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周恩來為何稱開國上將葉飛是菲律賓的兒子

975年,中國和菲律賓建交。菲總統馬克斯訪華,送周恩來總理數盒雪茄。總理取一盒轉送葉飛將軍,說:「葉飛同志是中國的將軍,也是菲律賓的兒子。」


開國上將葉飛

葉飛,原名葉啟亨,曾用名葉琛。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著名將領,以驍勇善戰著稱,被稱為三野「悍將」,在軍內外享有盛譽。他曾任華東野戰軍第一縱隊司令員兼政委,第三野戰軍第十兵團司令員,福州軍區司令員、第一政委,海軍司令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職。在1955年授銜的共和國上將中,惟有葉飛具有雙重國籍身份。葉飛將軍傳奇般的軍事生涯,今天仍被人們所津津樂道。

投身革命,被捕入獄,父母傾力營救

1914年5月7日,葉飛生於菲律賓呂宋島的一個山區小鎮。父親葉蓀衛,福建南安人,1900年漂洋過海,至菲律賓奎松省地亞望鎮謀生。後娶當地人麥爾卡托小姐為妻,生兩子,葉飛是次子,菲律賓名為西思托·麥卡爾托·迪翁戈。葉飛五歲時,離開母親,隨父親回到福建省南安縣金淘老家。

14歲那年,葉飛正在廈門讀書。蔣介石發動的「四·一二」政變使美麗的鷺島到處都是腥風血雨,葉飛卻在這時成為廈門地下黨中最年輕的革命者。投身革命不久,葉飛被反動派逮捕,因沒暴露身份,只以嫌疑犯的名義,被判了一年刑,後被黨組織營救。


青年葉飛

母親得知兒子被捕後,便放棄家中一切事情,和父親一起傾盡全力,懇請菲律賓當局出面引渡。按照菲律賓法律,擁有菲律賓出生證,就擁有菲律賓國籍,為使兒子免除牢獄之災,母親在當局答應引渡後,親自坐船到中國來接兒子。在母親幾經周轉到達香港時,葉飛已經出獄。他給母親拍去電報,說自己將去日本留學,請母親回菲律賓去。此後葉飛投身革命,沒能再與母親聯繫。但葉飛身邊一直珍藏著母親留給他的一枚鑽石戒指和一張照片。

子彈在胸部存留66年,直到去世才取出

葉飛上將是我軍有名的戰將,也是有名的福將。在革命戰爭年代,葉飛雖然先後五次遇險,但是由於他有勇有謀,每次都能化險為夷。

1933年冬天的一天中午,在閩東一帶巡視工作的葉飛到福安縣獅子樓客棧和一位同志接頭,一不小心被福安縣國民黨的特務隊盯梢。葉飛剛上客棧二樓,三個特務就一擁而上,將其按倒在地。葉飛極力反抗。一個特務對著葉飛的腦袋就是一槍。葉飛頭部中彈,頭腦卻很清醒,躺在地上裝死。過了一會兒,葉飛聽到特務們下樓的聲音,以為他們都走了,於是掙扎著抬起頭。沒想到狡猾的特務還在現場留下一個人,見葉飛沒死,又向葉飛連開三槍,分別打在葉飛的頭、胸等部位。葉飛真是命硬,頭腦依然清醒。他接受上次教訓,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過了許久,特務們都走了,葉飛才睜開眼。但由於失血過多,幾次努力都沒有站起來。求生欲強的他經過短暫的休息後,憋足了氣,從樓上爬到樓下,又爬到客棧外的一條小水溝旁,直至最後因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幸運的是,黨支部派人到客棧偵察情況,發現葉飛昏倒在水溝旁,就將他抬了回去。黨支部還給葉飛請了一個醫生,由於條件有限,醫生只能將傷口進行簡單清洗,無法取出葉飛體內的子彈。於是,第二天,黨支部將葉飛送到附近山上的游擊隊根據地動手術。醫生髮現,射中葉飛頭部的子彈本來是從左耳側進去的,但是在碰到頭骨後,方向下移,跑到了葉飛右臉下方,因此取出來非常容易。但是,胸部的那顆子彈受條件限制無法取出。這顆子彈,在葉飛將軍體內停留了66年,直到他去世才從骨灰中取出。

善於抓戰機、打硬仗,屢立奇功

抗日戰爭爆發後,葉飛任新四軍第六團團長,堅決貫徹執行中共中央向敵後發展的指示。1939年5月,他率部向日寇侵略軍的蘇南腹心地區挺進,夜襲蘇州滸墅關火車站,使得寧滬鐵路斷運3天,繼而逼近上海,突入虹橋飛機場,擊毀敵機4架,震撼了敵偽軍,振奮了京滬杭抗日人民,從此新四軍的威名傳揚中外。1939年12月,葉飛率部進入蘇北。1940年2月,粉碎日寇大「掃蕩」。3月,馳援半塔集,與皖東兄弟部隊一起,粉碎國民黨頑固派的反共進攻。6月,他勝利地指揮了郭村保衛戰,以兩個團擊退頑軍十三團的圍攻;隨後率部參加黃橋決戰,以三個團的兵力連續戰鬥,全殲頑軍獨立六旅和八十九軍軍部以及第三十四旅大部,作出了重大貢獻。1944年3月,他指揮了著名的車橋戰役,殲滅日寇500餘人,第十八集團軍總政治部編寫的《抗戰八年來的八路軍新四軍》書中說:“在抗戰史上,這是一九四四年以前,在一次戰役中生俘日軍最多的一次。”


1939年5月,「江抗」副總指揮、東路工作委員會書記葉飛(中)在陽澄湖上

解放戰爭時期,1946年至1948年,葉飛同志任華東野戰軍第一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無論是率部穿插分割、阻擊增援,還是擔當正面進攻重任,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宿北戰役中,分割敵整編第六十九師和整編第十一師,大膽穿插,直搗號稱「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編第十一師師部,錯亂敵軍指揮系統,加速了全殲敵整編第六十九師的進程。萊蕪戰役中,葉飛顧全大局,不惜犧牲一個縱隊鉗制4萬餘敵軍,此戰役殲敵5.6萬餘人。華野粟裕副司令員在戰役總結中說:“在各縱的配合上說,一縱最吃力,雖然繳獲不大,但在整個戰役中起了決定作用,應算第一功。”


1947年1月,華東野戰軍領導在一起。左起:葉飛、丁秋生、韋國清、鄧子恢、陳毅、唐亮、粟裕、陳士榘、

著名的孟良崮戰役中,在陳毅、粟裕、譚震林同志領導下,葉飛臨時受命,第一縱隊由總預備隊改為穿插部隊,分割強敵,並參與組織總攻,各部隊密切協同,為全殲敵「王牌軍」整編第七十四師作出了重大貢獻,給國民黨反動派以沉重打擊。

1949年3月,他擔任第三野戰軍第十兵團司令員。率領所部參加渡江戰役,一舉突破國民黨軍防禦陣地,並爭取江陰要塞國民黨軍起義,為我軍順利突破長江天險起到重要作用。隨後率部解放丹陽、常州、無錫,切斷滬寧鐵路,佔領蘇州。5月,率部參加上海戰役。上海解放後,率十兵團進軍福建,先後組織指揮福州戰役和漳(州)廈(門)戰役,殲滅國民黨軍隊10餘萬人。


【1949年8月,三野十兵團政治部主任劉培善(左起)、政治委員韋國清、司令員葉飛、司令部副參謀長陳鐵君、兵團直屬政治部主任陳超寰在福州。】


1951年10月,楊勇(左起)、張愛萍、王平、葉飛在朝鮮戰地

毛主席:終於見了廬山真面目

1953年10月,葉飛抵京翌日,即與陳毅、張鼎丞等華東局、華東軍區領導人來到中南海頤年堂。想到即將見到偉大領袖毛主席,葉飛心裏久久不能平靜。他剛坐定,毛主席就在主持軍委工作的彭德懷陪同下,大步走進來。毛主席向陳毅、張鼎丞點點頭,徑直向葉飛走去:「你是葉飛?」

葉飛起身立正報告:「主席,我就是葉飛。」

毛澤東動情地握住了葉飛的手,端詳著他:「打了這麼多年交道,今天終於見了廬山真面目了。」

短短一句話,在葉飛心裏湧起一股暖流。

毛澤東招呼大家坐下後,要葉飛先彙報廈門海堤的進展情況。毛澤東聽得認真,連連稱讚廈門海堤工程有遠見,是百年大計,不僅對當前準備打仗,對今後經濟建設也有不可估量的意義。

接著,葉飛又彙報了福建前線的戰略部署。毛澤東說:「東山島戰鬥打得不錯,他們(國民黨軍)可能會老實一陣子,但不會一直老實下去,要提高警惕,要有打仗的思想準備。但不管怎麼說,往後打仗的機會是少多了,要集中精力搞生產、搞建設。」

講到這裏,毛澤東意味深長地掃了大家一眼,說:「打仗,我們有經驗;搞建設,就要重新學習,向蘇聯學習,向實踐學習,向所有內行的人學習。此外,還要沉下心來讀書,不光讀政治書,學馬列理論,也要讀點歷史,還要讀點技術知識書。」

葉飛對此銘記在心,熟讀了大量歷史典籍,在講話中也習慣引經據典。


1950年,葉飛陪同陳毅視察福建陣地。


1979年8月2日,葉飛(左起)、鄧小平、饒守坤、杜義德在05艦甲板上。

催生深圳「華僑城」

深圳有一個華僑城,這在僑界和旅遊界,是大有名氣的。它的名氣是由兩個旅遊項目帶出來的,一個是「錦繡中華」,一個是“民俗文化村”。當遊人在優美的模擬山村中流連忘返之際,也許不會知道,開拓這片土地的提議者和決策者,正是葉飛。連「華僑城」這個名字,都是葉飛的原創。

當時,葉飛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兼人大華僑委主任,受中央委託,同時兼管僑辦僑聯以及整個僑務工作。為了吸引海外僑胞回國投資,葉飛親與廣東省長梁靈光商定,在深圳特區內專門劃一塊地給僑辦,在深圳建一個「華僑城」,作為華僑回國投資的一個窗口。回國投資的華僑,可先在華僑城辦工業等項目,取得成功後再向內地拓展,除了窗口的作用外,這還起著華僑回國投資的示範作用,也可以說是華僑回國投資的試驗田。華僑城的實踐證明,葉飛的這一創意,是很有價值的。

從黨中央、國務院到當地省、市領導都對華僑城建設非常重視,寄以厚望,給予大力支持。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親筆為「深圳特區華僑城」題名。1989年10月,華僑城興建的中國第一座縮微旅遊景區「錦繡中華」正式竣工。開放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收回了全部投資。接著,新的主題公園旅遊景區“中國民俗文化村”、“世界之窗”、“歡樂谷”等,也相繼建成開放。通過招商引資,不僅1985年以前原有的少數企業獲得了快速發展,而且迅速興辦了一批新的合資、合作企業和項目。

兩個國家共同的驕傲

葉飛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任上,接待過歐洲議會及尼泊爾、澳大利亞、泰國、土爾其等多個國家的議會代表團,接待過的來自五大洲的華人、華僑社團、華僑領袖和知名人士,難以數計。但他出國訪問只有兩次,且都是華僑相對集中的地方。一次是1984年12月率全國人大代表團訪問緬甸、泰國,一次是1989年1月,率團訪問菲律賓。這兩次訪問均取得圓滿成功,在國內外造成很大影響。特別是對菲律賓的訪問,引起了社會各界空前的轟動,在中菲友誼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1989年1月,葉飛應菲律賓參議長沙隆加的邀請,率領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團赴菲律賓訪問。這是他70年後首次回到這個生他養他的國度。葉飛向中央報告了自己在菲律賓的家庭情況,提出在訪菲期間為父母掃墓,以表示中國共產黨人並不背棄父母。中央同意了他的安排,並通知了菲方。菲律賓參眾兩院對葉飛來訪非常重視,做了特別安排。葉飛家鄉的政府找到了當年葉飛的出生證和受洗的登記記錄,並重修了葉飛父母的墓。中國駐菲律賓大使王英凡把葉飛的弟妹請到使館做客,並協助菲方安排了1月29日葉飛回鄉的全部活動。各新聞報刊都在顯著位置刊登介紹葉飛的文章和葉飛即將訪菲的消息。

1月25日,葉飛率團赴菲律賓。菲方給予葉飛僅次於國家元首的禮遇。記者圍著葉飛,請他談談感想,葉飛說:「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可我,是連鄉音都不懂了啊。」

1月29日,葉飛和女兒在王英凡大使夫婦的陪同下到距馬尼拉70公里的地亞望鎮為父母掃墓並會見親友。地亞望鎮地處半山區,在漫山遍野的椰樹林中,風景十分美麗。葉飛一行來到墓地,那裏已經是人山人海,全鎮的人都出來了,還有不少從馬尼拉來的,都想親眼看看這個本地出生的中國將軍。葉飛身穿白色西服,帶領全家大小一起向父母的墓三鞠躬,並敬獻了一大束黃玫瑰。

通過此次訪菲,葉飛在菲律賓成了知名度很高的象徵中菲友誼的中國領導人。


【1983年10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華僑大學校長葉飛(中),全國政協副主席楊成武(左一)在陳嘉庚紀念堂參觀。】


1988年,葉飛親切會見「華支」回國訪問團代表

1990年初,菲律賓駐華大使馬里·蘭安剛到任,就先來拜會葉飛,兩人的談話輕鬆活躍,瀰漫著濃濃的鄉情。

1999年4月18日,葉飛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5歲。

葉飛逝世後,菲律賓在葉飛的家鄉建立了「葉飛將軍紀念公園」和“葉飛學校”,在「葉飛將軍紀念公園」里豎立了一比一高的葉飛銅像,並舉行了葉飛銅像揭幕儀式。菲律賓奎松省省長、菲華總商會代表及葉氏宗親會的代表、葉飛親屬以及菲華各界共一千二百多人出席了儀式。菲律賓軍隊總參謀長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錢樹根,向葉飛銅像敬獻了花籃。

菲律賓人民在葉飛將軍的銅像座基上並排刻上兩行字:

菲律賓的兒子中國的英雄中國的兒子菲律賓的英雄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