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媒鼓吹造低當量潛射核彈頭 壓制俄羅斯核野心

美國《防務新聞》15日鼓吹,為彌補美國核威懾的重要差距,「壓制俄羅斯的核野心」,美國應毫不拖延地部署潛射低當量核彈頭。

設計圖片

報道稱,在最近對國防政策法案的年度審議中,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以微弱優勢駁回了國防部部署低當量潛射彈道導彈的努力。「這可能會引誘俄羅斯在未來武裝衝突中使用低當量核武器」。

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財政預算草案中要求撥款部署一種低當量的核導彈,以「阻止俄羅斯使用低當量核武器的衝動」。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約翰·海頓在2019年2月宣稱,這一能力是「美國戰略威懾任務所必需的,並將有助於消除任何敵人的核誤判」。

按照五角大樓的邏輯,由於俄軍已把首先使用(或威脅使用)低當量戰術核武器作為打擊常規軍事目標的一種作戰戰略和原則,從而迫使美國及其北約夥伴國讓步,接受俄羅斯核威懾,因此美國在2018年核態勢評估中宣稱,俄羅斯的核戰略增加了「危險的誤判和升級」的可能性。

美國國會國防戰略委員會特別提到,「假如美國和北約部隊準備對俄軍入侵波羅的海三國作出回應,俄羅斯會宣佈,對這些國家的俄羅斯軍隊的打擊將被視為對俄羅斯本身的攻擊——這意味著可能的核打擊。」俄羅斯軍事策劃者認為,美國不敢引發全球核戰爭的風險,因此俄軍使用戰術核武器不大可能引發美國全面核反擊,這就增加俄軍從一開始就發動低當量核打擊的可能性。而「如果對俄羅斯可能使用低當量核武器的擔憂阻礙了北約的反應,俄羅斯將有效終結北約防禦盟約」。

那麼為何要發展潛射低當量核武器?目前美國空軍已擁有可觀的低當量核打擊能力。《防務新聞》稱,這種說法忽視了俄羅斯日益發展的防空和導彈防禦能力。「部署低當量的潛射單彈頭核導彈,將使美國同等條件下做出更可靠的核反應。否則,美國可能被迫依賴脆弱的空基戰術核武器系統,在核對抗中無法使用核武器或使用更大的核彈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