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敢怒而不敢言

警方終於在金鐘清場,打通了夏慤道東西行車線。我駕車經過,心情愉快,就像給人長期箍著的喉嚨,突然鬆綁,呼吸暢順,感覺良好。

 

佔中持續了75天,在佔領區附近的商店生意大受影響,很多從事運輸業的公司受到重創。冠忠巴士及旺角的潮聯小巴,入稟申請禁制令。這兩家公司都不是最大的運輸業公司,大公司沒有反應,是否說明它們沒有損失嗎?看來不是。

 

以港島區為例,電車公司受到的影響最大。由於銅鑼灣主幹道兩個月以來被佔領了,50輛電車一直困在東區,不能夠回西區車廠維修。電車公司花了20多萬元將修理好的電車底架及工具,由西環運到西灣河裝嵌。

 

不過電車公司多花維修費事少,損失乘客收入才事大。電車公司於本月初已經表示,因佔領運動,公司的6條主要線路,有5條受到影響,損失了390萬客次,損失車資接近780萬元。不過,電車公司發言人表示,暫時不考慮從法律途徑解決。

 

我見到佔領運動明明影響到香港交通,特別是港島的運輸行業,但傳媒卻甚少報道之餘,還刻意訪問一些沒有受到影響的人士,例如警方打通旺角後,有傳媒訪問的士司機,的士司機回答打通了道路,收入沒有增加。要找出例外不難,但不知為何媒體不訪問一些受影響的典型的例子?

 

有入問為什麼大型的巴士公司或者電車公司沒有入稟申請禁制令,只有中型公司申請呢?我與一些大型公司的高層談過,發現他們其實是敢怒而不敢言。因為申請禁制令的話,無疑是與佔領人士作對,他們怕受到攻擊、被圍攻或者罷搭。雖然明顯覺得這些佔領行動是非法的,影響了乘客便利、公司利益以及員工收入,都不敢張聲。

 

你看「橋底辣蟹」的老闆便是因為企出來抗議佔領運動,給網民起底,發動罷食。大企業敢怒而不敢言的原因,便很容易理解。經常聽到有人話香港沒有自由,因為很多人怕了阿爺而自我審查,或者有這種情況。但另一方面,不知道因為怕了示威群眾的行為,而不敢反應,又算不算是自我審查呢?

 

黃浩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