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從宋明清大貪臣所貪看腐敗程度 秦檜小巫見大巫

計算籠統,但也可作參考。

究竟哪個朝代腐敗情況最壞?這個很難有一個絕對客觀的說法。但我們也可以一些相對較客觀的指標,來看看朝代腐敗時去到的程度。內地有歷史愛好者,就以宋、明及清時期,找出一名最具代表的「大老虎」,按照記載他所貪得的,折算為今天的貨幣單位,這樣也許能比較出三朝腐敗時的程度。

影視中的秦檜 (網上圖片)

由於觀宋一代,宰相執掌行政大權,到了明代廢除了宰相,朝中實權常由太監掌握;而清代的權力中樞則轉移到作為皇帝機要秘書處的軍機處。所以,宋、明、清的首貪分別為權相、權閹與皇帝寵臣。事實上,哪裡存在最大權力,那裡就會較容易產生權力腐敗,所以該名歷史愛好者,就以宋、明、清三朝的秦檜、劉瑾以及和珅這三名最大老虎作出比較。

據《宋史》記載,秦檜「開門受賂,富敵於國」。南宋史學家李心傳《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則記載秦檜「貪墨無厭」,「其家富於左藏數倍」,「左藏」即為「坐藏」,是宋朝的國庫。意思是秦檜的財富,是左藏庫的好幾倍。

《清明上河圖》局部,可見宋代繁榮 (網上圖片)

宋代左藏庫的財富到底有多少?據了解,左藏庫的庫儲的主要是賦稅收入。北宋治平二年,宋朝的「運金帛緡錢入左藏庫、內藏庫者,總其數一千一百七十三萬」。到了秦檜的南宋前期,雖然不太確定,也許以一千萬貫來算。秦檜家富為左藏數倍,到底多少倍我們不知,那姑且就用5倍,那算下來就有5000多萬貫。

我們再以貨幣對大米的購買力來折算。宋高宗時期的米價大致是每石1000至2000文錢,我們取中位數1500文,即1.5貫計算,宋代的一石米約等於今天內地的110市斤。按照今天內地買一市斤普通大米一般要4元人民幣左右來換算,南宋時期,一石大米就相當於今天的440元人民幣。秦檜所貪的6000萬貫錢,大概可購買4000萬石大米,推算出秦檜財產約為今天的176億元人民幣。這個顯然是一個籠統的算法,但也許能看出秦檜受貪程度。不過,與其他朝代的大貪臣比較,秦檜只是小巫見大巫。

影視中的劉瑾 (網上圖片)

明代的大太監劉瑾,早於六歲時被太監劉順收養,再淨身入宮當了太監。據載,期間劉瑾不知犯了甚麼事差點被處死,不過大難不死被赦免了,更成為當時還是太子朱厚照的東宮太監。朱厚照是明孝宗和張皇后的唯一兒子,明孝宗死後朱厚照順利繼位,改年號為正德,而與其關係親密的劉瑾,自然成為當時最有權勢的太監。此後,劉瑾便欺上瞞下、大肆斂財。

據元明史料筆記《繼世紀聞》記載,劉瑾的家產為「金共一千二百五萬七千八百兩,銀共二萬五千九百五十八萬三千八百兩」,即黃金約1205萬兩,白銀有2.59億兩。清代史學家趙翼指,劉瑾事敗後被抄家,籍沒之數為「大玉帶八十束,黃金二百五十萬兩,銀五千萬餘兩,他珍寶無算。」我們按照正德朝的金銀匯率來計算,250萬兩黃金約可兌換成1500萬兩白銀,那麼,劉瑾的財產以白銀計算,至少有6500萬兩。

繼續按照大米購買力折算。明代中期以6500萬兩白銀,可以購買1.6億石大米。明代的一石米約等於今天的150斤,以每斤米4元人民幣計算,可知一石大米約600元人民幣。折算之下,劉謹的財產約為今天的960億人民幣。所以秦檜的176億,拋離了幾條街。

影視中的和珅 (網上圖片)

至於我們很熟悉的清代乾隆及嘉慶年間的和珅,按嘉慶時《和珅犯罪全案檔》收錄的抄家清單,和珅家產包括金銀、人參、綢緞、玉器庫、當舖、古玩鋪、田地等,已估價部分為2億多兩銀。

我們按照當時大米的購買力折算。清代中期,一石大米約600元人民幣。再換算到今天,就是900億元,這與與明代劉瑾的財富量差不多。但要強調的是,抄家清單只是和珅財產的一部分。

按上面各個指標的相關數據比較,明代劉瑾與清代和珅的腐敗程度不相上下,至於秦檜就大幅「落後」。如果一名巨貪的貪污數目,能夠大致反映當朝的官場腐敗程度,那麼,宋代官場腐敗其實還比不上明清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