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已死

相信各位不用筆者多說都知道了,在逃犯條例修訂一役上,反對派大勝,建制則輸得一敗塗地。

 

 

這一場政治戰役的過程,讓筆者想起一部名為Alternative Math(另類數學)的微電影,片中主角是一名小學數學教師,在測驗中出了一道題目,要求學生計算2+2。一名學生答錯,他不能計出正確答案是4,無論老師如何解釋,始終堅持認為答案是22。

 

 

於是,事件逐漸演變成一場政治鬧劇。這名學生回家後向父母投訴,而他們又到學校找數學老師理論。當老師堅持答案不是22,而是4,學生母親就將該名教師形害為「納粹教師」,更出手掌摑她。校長得知發生衝突後,不僅沒有支持老師,更要老師承認答案不是4,以及為自己的態度向家長道歉。

 

 

後來,居民組織遊行示威,要求老師低頭認錯,承認「正確答案」是22;電視台不斷報道事件,將莫須有的罪名強加於老師身上,試圖將之妖魔化。最後學校在壓力「爆煲」下,召開記者會將這位教師辭退,並在會議上將今個月的薪金及一個月的代通知金交給老師。由於該名教師薪金是2,000美元,所以校長開出一張4,000美元的支票。豈料該名老師趁機反擊,說如果2+2等於22,那麼你就應該給我22,000美元了!

 

 

在逃犯條例爭議中,實在太多人成為「2+2=22」的信徒。信徒會斬釘截鐵地告訴市民只有他們掌握著正確答案,無所不用其極地逼使政府、建制派和支持修例的市民屈服。而為了令他們的想法可以廣泛傳播,信徒必須執行三個步驟。第一是群眾壓力,假如他們認為修例是可怕的、會損害人身安全及言論自由,必須上街反抗起義暴動,你就要緊緊跟隨著他們的看法。如果你的答案與他們不一樣,便會遭到質疑、教訓、甚至是排斥和侮辱。這種情況,在校園尤為普遍,時有聽聞有學生因為沒有表態對修例的意見或不願參加反送中活動,而在校內被同學針對,結果部分學生不想成為被排擠的對象而上街。

 

 

其次是抹黑。在一般情況下,意見與「2+2=22」的反送中信徒相異,便會被信徒妖魔化成三類人。一,是出於與大陸的利益,為了賺錢或被政權收賣而「埋沒良心」的人;二,是與政權關係密切的「共狗」、「人渣」,是中央政府的扯線公仔;三,是文化教育水準低,沒有分析能力的人。這種完於出於主觀而且沒有事實根據的錯誤看法,植根在不少信徒腦中,令支持修例的聲音大打折扣。

 

 

而最重要的一環,就是顛倒黑白,將自己的惡行洗得清清白白,或是將責任推卸在敵方身上,將對方形容為十惡不赦的壞人。例如明明條例只是堵塞法律漏洞,信徒偏偏要扭曲成危害港人自由的條例,隨時因為片言隻語批評中央政府而被引渡(但事實是政府已再三強調不移交政治犯,需引渡的罪行亦必須超過七年);明明準備鐵枝、磚頭等武器襲擊警察,製造暴動,但硬要說成是警察濫用武力,無理定義暴動,甚至將暴徒美代成英雄;明明是一場不幸失足墮樓的意外,卻冤枉是政府害死示威者。

 

 

最終,林鄭政府選擇屈服,暫緩修例,筆者認為,決定無異於推香港進入一條死路。沒錯,在關鍵時刻退讓,可以避免更多流血衝突,使民怨短期內不會再次升溫,不過,在未來的日子,香港的道路將會相當艱艱。其一,政府管治威信全失,稍有風浪即告投降,面對未來具爭議性的議題,如明日大嶼等,肯定處於下風,難以改善民生情況;其二,反對派成為勝利的一方,未來意志將會更加堅定,重施故技阻止政府有效施政;其三,今次參與行動的人士不乏年輕人,甚至中學生,政府態度軟弱,只會使他們形成固執的偏見,對政府更加不信任,未來亦不容易接受新思想或以其他角度思考社會問題。

 

 

除了政府臨門「跪低」的決定應被一書之外,整個建制陣營還要承擔一直以來迴避政治議題、懶於與年輕人溝通的惡果。反對派的利害之處,除了擅長利用新媒體新科技接觸群眾之外,本身宣揚的一套理念,如民主、自由等,成為年輕人的精神食糧,他們甚至不惜個人前途,為此參與違法行動。相反,建制並沒有一套完整而吸引的政治論述,僅以愛國作為招牌,對於思想浪漫化和衝動化的青少年而言根本沒有多少作用。而在重大政治議題上,建制仍然強調民生和社區工作優先,更是與市民期望脫節。

 

 

事實上,兩場遊行背後的助力,除了反對修例,還包涵著對大陸政府、民眾的厭惡,以及對特區政府和警隊的長期敵視。這些負面情緒同想法,大多來自網絡,如社交平台、論壇的似是疑非的流言。當這些流言長期出現,又配合政治事件不定期更新,群眾尤其是獨立思考能力較弱的一群便會信以為真,從而形成近年愈演愈烈的社會抗爭。然而,面對失實或高度偏見的網絡流言,整個建制陣營的態度都是視而不見,或是認為無足輕重,變相就是推波助瀾,令反國家反政府的思想深深印在年輕人的腦袋。

 

 

林肯曾經說過 “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一間對立的房子不能站立),當反對派有備而戰,機關算盡,而建制派表現軟弱,欲戰無力,香港注定就是一間根基不穩的房子。筆者素來不算是悲觀的人,但對香港的未來非常悲觀。

黃遠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民主素養

香港經過咁多政治事件,好少人會提及關於民主素養嘅內容,今日我想提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