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台灣壹仔高層懶叻得罪7仔高層 我負責善後飯都食唔落

不夠壹個月,台灣壹週刊,就要誕生。但是壹週刊內部,新請回來的台灣本土高層,就接連給我麻煩。

由香港去台灣,由揾地方,落脚在台北市傍的新店市;到找人見人請人,做到冇停口又冇停手及脚,嗰腦要做決定,更加不能停。這段時間,名中醫張燦勳,把完我手上的脈象,對我說,小強你身體大件事。手脚人攰,辛苦就要懂得停。但是腦攰辛苦,就不懂停。所以好多決策者管理層,放假就去學炒餸,去馬會看賽馬。將工作思考,放在一旁。你的脈象,話我知。你的腦及心,不懂休息啊。

當時,真是不能停。真是安完外,整完内部,竟然又被叫我去台灣打拼的壹週刊給我人麻煩,真是令我既費解,又頭痛。剛上任不久的台灣壹週刊總經理,大名叫坎肥。這位坎肥仁兄,傳聞黎先生,從台灣軒尼詩XO拔蘭地,高薪挖掘,加盟到台灣壹傳媒,作為壹週刊總經理。經他新請的發行總監,大名叫溫神,通知約我一起去7仔,與7仔書報銷售物流謝總經理開會。原本我們公司高層,與他們7仔同仁,關係不錯。但是去到開會,竟然見坎肥哥,一坐下,說話不多句,一開口,就無端端去開波,鬧晒所有開會7仔中小超高層與會者!

上到7仔會議室,坎肥哥坐下,黑面不開口。但是當坎肥哥,一打開嘴巴,坎肥哥就好像,壹週刊爆政商名人猛料新聞,同樣咁震驚。開口第一個字,坎肥哥就拍抬:「點解我們壹週刊,做什麼封面故事,還沒出版,就要將封面故事,預先通知你們,7仔連鎖店?」

謝老師就答咀,「你們壹週刊,還沒出版,就宣傳到、全台灣,任何地方,都有壹週刊的狗仔隊。全台灣電視報紙,及坊間人人講到,好似你們,壹週刊將相機鏡頭,放在政商名人,及明星的床下底,偷窥影相來報導。他們個個政商,影視名人,都開聲又舉手,話要殺死,你們壹週刊的狗仔隊。令我們售賣者,擔心陪你們壹週刊,給告到法院,我們可以怎樣辦?」

坎肥哥鬧完7仔,及所有與會者,答都不答謝總經理,坎肥哥起身就走。我就眼光光,口呆呆,動都不敢動,心裡給頭上冷氣機的一服寒煞風,直吹入心坎裏面。當時感覺,這次壹週刊出版,真是給坎肥哥弄到前路坎坷啊。直至我們,的總經理李佩玲開聲說,「玩完喇老闆,走得喇。」我才在夢中醒過來,起身向謝老師, 深深叩頭鞠躬道歉,如今忘記,當時說了幾多,對不起。

回公司期間,坐在車內,望住車窗外,發呆地想。下車步入公司又想,放工吃晚飯又想。真是當時,吃陳水扁最喜愛的台灣國寶級,明福菜舘佛跳牆,都不知其味。路上回宿舍又想,上床瞓覺都要想。全台灣萬多間,連鎖銷售點。7仔連鎖店,五仟多間,佔超逾過半。他們7仔不賣壹週刊,我就死得。給李佩玲電話,幫忙查查,謝老師前生今世的背景。早上回到公司,李佩玪走埋我的辦公桌子坐下,說「謝老師早年做學校老師,他的少年老死同學,做了7仔開荒牛的行政總裁,找他一起,到7仔打江山。所以謝老師說不賣壹週刊,他的老死同學,一定支持他。再者,他們大老闆。統一財閥老友多,不賣壹週刊,就當送個人情,給政商影視名人禮物。再加上,賣不賣得,都未知?所以今次7仔,應該九成九,不賣壹週刊。全台灣有一半,零售店不賣壹週刊。壹週刊,真是,雁起行飛而拆翼啊。小强老闆,這件事,咁大件事。怎解決啊,小强大老闆?」

我再想起,黎老闆在壹傳媒的高層親人曾說,去台灣做出版,一定要搞掂7仔,不是就死梗。想起心內就發麻,再而全身發軟,癱瘓在椅子上。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