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犯們的餘生


林彪和江青(資料圖)

世人關注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結案後案犯的去向鮮為人知。近日,親自參與「兩案」審判工作的圖們等撰文披露了詳情。

1987年,經中央決定,由李訥接江青出獄,保外就醫。江青出獄後生活在保養、外孫和書本之中。不久,「毛澤東熱」興起,但江青身體每況愈下,經醫院檢查,她患有癌症,此時不僅病痛,還有憂鬱。她給中央寫信要搬回中南海居住,後因心理失調嚴重,於1991年5月14日在寓所用一條裙邊自縊身亡,結束了78歲的人生旅途。6月4日,新華社發了一條江青的百字死訊。

訊,稱之還在繼續服刑……張春橋於1994年病死,病因系胃癌,終年77歲。

王洪文在秦城監獄服刑時,其妻崔根娣和女兒王亞萍經常去看望。1986年王洪文在體檢時發現有肝病,被送往醫院治療,實施保外就醫。1992年8月5日,《人民日報》刊登一則消息:王洪文病亡,終年58歲。

1996年1月,姚文元刑滿出獄,和其妻金英住在上海,過上了恬淡安靜的生活。姚文元在獄中雖安靜地度過了刑期,但也受到家庭的干擾。1986年,姚文元母親周文修為繼承姚蓬子的遺產扯起了風波,姚文元表現了靈活的態度。

1988年,陳伯達因急性前列腺肥大症住進了醫院。此時他已保外就醫與兒子陳曉農生活。陳伯達出獄後還一度分配到北京市文史館工作,閱讀了民國史、馬恩列斯毛和一些關於美學的著作,1982年至1986年他寫了多篇文稿。1989年9月20日,陳伯達因心梗死亡,終年85歲。

吳法憲保外就醫,被安置在濟南,平日寫回憶錄。他同妻子陳綏圻如膠似漆,形影不離,經常陪同陳綏圻出入菜市場。起初,他怕被人發現戴一口罩,後被群眾發現但待他還客氣,營業員優待他,見「吳老頭」排隊便叫他上前來買。現吳年齡已大,幾乎不出門,倒是有人不時從他那裏求出幾個字。

李作鵬保外就醫,被安置在太原。他住省委新修宿舍共兩套。其妻董其采開始不願同往,要求徹底平反後才去。工作人員讓她在她的談話記錄上簽字,董其采不敢簽字。最後與李同去,外地子女時常到李處相聚。

邱會作保外就醫,被安置在西安。離開秦城監獄時,邱會作對監管員說:「沒別的要求,但願有暖氣、洗澡等設施,治病方便。」但到住地後,缺的正是這三樣。邱會作對送他的秦城監管人員說:「你們帶我回北京監獄吧。」保外就醫有了相對自由,邱會作提出如此要求令北京來的人很驚異,對他兒子說:「要勸慰你父親不要對生活喪失信心,生活上的困難會解決,情況會越來越好。」經兒子做工作,邱會作才安心。

費、保姆工資等,兩人吃穿用錢已不寬裕。1990年,因壓縮開支,停止訂報。但他關心國家大事,每天從左鄰右舍借報,快借、快讀、快還。邱會作一生大半時間從事軍隊財政經濟,對中國經濟改革頗為關注。寫作、讀報、閑談成為邱會作的生活。

江騰蛟保外就醫,被安置在太原。省體委為他提供了一套單元房。近水樓台先得月,住在體委使他添了不少體育興趣。他對體育中的公開競爭頗有一番感慨……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