的紀律,任何人都得無條件遵守。如有違反,輕則給予處分,重則開除黨籍直至處決。李麗娟同志,你沒有做過秘密工作,這些紀律應該牢牢記住並絕對執行。”張文秋莊嚴地回答:“我都記住了,保證遵照執行!”

從當晚起,他們在三樓臨街窗口掛上兩條肥皂作警號,正常時掛在那裏,一旦發生險情立即取下。劉先源送走「表哥」後,又帶回一套被褥。張文秋心裏總是不太踏實,如今只剩下他們「夫妻」二人,並且從此每日每夜共居一室,這“戲”可怎麼往下演呢?

劉先源似乎看出她的心思,輕輕地將被褥鋪到小套間一張小床上,笑著說:「我睡這兒,你就在大床上安心睡吧。」一會兒,劉先源就打起呼嚕,可張文秋還坐在床邊發愣。幾個月來,腥風血雨,出生入死,簡直無法安身,如今忽然有了個「家」,還當上了「太太」,只是這位「先生」卻不是自己的丈夫,兩天前還根本不認識他,至今也不知他的真實姓名和確切來歷。而自己的丈夫劉謙初,也不知身在何方甚至存亡難測……快天亮時,她才和衣倒在床上迷糊了一會。起床後,他們故意親親熱熱地一起洗漱和用早餐。「丈夫」出去“上班”了,「太太」讓許媽上街買菜,自己在「家」收拾新居。

晚飯前,「先生」和「表哥」又一起回來,還帶了兩隻皮箱。深夜,他們打開箱子,一箱是等待分發或需密碼轉譯、作技術處理的文件,另一箱全是絕密材料。劉先源認真地教張文秋處理文件的技術方法。在「先生」和「表哥」的指導下,張文秋開始了新鮮而神秘的地下工作。他們彼此配合得非常默契,省委對他們的工作表示滿意。只是「先生」和「表哥」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許多重要工作都是張文秋獨立完成。

第二個假老公是林育南,這個名字可能大家熟悉,乃是林彪的哥哥。林育南當時的公開身份是南洋歸僑資本家,張文秋將裝成他的「太太」共同主持一個不小的“家庭”,為了掩護,她應改名為“張一平”。張文秋說,自己連年東奔西跑,飄泊不定,不如取個浮萍的“萍”字。林育南點頭贊成。

30年代初,全國各革命根據地紛紛建立了蘇維埃政權,中央認為有必要建立一個全國性的蘇維埃中央機構,以統一領導各地的蘇維埃政權,為此,必須在上海組織一次相關的會議(簡稱「蘇準會」)。於是中共中央便抽調和集中了一批得力幹部負責籌備。化妝成“僑商”“趙老闆”的林育南及其「太太」張文秋就是這一工作的具體負責人。

他們「夫妻」二人,先是尋租合適的房子,他們選中了現在叫北京西路和常德路口的一處兩棟相連的三層樓房,前有院牆和鐵門,進門後是一片樹木花草遮掩著小樓,更可取的是另有後門和通道,既氣派又安全,是一處鬧中取靜、外人難進的理想之地。

按照身份和工作需要,「老闆」與「太太」住在二樓的豪華卧室,裏面有高級鋼絲床、紅絲絨沙發、大小衣櫃和寫字枱、穿衣鏡、梳妝枱,還有書櫥、衣帽架及茶几等等,又陳列著各種擺設和盆花等欣賞品,下鋪進口地毯,牆頭掛名人字畫,頂上吊著琉璃華燈,好一副富豪氣派。中央領導人周恩來由林育南陪同進行了檢查,覺得十分滿意。周恩來細心地關照張一萍:在卧室的衣帽架掛上男人的睡衣睡帽,在床前再放上男人的拖鞋。使人覺得確是“趙老闆”的住處。

當時,林育南不僅另有住家,還有妻子和女兒。妻子叫李蓮貞,孩子已3歲,她們和林育南的秘書李平心夫婦住在愚園路全國總工會機關里。林育南原是「全總」秘書長,調來「蘇準會」後,只能在夜間悄悄回去看望妻子和女兒,“趙老闆”從來沒有在「夫妻」共有的豪華卧室里住過。這套房子實際成了周恩來等中央領導人秘密交談和批閱文件的專用地點,晚上則由張一萍獨自享受了。

1930年5月20日,「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大會」在上海“趙公館”秘密召開了,來自全國十九個革命根據地的代表都是當地黨和蘇區的負責人。開幕時,中央總書記向忠發、政治局常委兼軍委書記周恩來等領導人參加了會議。為了掩護,周恩來等設計了非常巧妙的偽裝辦法:由“趙老闆”和「太太」對外宣稱要為趙家“老太爺”過八十大壽,海內外趙氏子孫、親友將前來拜壽。他們營造了一個頗有排場的“壽堂”,還特意請了一位老同志扮作“趙老太爺”,全體與會人員都統一了口徑,不管發生什麼情況都一口 咬定是來“慶賀老太爺八秩壽辰”。於是,中華全國第一個最高紅色政權的籌備會議,就這樣在充滿封建色彩的掩護下,在反動派的白色恐怖中,順利召開了!

1931年,受「王明路線」影響,林育南等24名黨的領導人與傑出活動家在上海龍華遭到秘密殺害,史稱“龍華慘案”。

後來周恩來又給張文秋派了新任務,協助著名蘇聯情報人員佐爾格在上海的工作。張文秋報到後,又奉命與一同志結為「夫妻」,「丈夫」是德籍華人吳照國,他是“佐爾格小組”的一個負責人。這樣吳照國就成了她第三個假老公。

是吳照國,吳照國為人幽默有氣質,他和張文秋因為工作結下了深厚友誼,工作結束後他就去了日本旅行。哪知吳照國一去就沒再來,他的去向以至生死,都成了不解之謎……

第四個假丈夫是李耀晶,那個時候張文秋就已經有了劉思齊,每天帶著孩子工作十分辛苦,李耀晶就主動把她的孩子接到老母親那,謊稱這是他和張文秋的孩子。李耀晶被叛徒出賣致死,組織上讓張文秋以妻子身份幫他料理後世,算是報答他的一番好意吧。


張文秋和毛安青、邵華、毛新宇

由於國內外形勢急劇變化,共產國際的機構被撤銷了,張文秋奉命回到中共黨內參加抗日救亡工作。直至1937年,組織上才決定讓張文秋帶著女兒回到延安黨中央這個「家」。

最後一個丈夫是陳振亞,邵華就是他和張文秋生的。1937年冬天,張文秋和彭德懷的老部下陳振亞結婚。第二年秋天,張文秋又生一女,取名少華(小名安安),後來叫邵華。1938年8月5日,陳振亞等人在準備赴蘇聯途中遭國民黨新疆督辦盛世才扣留。1941年夏,陳振亞因受傷住院遭敵人暗算犧牲。1942年秋,張文秋其他在新疆工作的100多名同志被捕入 獄。在獄中生下了她的第三個女兒張少林。在極端困難的情況下,張文秋含辛茹苦地帶著3個孩子度過了這段艱苦歲月。


張文秋與陳振亞合影

1946年夏,經組織營救,與她的l00多位難友出獄回到延安,被分配在中央黨校二部老幹部班學習,任該班黨支部宣傳委員兼黨小組長。全國解放後,歷仟中國銀行總行人事室副主任兼全國金融工會辦公廳主任,中國盲人福利會總幹事,中央組織部幹部教育工作負責人。在此期間,她出訪過蘇聯、波蘭、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亞、東德等國,為黨和人民做了大量工作,為祖國爭得了榮譽。


三個女兒為張文秋過生日

在長期的革命生涯中,張文秋與毛澤東一家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兩個在牢房裏長大的女兒劉松林與邵華先後與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毛岸青結為伉儷,成為毛澤東的「雙重兒女親家」。

張文秋堪稱世紀老人,她幾乎經歷了中國革命全過程,又是一位名副其實的革命老人,她一生經歷坎坷,解放前她為革命兩度入獄,坐國民黨的大牢8年,老虎凳、竹籤、辣椒水都沒能使她屈服。「文化大革命」中,又受到迫害。在新疆坐監時,腿被打壞了,現在坐輪椅。她憑著自己堅強的信念,不屈不饒地活過來了。

1982年9月離職休養。從中組部離休後,張文秋仍筆耕不輟。她撰寫的長篇回憶錄《踏遍青山》已出版。2002年7月11日晚9時,張文秋在北京逝世,享年99歲。張文秋同志逝世後,江澤民、李鵬、朱鎔基、李瑞環、胡錦濤、尉健行、李嵐清等以不同方式,對她的逝世表示哀悼,對其家屬表示慰問。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