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智思專訪1】拒全職政治工作 不做特首不為官

陳智思:要100%放棄所有,任全職的特首或局長並無可能。

曾擔任林太競選辦公室主任的陳智思認為, 擔任特首並非易事。(資料圖片)

別以為Fusion是形容現時流行集多種不同國家菜式的名稱,這也是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用以描述自己的精彩人生。他讀藝術,畢業後從商,又因緣際會參政,並成為公職王,現時仍未做過的工作,不外是問責局長甚至行政長官。

不過,這兩者據說都不是陳智思杯茶,他接受《巴士的報》專訪時說:「其實特首這個問題,差不多過去幾年也被人問過,雖然我不斷跟人家解釋,但似乎大家都好似不太相信我的說話,我說來說去只一件事,要全職從政,我絕對不會考慮。」

他說,要全職從政,最大的阻力不是他太太,而是他自己:「因為我不可能放棄我自己的生意,我屋企,因為我不但是純粹工作那麼簡單,我也有整個家庭要考慮。」

陳智思貴為行政會議召集人, 卻不願全職從政。(資料圖片)

在擔任特首林鄭月娥的競選辦公室主任時,便發現擔當特首並非易事,認為個人能力無法勝任,除了家庭和工作上的考慮之外,他認為非常難以滿足不同的持份者,既要得香港人支持,又要有北京信任,更重要是能帶領16、17萬公務員。

陳智思曾在不同特首和多屆政府之中擔任不同政職,他認為,要認識公務員體制,才可以配合他們,若然空降,即使有滿有理想,但無法推動公務員落實政策也難以勝任。

儘管不少人曾找他出任問責局長,不過,他都即時推卻,並形容今日做官真是非常之難,特別是從商加入政府,其實是絕高風險,社會大眾對加入政府的人要求是高的,這也無可厚非,但同時,也有時防不勝防,隨時因一些未可知的問題,而與官商勾結扯上關係,而他眼見過去幾屆政府,無論該人從商時有多厲害,但加盟政府之後又是兩回事,畢竟公眾對他的形象及觀感一定會有不同。

陳智思多才多藝, 曾自創以塗改液繪畫。(本網記者攝)

對於藝術家出身的陳智思,認為從政實在不限於念公共行政或者法律等特定科目,讀藝術更令他突圍而出:「讓我有走出框框的思維,今日我做生意又好,甚至話在政治上,我都是有得著的。」

過去原來陳智思的字典裏,從來沒有「政治」兩個字,他從小的夢想不是從政,而是如其祖父一樣,做一位出色的銀行家,所以最初讀經濟,後來因為病的原故念藝術,返港後,又擔任金融行業。

「我從來是對政治這一科,第一不認識,第二我都不覺我重視」。他直言轉捩點是在回歸後參加98年保險界的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當時其老闆鼓勵他以華資保險公司代表身分參選,以更快學懂保險這個行業的工作,他誤打誤撞下,只以些微票數贏得此席位。

擔任立法會議員, 開啟他成為社聯主席之路, 接觸及了解不同階層的問題。(資料圖片)

他十分感激保險界給予他發揮的機會,在十年間為他打開不少的大門,令他接觸不同的團體,甚至成為社會服務聯會的主席,讓他認識獨居長者、人口老化、青少年、單親家庭和新來港移民等問題,也結合商界的思維和力量,貢獻社會。

陳智思認為,要成為出色的政治人物,要經常提醒自己,不要以自己的標準,強加諸他人身上:「我要接受社會上有不同聲音,有不同背景的人,所以很多時候,如何能讓我們接受他人的想法,我未必一定要同意,但我要接受這是他們的想法,這才是作為一個成功的政治人物最必要的條件,便是肯真正地聆聽,及明白其他人的出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