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寧折不彎,他是黃埔軍校第一個被開除的學生

1924年5月,宣俠父受中共浙江省委的委派,組織並帶領樊嵩華、陳德法、石祖德、胡宗南等十餘人,經上海去廣州投考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成為黃埔第一期第二大隊學員,在整個一期同學中年紀最長,加上文才好,既詼諧又風趣,言辭中肯,在同學中頗孚眾望。


軍校開學兩個月後,要成立國民黨支部,校黨部與隊的區黨部均以選舉產生,而分隊黨小組的組長卻是由校本部指定,用校長蔣中正的名義公佈的,懾於校長威嚴,沒人敢公開反對。

宣俠父卻挺身而出,寫了一份報告呈給校長說:「由校長指定黨小組的小組長,不符合黨的組織法,請收回成命,改由各小組選舉自己的小組長。」蔣介石看了十分惱火,把宣俠父叫去,威脅說:「你如自動收回報告,我將不予追究。」宣俠父冷靜地回答:「小組長產生的辦法違背了民主制度精神,應不應提意見,責任在我;接受不接受,權在校長!」蔣介石大怒,下令把宣俠父關在禁閉室反省檢查,限3天之內寫出悔過書,否則嚴懲不貸。

如果此時宣俠父向蔣低頭,事情可能還有緩轉的餘地。但3天後,當他再次被蔣介石叫去時,宣俠父不僅沒有寫出悔過書,還義正詞嚴地說:「學生無過可悔!」蔣介石盛怒之下寫了一紙手令:「該學生宣俠父,目無師長,不守紀律,再三教育,堅拒不受,著即開除學籍,即令離校,以伸紀律,而整校風。」蔣還留了3天期限,3天之內願意悔過,仍可從輕發落。

3天內,總教官何應欽率全體教職員請求蔣介石從輕發落,被嚴辭拒絕。於是大家又請在廣州的軍校黨代表廖仲愷來校解救。廖火速趕到學校,對宣俠父說:「我到校長那裏,把你的報告撤回,結束此事,對你來說,是委曲求全,但為革命受委屈,是不會使你受到傷害的。」宣俠父說:「個人前途事業事小,建立民主革命風氣,防止獨斷專行的獨裁作風事大。」最後宣俠父對廖仲愷說:「大璞未完終是玉,精鋼寧折不為鉤。」

第四天,在真理面前寸步不讓的宣俠父,作為黃埔一期唯一被開除的學生,昂然走出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的大門,揚長而去。事情發生在1924年初秋,黃埔一期開學才兩個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