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兩屆特奧體操奪9金牌 麥倩婷動若脫兔

香港之光!

「她兩屆出場,都是全場焦點。」體操教練杜琰炎這句評價,只要見到麥倩婷頸上九面特奧金牌,毋須說話自會明白。昔日初踏體操場的麥倩婷,是坐着不敢動、不說話、學習比人慢的女孩,但她的「靜」,令她不怕反覆練習,令她在比賽場上,專注身體的「動」,有節奏地掌控舉手投足。然而,運動員生涯有限,九面金牌給她榮譽,卻換不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十七歲的麥倩婷,此刻面對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抉擇。 

麥倩婷參加女子個人全能、跳馬、平衡木、自由體操、高低槓五個項目,全部奪金。

今年三月在阿聯酋阿布扎比舉行的特殊奧運會,麥倩婷參加女子個人全能、跳馬、平衡木、自由體操、高低槓五個項目,全部奪金,自然成為焦點。這位兩屆特奧「九金」選手,比賽時神態自若,但兩個多星期前於香港迪士尼樂園的祝捷會上,在攝影機下接受傳媒訪問時,緊張得說不出話。這次訪問,地點換成她熟悉的順利邨體育館訓練場地,明顯自在得多,但原來在訪問前一晚,她花了兩小時準備,「媽媽跟我一起練習,由九點講到十一點才休息。」

麥倩婷參加女子個人全能、跳馬、平衡木、自由體操、高低槓五個項目,全部奪金。

輕度智障  小五起訓練

這個訓練場,麥倩婷每逢周三周五,都有半日在此受訓。訪問當日,她在平衡木及自由體操場地上,展示各種翻騰動作,自信滿滿,與說話時緊張的表情相比,像兩個人一樣。見證麥倩婷小五初入體操隊,以及兩度於特奧奪金的杜琰炎看着,想起第一次遇見這個小女孩的情景,「其他小朋友坐一會已經不耐煩『周身郁』,她卻一個人坐着,不說話、不郁動,只是靜靜地聽。」

麥倩婷參加女子個人全能、跳馬、平衡木、自由體操、高低槓五個項目,全部奪金。

麥倩婷的靜,像與生俱來一樣。麥父在倩婷近兩歲時,發現愛女不願說話,醫生一看,着他帶女兒入讀特殊幼稚園,及後的評估發現,倩婷的理解力比同齡小孩慢兩年,屬輕度智障,「幼稚園老師叫全班同學一起用力踏地,只有她不做,到見到其他同學做,她才會跟着。」主流小學,麥倩婷讀到小二,成績就跟不上,更被同學欺凌,直至轉讀特殊學校,才適應過來,但唯有芭蕾舞這個興趣,她可以跟一般小朋友一起上堂。

洗頭水廣告萌跳芭蕾舞

昔日麥父不想倩婷怕生,課外活動可以參加的,他都報名,更辭掉工作全職「湊女」。某日街上播着洗頭水廣告,女生輕輕搖首,舞動一把秀髮的影像,吸引倩婷駐足觀看。這個動作,令麥父聯想到芭蕾舞,於是帶她到芭蕾舞學校試堂,結果這個興趣,她一直維持至今。

芭蕾舞的根基,令麥倩婷小五接受體操隊選拔時突圍而出,教練問她為甚麼要入體操隊,她回答:「我喜歡體操有大量動作,又高難度。」

麥倩婷的靜,在杜琰炎手上,蛻變成專注,「她很明白教練的指示,其他的小朋友,如果叫他們重複做好一個動作,他們會不明白,更有情緒反應,但倩婷不會,她會一直做到好為止。」倩婷說,自由體操是她的強項,而單槓的迴環動作有機會甩手,令她戰戰兢兢,「教練的說話幫我克服恐懼,只要練多一點體能,我就可以克服到高難度動作。」

一五年,麥倩婷到美國洛杉磯,首次於特奧亮相,五個項目她贏了四個金牌。本着多參加課外活動,為愛女增廣見聞的麥父得聞喜訊,嚇了一跳,「她只是受訓一年多,我以為比賽只是『玩玩吓』,殊不知教練笑着答我:『我叫倩婷參加是覺得她可以拿獎牌!』」

「玩玩吓」結果奪四金

捧着四面金牌回港,但麥倩婷及杜琰炎也不滿意,平衡木失手只得第六,兩人都覺得金牌少了一面,於是定立下屆五金的目標。苦練四年,結果真的說到做到,「上一次有些驚,所以影響成績,今次我無做漏動作,有勇氣亦有笑容,所以成功。」

一圓五金夢後,今年十七歲的麥倩婷知道,這是她人生最後一次參加特奧,「體操運動員年期短,家人不大支持我繼續下去。」她希望在擅長的芭蕾舞上更進一步,原來她現在逢周一於芭蕾舞學校擔任助教,負責教授六歲以下小朋友基本芭蕾舞動作,「初初望着老師教跳舞,以為很容易,原來很難。」

學習酒店房務一技傍身

不過,麥父認為今年中五的麥倩婷,是時候要以學業為先,「體操訓練是用平日上課時間,對她學業影響幾大。」九面金牌固然令麥父為女兒自豪,但此刻他認為,實際工作技能比獎牌更重要,並希望倩婷明年考入職訓中心,學習酒店房務,「起碼有一份穩定職業,在酒店執房,少點接觸複雜的社會,我怕她很容易被騙。」

麥倩婷長大了,縱然前路懸而未決,此刻她在訓練場上仍專注練習,其他人坐着休息時,她堅持拉筋,不敢鬆懈,「我會有幾多練幾多,練到好為止。」

孩子做得到的  都要讓她去做

麥父一直鼓勵麥倩婷參與不同活動,他期望女兒的特奧之旅,可以令特殊家長明白:「孩子做得到的,都要讓她去做。」

育有一對子女的麥父,在知悉麥倩婷有輕度智障後,決定辭工照顧兒女,「媽媽是公務員,比較穩定,我們亦早已供完樓,沒太大財政負擔。」他多年來一直堅持麥倩婷參與不同課外活動,既是鼓勵女兒不斷嘗試,亦提醒自己,不要因為麥倩婷患有輕度智障,就局限其發展。

參加活動的過程,同時培養麥倩婷獨立照顧自己的能力。麥父自女兒中一開始,就放手讓她自行上學及乘車到不同活動地點,兩屆特奧比賽分別遠赴洛杉磯及阿布扎比,麥父沒有隨行,麥倩婷最後亦「無穿無爛」回家。

今年五十多歲的麥父,用了十多年培育女兒自理能力,此刻,他渴望令女兒有能力獨立求生,「我想趁還有精力照顧她的時候,令她學識求生技能,照顧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