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記得魏京生嗎?》

 

記得筆者讀中學時,新聞在報道魏京生(1997年時),當時他威風八面,說他是中國民主之父,剛到美國,受到美國總統接見, 在美國各界受到熱烈的歡迎。

其後, 魏京生得到無數的各個國家頒授給他的民主、人權方面的獎項。 他也成為了很多美國歐洲城市的榮譽市民,風光無限。

魏京生在美國期間,哥倫比亞大學免費為他提供辦公室、公寓等設備,叫他研究與中國相關的問題,但由於他提出的設想被主事的人認為有相當一部分不合時宜。另外,哥倫比亞大學曾希望他能寫某些文章,擔任教職。但他在偏重英文學術界始終不能有作為。

"在校園,几乎看不見他的人影。“,人權觀察的創立者、魏京生在哥大活動的最初組織者与主事人 伯恩斯坦(Robert Bernstein)說,“在哥大,他什麼也没做。我們不能永遠資助他。” 最後,哥倫比亞大學於在2001年中止了對魏京生的財務支出。

自此, 魏京生失去了美國政府以及其他機構、團體對他的資助,他雖然到處請求, 但所得不多。記得多年前,偶有一次電視訪問,他說自己很窮困。

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後,魏京生批評有關當局把諾貝爾和平獎授給劉曉波,稱其他中國異議人士(即他自己)比劉曉波更應該獲獎。

之後,已沒有多少人注意他了, 他仍然在攻擊中國政府,希望中國政府倒台,他可以做上總統,台灣聯合報曾報道:但他(魏京生)認為作為反對派,就應該有未來掌握政權的打算,他說 “想當總統的想法並不錯 “。

其實,魏京生及當時很多其他相似身份的人,現時都寂寂無名,幾乎被世人遺忘了。 因為他們完成不了資助他們的人給予他們的工作, 失去了價值, 就沒有人再抬高他們了。 而中國的發展並沒有像他們預期的那樣--崩潰, 他們的大話預計多數落空了。 再加上歐洲美國的陳舊與低效, 中國的快速、嶄新與不斷富有化,令他們提倡的西方民主 在中國失去了絕大多數的市場。 魏京生及他們的同伴們真的有些淒涼呢, 香港的激情民主人士應該幫幫一下他們。

梁百強 律師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