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韓國半導體往事可供借鑑:曾遭美日封殺 最後躋身世界一流

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把華為列入要制裁的「實體名單」,華為屬下自力更生的海思半導體公司備受關注,晶片技術國產化,再次成為大眾的焦點。而韓國在20多年前發展半導體業,曾遭受來自美國、日本等先發者的追擊,最後從零基礎發展到成為全球行業內的第一梯隊,韓國經驗,備受中國業界關注。

近日,第一財經記者親赴韓國,與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KSIA)常務理事、晶片設備企業周星工程株式會社CEO黃喆周進行交談。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成立於韓國正在實施半導體產業扶持政策的1991年,是涵蓋設備、材料、代工、零部件等半導體行業全領域的行業協會,目前 擁有包括三星電子、SK海力士在內的近百家產業鏈內企業,是全球最大的國別晶片產業組織之一。

 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KSIA)常務理事黃喆周

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KSIA)常務理事黃喆周

黃喆周作為韓國的第一代半導體企業家之一,他說,韓國在半導體晶片產業經歷了曲折發展,每一個後發者都將經歷一個艱難的過程。

韓國在半導體產品的發展進程中,也有被發達國家封鎖的經歷。上世紀70年代,三星在韓國首次提出將開發晶片,並期望通過引入美國鎂光、日本三菱等企業的技術。但當時日本三菱得知三星將開發晶片產業時,三菱CEO直接表態:「對於GDP水準較低的韓國,半導體產業並不適合。」

日美兩國不但對三星開發晶片產業並不配合,美方甚至一度宣佈將向韓國生產的半導體施加反傾銷關稅,並限制韓國晶片對外出口。而施加反傾銷關稅以後,每生產一片晶片,三星甚至需要倒貼1美元,而直到三星第一代創始人李秉哲去世,三星電子的半導體事業部還處在3億美元的虧損。

韓國一位晶片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日、美是最早做晶片的兩個國家,基本壟斷了整個市場,當時三大記憶體製造商是美國鎂光、日本三菱、日本夏普。

當時三星希望借鑒夏普,但是夏普方面連工廠的面積等基本資料都拒絕提供,三星的研究員們只能通過自己的腦子記住某些細節,比如有一位研究員通過自己的手指間距離、身高及步伐數,計算工廠的大概面積及其他參數,例如工廠生產線寬為30步、長為222步。曾在三星半導體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士向筆者回憶:「不過,這些資料,對於建設一個高科技的工廠,顯然是不夠用的,我們也不可能依靠海外的力量,做彎道超車」。

經過不斷的努力,截至2018年底,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兩大韓系製造商在2018年存儲類半導體的全球市場佔有率為74.6%。

黃喆周的企業是一家主要生產用於製造半導體產品的智慧設備的工程企業,現階段主要生產用於製造晶片所需的CVD薄膜設備(Chemical Vapor Deposition),這種設備主要用於生產半導體薄膜,是支撐化學氣相澱積工藝的重要一環,供貨量僅次於美國製造商,佔據全球前三名的位置,而全球目前可以供應該類設備的企業尚不足10家。

作為向LG、SK海力士等主要半導體企業供應核心設備的上游供應商,他認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韓國的半導體的生產設備主要由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所主導,導致雖然生產出晶片產品,但由於源頭技術受制於外方,在成本控制力方面大打折扣,因此通過自身突破這種科創壁壘,有利於韓國產業未來提高成本控制力,並在技術發展的過程擁有自主權。

目前,黃喆周所在的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聯合三星、SK海力士等大型企業,為配合韓國政府對於半導體產業的扶持計畫,三星電子將出資30萬億韓元, 培育非存儲類系統半導體產業,並以2030年前在全球佔領領先地位作為目標,而這也是黃喆週一向主張的內容,他認為少部分大企業在成長過程中,成為一個吸引本土人才和資源的「無底洞」,並會選擇一條較為平坦的“舒適區”進行投資,而這個舒適區在陷入膠著階段以後,必將影響產業大局的發展。

因此,在本輪發展提綱中,三星電子將針對LG等其他競爭企業及中小企業開放生態鏈,並邀請本土企業作為設計及研發方參與;而作為首個具體措施,三星電子或將代工廠向LG集團旗下的Siliconworks所研發的高性能半導體設備進行開放,而此前韓國本土的中小企業則主要向TSMC等境外企業進行代工;去年5月,三星電子將其代工業務從系統原有部門中分拆出來,另外設立事業部;根據WSTS的另外一份統計,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半導體代工市場的佔有率,台資TSMC佔據第一名,達到48.1%,三星電子緊隨其後,為19.1%。

對於目前中美貿易爭端過程中的技術爭議,黃喆周表示,中國近年來技術的增長有目共睹,「我還記得,我剛剛和中國客戶打交道,是在2000年代初,當時中國企業在製造晶片的工藝層面,和韓國首發企業,至少相距5代,甚至更多;但目前這個差距,已經縮小至2~3代,雙方也有了更多的合作基礎。」

黃喆周認為,在韓國本土大企業打造閉環式的生態圈的背景下,中國企業的加入,使韓國的中小型半導體企業,在獲得研發動力的同時,憑藉走進巨大的中國市場,獲得與全球頂尖企業較量的機遇,而這種機遇,是花多少錢都買不到的。

韓國大信證券的分析師李秀彬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雖然中國企業用韓國產品替代美國產品,將會使韓國半導體產業短暫受益,但若無法構建起雙方穩固的合作關係及產業鏈條,那麼貿易保護主義的高牆所引發的負面效果,仍將遠遠高於正面效果。而黃喆周則提出,兩國行業間的合作,可以從人才的培育開始起步。

黃喆周認為,在本次半導體產業協會和韓國政府共同推出的措施中,對於人才的培養才是「最值得關注」的事情,為此提出企業和頂尖高校共建「半導體學科」,而韓國目前的出生率不斷下降,理工專業的人才供給缺乏,如果能夠引入中國頂尖大學的人才,再結合韓國長期以來所積累的半導體研發能力和實戰經驗,必將能夠打造一條可靠且牢固的產業鏈升級,並造福兩國半導體行業的未來成長。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