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賈生》

《賈生》   2019.6.16

唐代詩人李商隱(自稱玉溪生,公元813-858)寫了一首關於賈生(即西漢時代的賈誼,公元前200-前168)的詩,詩云:

《賈生》
宣室求賢訪逐臣,
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
不問蒼生問鬼神。

         李商隱說漢文帝在宣室接見曾被放逐而剛返回的賢臣賈誼,但文帝只專心向他詢問楚地風俗鬼神之事,而不問蒼生安民的大事。李商隱或欠全面了解,因此而諷漢文帝不能識賢用才,並寄寓自己像賈誼那樣懷才不遇的慨歎,詩寫得很好,詩意很濃。

北宋王安石(公元1021-1086)也寫了一首,詩云:

《賈生》
一時謀議略施行
誰道君王薄賈生
爵位自高言盡廢
古來何啻萬公卿

王安石是在為漢文帝翻案呢,不過其詩似一篇小小的議論文,文說,賈誼的策略多數都被實施了, 因此誰可以說漢文帝薄待了他呢? 由古至今何止千千萬萬的公卿,他們的爵位雖然高 ,但是他們所有的言語都不被記載,不被推行,都廢了。此詩似議論文,似乏詩意呢。
        余讀史,見賈誼所提治策(如:逆取順守等等),高明有遠見,漢文帝深知之,多被執行,有些在條件成熱後也被施行了。
         賈誼二十多歲就被提拔,位列朝班,他論策精準,但受老功臣嫉妒。漢文帝為保護他才外派他為長沙太傅,三年後,被徵召回長安。文帝因好奇,才一時問起楚地鬼神風俗。但他极重視賈誼的治策,故大多被實行了。真是君明臣賢,像月圓且清那樣,難得啊。
        李商隱有些誤會了,從政治才能 地位 以及建言被採用的情況來看,李商隱應是蕎麥花自比牡丹花(賈誼)了,希望這樣說未委屈李商隱(因當時,有同代詩人崔珏說李商隱只是“虚負凌雲萬丈才,一生襟袍未曾開”,李商隱的詩的確是非常好啊!),余也賦詩一首,詩云:

《賈生》
賈生言語世風行
宮月琼如圓且清
青史真容玉溪照
蕎明哪及牡丹晴

注:玉溪代指李商隱,他自號玉溪生、樊南生。

 

陳夢唐  詩社社社長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