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生日細訴30年主僕情 許亦妮:我有個菲律賓媽媽

有時,外傭姐姐比父母更懂自己......

黃秋生主演、講述傷殘僱主與菲律賓傭工主僕關係的電影《淪落人》叫好叫座,而現實中亦有不少僱主與外傭姐姐關係如親人般緊密。前港姐許亦妮(許芷熒)亦與從小照顧她長大的外傭姐姐Naty感情相當好,許亦妮更視Naty為她的菲律賓媽媽。

網上圖片

許亦妮日前在快餐店舉行30歲生日會,她在社交網站分享當日的開心情況,而外傭姐姐Naty亦有出席,從影片中可見,姐姐吻許亦妮時,她即感動得忍不住落淚。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這位工人姐姐由我幾個月大就已經開始照顧我。 我幾個月大的時候,工人姐姐20多歲,第一次來到香港工作,她自己已經有兩個女兒,媽媽說她初初來到香港工作的時候,非常home sick ,她用孭帶背着我一邊做家務一邊流着眼淚,因為想念着在菲律賓的家人和女兒....但慢慢地她適應了,慢慢地她已經當了我是她女兒一樣....一直照顧到我18歲嘅時候,佢決定要返菲律賓退休......當時我喊到豬頭一樣的捨不得...... - - 小時候在家裏姐姐常常和我玩香港小姐加冕,後來我22歲回港參選香港小姐的時候,打長途電話到菲律賓給她,我說我要參加香港小姐,問她想不想回來看我比賽。 她說想,然後家人買了機票給她回來香港,她到現場看我比賽,媽媽在台上還告訴大家小時候在家裏工人姐姐喜歡和我扮香港小姐。 比賽完畢後,我媽媽問她想不想回來香港繼續工作,她說想,然後她又回來我們的大家庭😃 直到現在我30歲了,她陪我渡過了第30個生日,我生日會當天她哭了,她覺得很感觸,很感動,她覺得我已經大了,她從我是一個手抱的小嬰兒,見證着我的長大。 現在有多少工人姐姐能這樣的忠心耿耿和長情? 媽媽自小就教我一定要對工人姐姐好,要互相尊重,不是家裏有工人姐姐就可以污糟邋遢,自己也要整齊清潔。 真情- 也要對着對的人才有好的化學作用,好的工人姐姐很難找,能做到"不狡猾,不偷懶,不說謊,有禮貌實在是更加難,我相信很多人都遇過不好的工人姐姐,我自己也不例外,真的是被激心到冇了半條人命😄 不過就是我身邊有血有肉的真實例子,讓我永遠都覺得這世界上是有真情,是有真心。 我感恩身邊有很幫得手的工人姐姐,其實姐姐很重要!她清潔,乾淨,勤力不偷懶,誠實,愛錫動物! 感謝神🙏 PS:曾經有些朋友們嘗試惡意中傷,說我的媽媽是菲律賓人,所以我皮膚黑黑的。 對阿☺我是有個菲律賓媽媽!她就是照顧了我30年的工人姐姐Naty ♥ - - 這個video後面的碎嘴對話先係焦點! Leung B @davily_leung 最識搞氣氛😄又"嫁到這世界邊端"又 "尋找他鄉的故事" 😂😂😂😂仲有後面嘅試食專員同埋Magic John @johnfungmagic 係咁喺度話真情流露😂 你地真係最識氹我開心😄😄😄😄 special thanks to @emaninsomniac for capturing the precious moment! 🤗 #fitness #fitnessmotivation #fitnessgirl #健身 #springonionbae #whitneylovescooking #cookingmakesmehappy #自家製 #whaticookedtoday #wict #homecooking #homecook #whitneyhui #許芷熒 #許亦妮 #chef #cheflife #mothersday #mothersday2019

A post shared by 許芷熒🍬❤ (@whitney.hui) on

許亦妮還撰文細說與姐姐相處點滴,指姐姐在20多歲時初次來港工作,當時她只有幾個月大,因為想念菲律賓的家人和女兒,所以剛開始工作時當身背着她做家務邊哭,直接慢慢適應,更將她視為自己的女兒,一直照顧她到18歲才退休回菲律賓。

網上圖片

許亦妮又憶述小時候會和姐姐玩扮香港小姐的遊戲,至她22歲真的參選香港時,她便打電話告訴在菲律賓的姐姐,並邀請她回港看她比賽,最後姐姐更再一次回到她們的大庭,「直到現在我30歲了,她陪我度過了第30個生日,我生日會當天她哭了,她覺得很感觸,很感動,她覺得我已經大了,她從我是一個手抱的小嬰兒,見證着我的長大。」

許亦妮為2011年香港小姐季軍。(資料圖片)

網上圖片

 

許亦妮還主僕間要真情相對:「現在有多少姐姐能這樣的忠心耿耿和長情?媽媽自小就教我一定要對姐姐好,要互相尊重,不是家裏有姐姐就可以污糟邋遢,自己也要整齊清潔......我感恩身邊有很幫得手的姐姐,其實姐姐很重要!她清潔,乾淨,勤力不偷懶,誠實,愛錫動物!感謝神!」

網上圖片

最後,許亦妮自言因皮膚較黑,所以以往經常被指媽媽是菲律賓人,但她並不介意,「我是有個菲律賓媽媽!她就是照顧了我30年的工人姐姐Naty」!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