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南山邨飛躍11層樓惹評擊 飛躍小子心灰挑戰「腳踏實地」

挑戰極限與安全,兩者一定有衝突,還是......

電影片段裏,動作巨星飛簷走壁,高樓躍下輕鬆自如,讓人驚歎;現實世界中,飛躍道愛好者跨欄爬牆,飛越不同大廈天台,形如「玩命」。熱愛該項「極限運動」的好手關永泰,坦言過往曾因跳躍失足,導致骨裂和尿道斷裂,但依然堅持飛躍,奈何終究沒法改變公眾的負面印象,現已決定放棄推廣這運動,重拾書本,希望升讀大學,「飛躍道曾經是人生唯一意義,現在心灰意冷了。」

南山邨挑戰Parkour。關永泰影片截圖

一段扣人心弦的「蜘蛛人」短片,本月初開始在網上瘋傳,任職紮鐵工人的28歲飛躍道(Parkour、跑酷)能手關永泰,從石硤尾南山邨南樂樓11樓頂層,沿着圍欄逐層跳下,耗時約40秒後着地離去,過程驚心動魄,網民紛紛留言斥責行為鹵莽,更擔心有年輕人因模仿而不幸失手致死。究竟「死亡遊戲」有何吸引?且聽始作俑者娓娓道來。

­關永泰是本港首批飛躍道玩家。受訪者提供

「飛躍道精神,在於克服恐懼!」關永泰接受《星島日報》專訪時說,年少時沉迷網上遊戲,學業成績欠佳,性格內向兼缺乏自信,乘坐小巴不敢高喊「有落」,往往偏離目的地下車,再步行折返,直至06年升讀中三之前的暑假,觀看了法國電影《暴力特區》(District 13),對男主角高超的飛躍技巧着迷,隨即上網瀏覽影片,並在網上討論區結交同好,相約至體育館練習,待經歷無數失敗,完成了不同難度動作,從此信心日增,脫離「宅男」行列。

為推廣該項「極限運動」,讓愛好者通過交流提升技能,關曾在06年底與多名好手創立香港飛躍道協會,13年來不時舉辦工作坊開班授徒,也曾到訪河北一個雜技團,與7、8歲小孩一同練習半年,只為苦練單手倒立技巧,並前往法國、英國、比利時、澳洲和台灣等地,與不同高手交流,跑跳和攀爬技藝日益精進,社交專頁內發布的相片或影片,也可見動作愈來愈「酷」。

­關永泰因電影而對飛躍道着迷,已從事該項活動13年。攝影師Khan Waseem提供

在愛好者眼中,飛越不同大廈天台,或在高樓邊陲跑跳,是挑戰自我的表現,但不少人批評是自尋死路,開班授徒是坑害青少年。關承認,該項活動有危險性,未經訓練進行與自殺無異,但專業玩家均接受至少5年訓練,從平地開始鍛煉體能、身體協調和平衡等基本功,每一動作反覆進行400、500次,確保熟練才逐步提升高度,展現身手之前也多番排練,並勘察路綫需要接觸的欄杆、水渠等物件是否穩固,「當你知道可以做到,便不是玩命」,至於遭斥責害人子女,「玩體操有機會癱瘓,踢足球隨時斷腳,逛街可能被車撞死!」

準備充足,不代表零意外,過往曾有久經訓練的「空中飛人」墮樓身亡,關永泰也曾受重傷。他憶述,2010年在昂坪360表演,因體力不支,跳越一米高欄杆不慎絆倒在地,造成手腕骨裂,治療大半年時間才瘉合;2014年某天則從一個欄杆頂部,跳躍至另一欄杆時踏空,落地撞擊兩腿之間,送醫後證實尿道斷裂,須使用尿袋排泄約9個月,「當時擔心永遠失禁兼陽痿,幸好接受手術後順利康復。」

­熱愛飛躍道的關永泰曾受重傷,幸得任特技人的台灣籍妻子陳竹音鼓勵及扶持。攝影師Kenji Leung提供

縱使飽嘗傷痛,關仍然熱愛飛躍道,本月初一時技癢,於是在南山邨「跳樓」,但他坦言,由於港人普遍對飛躍道反感,訓練期間不時遭人指責和驅趕,甚至報警,故此早於去年9月已意興闌珊,現打算盡最後努力,未來半年繼續授徒和推廣,此後會放棄有關行動,只會偶爾飛躍自娛,並打算再次求學,重考中學文憑試(DSE),希望升讀大學,「成為中醫師,是人生第二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