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國共產黨第一個農村黨支部的創建人

中國共產黨第一個農村黨支部的創建人

鄭建生

 來源:學習時報


照片上的這個人把南湖啟程的革命航船上的火種,引到了滹沱河兩岸的冀中平原腹地。他就是1923年8月受中共北方局負責人李大釗派遣的安平籍共產黨員弓仲韜。

他在原籍台城村建立了中共第一個農村黨支部,即台城特別支部。一年以後的1924年8月,河北省第一個中共地方縣委——安平縣委也率先建立。

在這片覺醒的土地,弓仲韜播撒的共產主義星火點燃了受壓迫被奴役的人們的希望。這位光明的使者,1886年出生於河北省安平縣台城村的一個書香門第。父親是愛國知識分子,早年曾在北京參加了支持維新變法的運動。受其父影響,弓仲韜從青少年時期就關心國家事,憂國憂民,經常向父老鄉親宣傳反帝反封建和婦女解放的道理,在農村他帶頭第一個剪掉辮子。1916年考入北京法政大學,初步接觸到新思想。1919年參加震驚中外的五四運動,後與李大釗結識並在李大釗的啟發教育下,開始學習研究馬列主義,並經常到天橋工人中宣傳革命思想,鼓動工人進行鬥爭。1923年4月由李大釗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受李大釗派遣回原籍傳播馬列主義,建立和發展黨組織。

弓仲韜一回到家鄉,就深入到群眾中去,了解他們的要求和思想動態。他通過調查意識到,要發動群眾進行革命鬥爭,首先要教育民眾,啟發民智。於是他自己出資在安平縣台城村創辦起了「平民夜校」,自編了《平民千字文》教材,動員村中50多個青壯年農民到夜校學習。在教農民識字的同時,向他們灌輸革命的理論。通過幾個月的學習,大家認識到:自己貧窮落後的根源不是命運,而是落後的社會制度,是地主階級的壓迫和剝削,大家產生了翻身求解放的強烈願望。在此基礎上,弓仲韜不失時機地建立了台城村農民協會,利用農會鍛煉骨幹、壯大力量、凝聚人心、維護農民權益。

1923年8月,弓仲韜介紹思想進步、積極肯乾的農民弓鳳州、弓成山加入黨組織。經上級黨組織批准,建立了河北省農村第一個中國共產黨支部——安平縣台城特別支部(簡稱「台城特支」),弓仲韜任支部書記,弓鳳州任組織委員,弓成山任宣傳委員,受中共北京區委直接領導。由此,全國第一個農村黨支部就誕生了。

1924年2、3月間,在上級黨組織的領導下,弓仲韜與安平縣北關高小校長李少樓取得了聯繫,經過二人的通力合作,安平縣黨的活動搞得有聲有色。他們先後介紹北關的李春耀、張述增入了黨,隨後又吸收思敬村的袁大楞、李更入黨。隨著黨員數量的增加,經上級黨組織批准,他們先後建立了北關高小和思敬村兩個黨支部。李大釗對安平縣黨組織的迅速發展非常欣慰,他寫信鼓勵弓仲韜繼續努力,並指示可建立安平縣委,加強黨對全縣工農運動的領導。

為了落實李大釗的指示,1924年8月15日台城村、思敬村和北關高小三個黨支部選派了弓仲韜、弓鳳州等9名代表,在思敬村召集召開安平縣第一次黨員代表大會,建立中共河北省第一個縣級黨組織——中共安平縣委。黨的機關設在弓仲韜家中,將台城特支改為台城支部。這次會議確立了今後的工作任務,就是發展黨組織,壯大革命力量,啟發群眾覺悟,領導群眾開展反帝反封建鬥爭。

弓仲韜在任期間,積極宣傳和組織群眾進行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鬥爭。在白色恐怖中,有的背叛了革命,有的被右傾分子拉攏,而絕大多數黨員堅守著執著的信念,與國民黨反動派和日本帝國主義進行著不屈不撓的鬥爭,為黨的事業獻出了自己的一切。

1925年,為了掩護黨的機關,弓仲韜在自己家前院西廂房開辦了一所「列寧小學」,對外稱「台城私立女子小學」,讓保定地方委員會特派員張鶴亭以教員身份為掩護,開展黨的工作。學校建立後,辦學經費、學生及數名經常往來的地下工作者的食宿、縣委辦公經費都來自於他變賣土地等得到的上千元錢。為培養革命後備力量,他經常到「列寧小學」講授革命道理、教唱革命歌曲等,使學生經過幾個月的學習,思想覺悟普遍提高,其中6人發展為共青團員。

為解決貧困黨員的生活問題,弓仲韜又籌措資金在家中開辦了毛巾廠,此工廠也成為了許多革命者經常以聯繫買賣為名從四面八方彙集到弓仲韜家中研究黨的工作的場所,一切費用均由弓仲韜負擔。到1934年時,他的家產就所剩無幾了。安平、饒陽一帶的黨團工作卻在他的物質支持下不斷發展,並且在安平縣的影響下,衡水其他各縣相繼建立起了黨組織。各級黨組織在抗日戰爭時期發揮了戰鬥堡壘作用,使衡水這片土地成為堅強的革命根據地。一些在京、津、保的黨團員也回到家鄉積極開展革命宣傳,發展黨團員。弓仲韜的大女兒弓浦在父親的影響下於1925年入黨,先後任台城女支委書記、中心縣委婦女委員,1928年她在北京參加「三一八」遊行時身負重傷,為革命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弓仲韜一生都對黨忠心耿耿,為黨的事業勇於獻身,把自己的畢生精力和大部分家產都貢獻給了革命事業。他常說,作為共產黨人,就要捨得出家財,豁得出性命。他變賣田地解決辦學和辦公經費,又變賣家產開辦工廠解決貧困黨員的生活困難。在他的影響下,全家都走上了革命道路,有的甚至為革命獻身。

七七事變後,弓仲韜與黨失去聯繫,便帶上卧病的妻子,毅然離開家鄉到西北去找黨。這期間妻子病逝,他流落到一家工廠當伙夫,仍堅持在工人中宣傳革命道理,鼓動抗日,為此竟被工廠資本家於1942年害瞎雙眼,踢出廠門。1943年,雙目失明的弓仲韜歷盡千辛萬苦返回家鄉,並終於和安平縣委接上關係,受到黨組織的關懷和照顧。1951年由女兒弓乃如接到哈爾濱安度晚年。生活雖然不錯,但他卻常常傷感,有時甚至痛哭流涕。他說:「我不能為黨工作了,我沒有完成黨交給的任務。」1964年3月,他病逝於哈爾濱。臨終前他再三囑咐:「一定把我節餘下的一千元錢交給黨,作為我最後的一次黨費……」

(摘自2007年第4期《檔案天地》,原標題為《中共第一個農村黨支部的創建人》)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陳太泛民齊挺特首

修訂《逃犯條例》爭議持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出動,今早(6月25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