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兩位特殊女子給毛澤東的密信 改變老幹部的命運


圖為2003年王海容(左)、劉潤芬(中)和唐聞生在一起合影。

「文革」中期,大批老幹部陸續被解放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十年動亂開始。隨著動亂的升級,大批德高望重的老幹部被一夜之間打倒,慘遭非人的迫害。更有相當數量的老幹部遭到審查、隔離,甚至被關進監獄,身陷囹圄。造反派在各地區、各部委全面奪權,很多事關國計民生的部門和工作,一時陷入了混亂與停頓。

可是,從1972年底開始,情況忽然有了戲劇性的轉變,一大批原先遭到審查、隔離,或在監獄裏受到非人待遇的老同志,在獄中的飲食及看守們的態度都突然有了改善。其後,他們陸陸續續地被解放出來。不少人在周恩來總理的親切關懷與過問下,重又走上了領導崗位。這批老幹部的解放,對「文革」後期局勢的穩定,生產的恢復產生了良好的影響。然而,當時不少老同志心中都不免充滿疑惑,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情況的突然轉變。

這些老同志心中的謎團,直到「文革」結束後,才由鐵道部原副部長、1926年加入中共的老黨員劉建章同志揭開。


毛澤東和王海容

王海容、唐聞生傳書毛主席

事情是這樣的:鐵道部原副部長劉建章在「文革」初期即遭「四人幫」殘酷迫害,於1968年2月被捕入獄,接受專案組的審查,從此音信杳無,達4年之久。直到1972年6月8日,專案組才准許家屬探視。對此,劉建章的夫人劉淑清曾寫文章回憶道:“探視時,建章趁看守不注意,小聲告訴我說,他曾幾次向毛主席、周總理及中央寫申訴材料,都被專案人員當場撕毀。並說,在獄中解決不了他的問題,讓我想辦法將他的情況向周總理和毛主席反映……”

怎麼才能將情況反映給毛主席呢?劉淑清思來想去,想到了自己在外交部工作的大女兒劉潤芬,她和能經常接觸到毛主席的王海容、唐聞生是同事,而且,她們觀點相同,同屬於外交部內同情陳毅部長的「保皇派」,王海容當時還被造反派誣為“保陳(毅)狗”;唐聞生則被指斥為“修正主義苗子”。王、唐平時一貫同情老幹部和反對造反派胡作非為的態度,使劉淑清認定,她們是自己轉呈寫給毛主席的「上書」的最好傳遞者。

王海容、唐聞生得知了劉建章在獄中備受虐待,以及劉淑清準備上書毛主席的想法後,雖然知道轉呈這樣一封信,勢必得罪「四人幫」及其爪牙,而且需要冒很大的個人風險,但出於心中的正義感,出於對受侮辱、受迫害的老幹部的同情,她們義無返顧地表示了自己的堅決支持。她們讓劉潤芬轉告劉淑清,請她以家屬的身份,將獄中對老幹部的非人待遇,如實寫下來,並且認為,這不只是劉建章一個人的問題,如果這封信毛主席批了,將可以解救一大批遭受迫害的老同志。

劉淑清的「上書」不久即由王海容、唐聞生呈交給了毛澤東。


毛澤東和王海容


王海容是當時外交部實際上的「負責人」

毛澤東怒斥監獄中法西斯做法

毛澤東看過劉淑清的來信後,很快便找王、唐去詢問。王海容後來跟家人回憶這段往事時說,她和唐聞生對「文革」當中造反派迫害老幹部的行為,本來就一直深為不滿,聽到了劉老在監獄中的遭遇情形後,她當時感到異常的氣憤,認為這樣地虐待老幹部是野蠻的行徑,不應該是共產黨的作風,這種暴行應該讓上面知道。後來毛主席看了信後找她們去問情況,她們便趁著這個機會,將老幹部們的悲慘狀況向毛主席作了彙報,還特別談到了一些自己所知道的造反派令人髮指的所作所為,以及「文革」中一些地方出現的荒唐與極端的做法。至於監獄中老幹部受虐待的情況,則在劉淑清給毛主席的信中,有具體的細節陳述。劉夫人的信里有一段這樣寫道:“在探視過程中,我發現他(劉建章)體質很差,面黃肌瘦,胳膊不能高舉,連說話有時也咬字不清。我對他的身體非常擔心,加之監獄生活條件如此之差,每天飲水也有定量(每日三杯),再渴時就只得喝冷水,每天‘放風’也只有30分鐘時間……”

了解到劉建章等老同志在監獄中遭受到的迫害,毛澤東震怒了,當即提筆在劉淑清的信上作了如下重要批示:

請總理辦。這種法西斯式的審查方式,是誰人規定的?應一律廢除。


尼克遜和江青交談,後面的翻譯就是唐聞生


毛澤東會見尼克遜和基辛格,唐聞生是翻譯

周恩來指示清查監獄待遇

周恩來總理看到毛主席的批示後,很快就將毛主席的這一批示予以了具體的落實,向時任公安部、交通部以及國務院辦公室負責人的李震、楊傑、吳慶彤等人,作了有關的進一步指示,這一指示,可以看作是周總理對於毛主席簡短批示的具體發揮。周總理對上述國務院三部門負責人的指示全文如下:

李震、楊傑、吳慶彤三同志:

請你們聯合起來辦三件事:

一、將劉建章保外就醫。按他身體病狀,或送阜外醫院,或送工農兵醫院,並通知其妻劉淑清及其子女家屬去看望劉。

二、將劉建章全案結論抽出送國務院先念、登奎同志批。

三、請公安部會同衛戍區將我在國務院當面提出過的要清查北京監獄待遇問題,再在年內做一次徹底清查,凡屬主席指出的「這種法西斯式的審查方式」和虐待、毆打都需列舉出來,再一次宣佈廢除;併當著在押犯人公佈,如有犯者,當依法懲治,更容許犯人控訴。各事辦好,請分別報來。附去主席批示件,請隨第三事辦好退回。

周恩來

1972年12月18日

毛澤東的批示,以及周恩來對批示的具體落實,使一大批老幹部陸陸續續被解救出來。而當年這些老幹部們對他們待遇突然戲劇性地獲得改善的契機,大多都不明就裏。直到「文革」結束以後,他們才漸漸得知,「文革」中期老幹部境遇那次戲劇性的轉變,是由於劉建章的夫人劉淑清向毛主席反映情況的那封秉筆「上書」,以及王海容、唐聞生不顧個人的得失將「上書」轉呈毛主席。在「四人幫」勢力甚囂塵上的當時,轉呈這樣一封信,確實需要極大的勇氣和膽識!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