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鐵通狂插磚頭亂飛 612駐守警員:還有機會回家嗎?

警員:「我都有父母生,流出來的都是血。」

資料圖片

有警員於六月十二日守衞立會正門,堅守崗位鎮暴,形容示威者失控,衝前以鐵通穿過鐵馬下方向上插過來,直言「我都有父母生,流出來的都是血。」又指暴徒從四方八面擲磚過來,當時腦海一閃,還可以回家吻一下妻女嗎?

資料圖片

一名派駐立法會正門的警員,在警察社交群組憶述六月十二日的恐怖經歷。他透露當日凌晨五時過後,已有示威者在防線前推鐵馬佔據馬路,警員上前警告,解釋警隊只是守衞立法會,不會對他們有敵意,示威者靜靜等候,還以為大家遵守協議,事後才知他們未齊人,瞞說不衝,背後卻掘起地磚,連鐵枝亦從附近地盤偷來作武器。

資料圖片

當警察和示威者相隔兩行鐵馬,示威者不但開口大辱,還逐一把警員面貌拍攝,至中午,當值的同袍工作已達十五小時,暫可解下裝備稍作休息,原來龍和道和金鐘道已有另一批示威者衝出佔領。

資料圖片

警員又再度埋位,但對峙不久水樽和磚頭不斷向警員飛擲過來,有人打開兩傘遮擋警員視線,再用長鐵通穿過鐵馬下方向上插。該警員直斥:「我都有父母生,流出來的都是血。」他說巿民在最危急時便找警察,為何這時如此對待警察?

資料圖片

幸虧平日訓練有素,在防線不斷被攻擊時,整個隊形可退到立法會前地,示威者用各式物品襲警,又舉起鐵馬試圖掟過來,他腦海一度閃過懷疑是否還可以回家吻一下妻女,這時有同袍擲出催淚彈,一陣白色煙霧散起,示威者立即退去。

當其他小隊接力,他脫下防毒面具,積聚的汗水傾瀉而出,全身濕透,立即致電家人報平安,之後又要出動,到了翌日早上,執勤了三十五小時終回到家中,才發現妻子整晚也沒有有安睡。該警員說:「示威者要爭取甚麼,請便,但不要傷害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