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女生被室友追求者捅十幾刀 室友探望一次後失聯


「我女兒因為她被捅傷,現在她卻失蹤了。」6月14日,孫女士在南京市同仁醫院告訴記者,十多天前,她女兒小陳在南京江寧吉寶通訊員工宿舍被人捅了十幾刀。她抱怨,施暴者韓某與女兒的室友郝郝存在感情糾葛,但事發後不僅韓某的家人不積極賠償,郝郝也玩起失蹤。14日下午,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政工科一名工作人員表示,韓某已被警方控制,目前此案仍在調查中。

男子夜闖女生宿舍捅傷兩人

「有個男的在敲我們宿舍門,你去找一下宿管可以嗎,快讓他來1104!」

6月2日晚上11點11分,在吉寶通訊(南京)有限公司工作的男員工小江,收到了女同事小陳發來的求助微信。此時已過了熄燈時間,感覺情況不對的小江沒有去找宿管,而是直接跑向小陳的宿舍查看情況。

小江和小陳都住在由公司安排的「C08」號員工宿舍樓中,小江住7樓,小陳在11樓。宿舍8層及以下為男寢,以上均為女寢。每間宿舍住4人,小陳睡下鋪,離宿舍門最近。當小江趕到小陳的宿舍時,一名男子正一刀又一刀地捅向癱在床上的小陳。小陳的床鋪上已滿是鮮血。

行凶男子是韓某,是小陳室友郝郝的追求者。當天晚上,韓某就是來找她的。


小陳身上傷痕纍纍。

6月14日,室友小雲告訴現代快報記者,韓某多次給郝郝送早飯、送禮物,但兩人一直未確定關係。「6月2日是韓某在公司的最後一天,第二天他就要離開南京。當晚他和郝郝的另一名追求者小亮約出去喝酒,喝完後說要來向郝郝道別,他是借了小亮的門禁卡進來的。」

據小雲回憶,當晚韓某來敲了兩次門,第一次11點,郝郝將韓某推出門外。隔了十分鐘左右又敲門,小雲聽到兩人在門口爭執,「郝郝一直叫他不要鬧,室友在睡覺,韓某沒說話,然後突然沖了進來。」緊接著,睡在上鋪的小雲聽到下鋪的小陳發出了呼救聲。當時宿舍一片漆黑,小雲和同在上鋪的另一名室友一時間手足無措。

而就在此時,收到小陳求救微信的男同事小江趕到1104宿舍。 「小江打開了燈,我們這才發現韓某拿刀在捅小陳,床上被子上全是血,小陳臉都白了。」小雲告訴記者,小江趕到後就和韓某扭打在了一起。爭鬥中, 小江被韓某用刀刺中脖子,而韓某的刀也不知何故掉在地上。隨後,韓某頭也不回地跑了。

室友立刻撥打120和110報警。小陳和小江被送往南京市同仁醫院急救。

「女兒因她被捅傷,她卻失蹤了」

6月14日中午,現代快報記者來到南京同仁醫院住院區。受傷的小陳和小江都住在這裏,兩個人目前已暫時脫離危險。

「脖子、後背、手臂……至少有九條刀口。」小陳的母親孫女士一邊說一邊落淚。小陳手上部分神經與肌腱被砍斷,6小時搶救才轉危為安。


小江氣管受了重傷。

事發當晚,在安徽蕪湖的孫女士接到郝郝的電話。「她說我女兒受傷了,讓趕緊過來。」等孫女士趕到時,小陳的兩個舍友和郝郝、小亮都在手術室門口。孫女士說她一到,小亮就跟她道歉。“他說是他給了凶手門禁卡。然後郝郝也跟我道歉,說凶手是來找她的。”

孫女士很氣憤,說既然韓某是來找郝郝的,為什麼捅人的時候,郝郝不勸阻。「她說她被凶手推在地上了,沒起得來,她也不知道凶手帶刀。而且沒開燈,不知道凶手在幹嗎。可是我女兒被捅了那麼久,在喊救命,為什麼就不能拉一把(凶手)呢。要不是小江趕到,我女兒命就沒了!」

「今天上午,民警到醫院探訪時說,韓某說是因為追求郝郝不成,想要吸引郝郝的注意才會捅人。」小陳說,“我根本不認識他,我當時躺在床上玩手機,突然他就衝進來拿刀對著我捅。要不是小江,我已經死了。”

更讓小陳一家感到氣憤和不解的是,郝郝探望小陳一次後,人就消失了。孫女士表示,郝郝和她的父母曾到醫院探訪過小陳一次,留下一句「這事和我們沒關係」之後就走了。

另外,小亮在電話中告訴記者,當天確實曾與韓某吃飯喝酒,不過並沒有給他門禁卡,「是我喝醉了,他把我的卡搶走了。」

在另一間病房裏,救了小陳的小江才出ICU不久。因為咽喉部被插了一刀傷情嚴重,5天才脫離危險。因為傷及氣管,他目前仍無法說話。


宿舍樓門禁。

公司承諾將負責,案件仍在調查中

小陳與小江前期的治療費已經花了十多萬元,事發後,韓某的家人曾給兩人墊付了各一萬多元的醫藥費,但之後便沒再出現。

「我們希望郝郝、公司以及凶手的家人負起責任,至少讓孩子有錢接受治療。」孫女士介紹,兩人所在的公司吉寶通訊只是有派人來看望過,帶了一些慰問品。小江的家人則表示,公司一開始給了3000元,後來公司說這是預支的工資。

6月14日下午,現代快報記者來到位於江寧蘇源大道的吉寶通訊員工宿舍,發現進入宿舍區需刷門禁卡,還配有一名值班人員。值班的阿姨表示「很多人用的照片都是以前的,很難判斷是否是本人」。

現代快報記者前往吉寶通訊,該公司安保人員拒絕記者進入。吉寶通訊人事處處長魏國和在與記者電話聯繫時表示,具體的賠償責任需要等待警方調查。

下午5點,記者從孫女士處獲悉,吉寶通訊已經為兩名員工申請了各五萬元的援助金,但相關手續還在走流程。

隨後,記者致電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政工科,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韓某已被警方控制,此案仍在調查中。(文中事件當事人均為化名)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