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南海里居然有人「偷」毛澤東的襯衣 給孩子當尿布


從蘇聯回到北京後,一天,毛澤東要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對李家驥說:「給我找一件新一點的襯衣穿。」

「好哩!」李家驥應著,轉而又問道:“哪有新的呀?都是帶補丁的。”

毛澤東點名說:「就是你補過的那件。」

毛澤東的衣服都是補了又補的,他穿的毛褲和毛衣還是長征時穿過的,李銀橋的愛人韓桂馨給修補過,李家驥也補過。毛澤東還交代說:「我的衣服破了就補,不能隨便丟掉。」他所說“你補過的那件”襯衣,李家驥明白是哪件。那一次,他給毛澤東穿襯衣,因為衣服太舊太薄,稍一用力,不小心,“嘶——”後背開了一個一尺長的口子。

「怎麼回事呀?」毛澤東問道。

李家驥說:「主席,襯衣張大嘴了!」

毛澤東也笑了,對李家驥說:「縫縫以後再穿。」

事後,李家驥給這件撕破了的襯衣縫了一條白布。幾天之後換衣服時,毛澤東見到了,稱讚說:「李家驥,你的針線活還不錯呢。」

李家驥笑著回答說:「當兵的啥都得會!」

毛澤東點點頭說:「對。」

然而,李家驥沒料到毛澤東此刻還要穿那件縫了白布條的「新一點的」老襯衣去見客人,立即心中暗暗叫苦,靈機一動說:“哎呀,主席找不到了。”

誰知毛澤東還堅持要它:「你去再找找啊。」

李家驥這一下真的是慌了:天哪,到哪給找啊!

原來,他並不是找不到,而是早送給人家孩子當尿布了。從蘇聯回來後,李銀橋和他給毛澤東清理過一次衣服。當時,他見這件舊襯衣一穿就能撕破,連補都沒法兒補了,便自作主張,把它送給警衛班戰士李風華的孩子當了尿布。此刻,李家驥只好繼續撒謊說:「還是找不到啊!」

可毛澤東偏偏對這件破襯衣有感情,非要不可,還嘟囔著說:「難道中南海里還有人偷我的襯衣?」

一方沒有,一方硬要。李家驥有點怕了,趁隙馬上趕去向李銀橋彙報,告訴說:「主席非要那件舊襯衣不可。」

李銀橋還算比較老練,出主意說:「你不吭聲就行了。」

這時,葉子龍過來了,問道:「怎麼回事?」

李家驥只好如實彙報。葉子龍一聽連聲說:「壞了,非挨批評不可。」

「那我們商量一下如何共同挨批評吧。」李銀橋說。

「不用,我先去說,緩和一下矛盾。」葉子龍好像胸中有數似的,去了毛澤東的房子。

之後,他讓趙鶴桐給毛澤東找了一件新一點的襯衣。毛澤東見李家驥不在,生氣地對趙鶴桐說:「你把李家驥給我叫來。」

趙鶴桐馬上出來,把這個情況告訴李銀橋和葉子龍。三人都慌了神。

李銀橋是李家驥的頂頭上司,於是,他和李家驥兩人一起來到毛澤東處。毛澤東見他們來了,生氣地問:「李家驥,你是不是把我的那件襯衣丟掉了?我不是說沒有我的同意,誰也不能給丟掉嗎?」

李家驥急得頭上冒汗,想了半天做檢討的話,正要承認錯誤時,忽然急中生智,撒了個小謊,說:「主席,我哪敢隨便給你丟掉呢!」

「那你怎麼找不見了?」毛澤東繼續追問道。

「我見李風華的孩子沒衣服穿,又見那件襯衣的確不能修補了,就想用這件襯衣給孩子改一件小衣服不是挺好嘛,這也不算浪費。所以,我未經請示就把它給了李風華愛人,改做孩子衣服了。」李家驥說。

毛澤東聽後,發現不是隨便丟掉,沒有浪費,便「嗯」了聲,不僅不生氣了,反而由怒變喜了,說:“好,改給孩子穿,很好。”

這樣,李家驥才自己圓了場,下了台!

若干年之後,李家驥離開了毛澤東身邊,一次與李風華相遇在一起時,談及此事,李風華告訴說:「衣服還在我這兒。」

「咋你還留著?」李家驥大吃一驚。

「是的!我沒捨得。」

原來李風華拿到這帶著白條兒的破襯衣後,非常感動,捨不得給孩子當尿布,而是悄悄保存了下來。

兩人看著這件補丁疊補丁的破舊衣服,沉浸在難忘的過去時光里,感慨萬千:「有人夫妻倆每月400多元工資,還說苦不堪言,對照毛主席的艱苦樸素,真不知要汗顏多少倍!」

——摘選自《毛澤東的紅色衛隊》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