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哪位開國元帥被稱為軍中「菩薩」?


劉伯承 資料圖

1911年,辛亥革命的風暴席捲神州大地,劉伯承毅然選擇了從軍之路。當時,親朋好友多不贊成此舉,他卻慨然作答:「大丈夫當仗劍拯民於水火,豈顧自己一身之富貴?」他剪掉辮子,懷著富國強兵的強烈信念,投入了孫中山領導的民主革命。1912年2月考入重慶蜀軍政府開辦的將校學堂,學習各門近代軍事課程,同時熟讀中國古代兵書,《孫子》《吳子》等經典名著的許多章節出口能誦。在將校學堂10個月,他不但學業出眾,而且以舉止端正、操守有持、惡習不沾聞名全校,被同學們稱為軍中「菩薩」。1912年底畢業後被分派到川軍第五師熊克武部,先後任司務長、排長、連長。1913年參加四川討袁之役,失敗後於1914年在上海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1915年底,劉伯承奉命返回四川,拉起400餘人的隊伍,組成川東護國軍第四支隊。1917年參加護法戰爭,任川軍第五師第九旅參謀長、四川督軍署警衛團團長。

1923年參加討伐北洋軍閥吳佩孚的戰爭,任東路討賊軍第一路指揮官,取得馳援龍泉驛等戰鬥的勝利。8月在作戰中右腿負重傷。在成都治療期間,結識川籍共產主義者楊闇公、吳玉章,開始接受馬克思主義。1924年10月起,隨吳玉章到上海、北京、廣州等地考察國民革命形勢和中國社會現狀,途中所見所聞,使他堅定了共產主義信仰。

1926年5月,經楊闇公、吳玉章介紹,劉伯承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12月,劉伯承任中共重慶地委軍事委員會委員,奉命與楊闇公、朱德等發動瀘(州)順(慶)起義。由於他熟知川軍情況且深孚眾望,被賦予「國民革命軍川軍各路總指揮」的重任。1926年12月,由於敵情變化和情況緊急,劉伯承率12000人分別於1日和3日提前發動了瀘州起義和順慶起義。9日,他到達順慶,10日他率起義軍在果山公園舉行誓師大會,宣誓就任國民革命軍川軍各路指揮。起義震動了四川反動軍閥並很快向順慶撲來,由於敵眾我寡,為保存革命力量,劉伯承率部於16日撤離順慶;1927年1月下旬他到達瀘州發動民眾,整頓部隊。

》聲言:「湘於數月前奉蔣總司令電令討伐」,對起義軍極盡污衊,宣稱「劉逆伯承,據險阻兵,私立名義,近復遙應武漢叛徒,共謀篡政。」「現已同二十二、二十四兩軍出師討伐,並知會鄰近駐隊,一體兜剿。」圍城敵軍比起義軍兵力大10倍。在敵人的軍事進攻面前,「劉伯承氣壯山河,只知革命不知其它」。劉湘開出5萬元的賞格要捉拿劉伯承。起義軍中一些投機分子也蠢蠢欲動。最後,終因寡不敵眾而遭到失敗。5月16日,劉伯承帶領兩名部下一路拼殺衝出了包圍圈。

何去何從?劉伯承毅然決然作出了明確的抉擇:找黨去!

於是,劉伯承與他的參謀長韓百誠、參謀周國淦化裝成商人的模樣,離開了瀘州城。一行三人經大足、達縣穿越秦嶺,途中遇到土匪搶劫,猛虎擋道,但都被他們機敏勇敢地戰勝而化險為夷。一路上雖然歷經了千難萬險,但劉伯承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討飯,也要找到黨!

起初,他經過長途跋涉,來到了富順城下。看到城牆上貼著一張五尺見方的大紙「通緝令」,上面醒目地印著自己的畫像,言明懸賞5萬元大洋換取自己的人頭。他風趣地對兩位部下說:「富順城不能進了,把5萬塊大洋留著以後花吧!」他們三人鑽入密林朝榮縣方向走去。

:「報告師長,榮縣到了,還沒有找到劉伯承。」敵師長沒好氣地命令道:「劉伯承慣於聲東擊西,快!給我搜!」躲在叢林中的劉伯承把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待敵軍馬隊過後,他們趁機向山裡走去。

後來,劉伯承等一路奔波來到了川東的達縣。在山谷中他們正行走著,突然前面竄出四五個彪形大漢,手持大刀攔路搶劫。韓百誠、周國淦眼疾手快地拔出手槍,劉伯承乘勢大聲喝道:「我們手裏有槍,快放下屠刀!」那幾個土匪見來人氣勢不凡,立即放下大刀叩頭求饒。

後來有一天,他們正行走在一座高山密林中時,冷不防在半坡上遇到一隻白額吊睛的大老虎來。周參謀連忙掏出手槍,對準了那隻兇猛的老虎。劉伯承上前急忙阻攔說:「不要放槍,以免驚動了它。老虎也是怕人的,跟我慢慢繞過去。」隨即,劉伯承一行機智地躲過了老虎,登上了渡船。劉伯承長舒一口氣幽默地對老虎拱拱手說:「老虎,老虎,多謝了,這回沒有幫倒忙。」大夥都放鬆了緊張的心情大笑起來。

1927年6月中旬,劉伯承等人終於翻山越嶺來到了西安。但他們已身無分文,幸而有陝西軍務會辦鄧寶珊的接濟,幫他們籌集路費,他們才經鄭州最終到達武漢,找到了黨組織。

朱德握著劉伯承的手,深沉而又興奮地說:「伯承同志,你們辛苦啦!你來得太及時了!」

瀘州順慶起義是在國共合作條件下中共幫助國民黨組建左派軍隊的一次重大行動,在敵強我弱的不利形勢下堅持戰鬥167天,為北伐戰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當時的輿論稱瀘順起義「因此而驚破武人之迷夢,喚醒群眾之覺悟,影響川局,關係至巨。功之大小,應不能以成敗論也」。時任中共中央軍事部長的周恩來說:「四川的同志表現非常英勇,革命暴動的經驗要推向全國去。」蕭克將軍講:瀘順起義的確是我黨歷史上最早的一次武裝起義,它所創造的城市暴動方式為中國革命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教訓。若俄國1905年2月革命是1917年10月革命的預演,那麼瀘順起義也是南昌起義的一次預演。瀘順起義除了讓尚在幼年時期的中共嘗試了武裝鬥爭及創建新型軍隊外,還發現了劉伯承這樣一個了不起的人才。

本文來源:人民網,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