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鄧小平家族先後有三人自殺 鄧小平都有什麼反應?


建國後鄧小平家族最早自殺的是樂少華,他是鄧小平的連襟。圖為樂少華夫婦

鄧小平家族無疑是近兩個世紀飽受政治風雨的引人注目的家族。在20世紀五六七十年代,該家族先後有三人自殺,分別是鄧小平的連襟樂少華、長子鄧朴方和二弟鄧蜀平。三人自殺的原因各不相同,但都是與政治有關。

第一位自殺者:連襟樂少華

樂少華是鄧小平夫人卓琳姐姐浦代英的丈夫。兩人於1937年10月在延安結婚。

樂少華是一位1925年入黨的老革命,大革命失敗以後,在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是有名的「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之一。1930年回國後在紅軍中擔任軍團政委,地位顯赫。浦代英回憶:

1934年……紅十軍團分兵兩路向皖浙邊和皖南行動,與占絕對優勢的敵人艱苦奮戰了兩個多月,損失慘重。在安徽黃山南麓譚家橋地區的遭遇戰中,樂少華中彈數處,和犧牲了的戰士一同倒在血泊中。後來群眾在掩埋紅軍戰士的屍體時發現他還活著,趕緊把他送到了紅軍的轉移部隊。1935年1月底,紅十軍團返回閩浙贛邊蘇區時,被敵人合圍在懷玉山地區,經過頑強戰鬥,彈盡糧絕,指揮員大部分犧牲,方誌敏、劉疇西被捕,後來在南昌英勇就義。紅十軍團機關人員、後勤人員和傷員(包括樂少華)等先頭部隊在粟裕參謀長率領下突圍脫險,繼續從事游擊活動。樂少華因傷勢嚴重,被秘密轉回浙江家鄉養傷。1936年,他的身體漸漸復原,當時,黨中央需要一批工人出身的黨員幹部,就把他調到了延安。(浦代英著:《無悔的歲月》)


卓琳和兩個姐姐及大姐夫樂少華在延安的合影

樂少華是於1952年1月15日在家裏開槍自殺的,時任東北人民政府工業部副部長兼東北軍工局局長。這樣一個幾經生死的黨的高級幹部為什麼會自殺呢?

浦代英後來回憶丈夫自殺後的情況:

「到底出了什麼事?」我迫不及待地問,“是我的孩子們出什麼事了嗎?”

「不,不是孩子,是樂少華出事了。」

我的腦袋「嗡」地響了一下。

「樂少華?他出了什麼事?!」

「他自殺了。」

「什麼?!」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們說什麼?你們說樂少華他……」

他們又說了一遍。這次我聽清楚了,他們在告訴我一個無情的事實:樂少華自殺了!……

工業部的領導陪同我進了卧室,我看到房間裏並沒有什麼異樣。但是,當我的目光停留在床上那個用白布單掩蓋著的軀體上的時候,我的心一下子緊縮了起來.我意識到那就是樂少華。

工業部的領導告訴我,就是在這裏,樂少華用他的手槍……


1936年12月,陳賡等「西安事變」期間在三原。前排右起:聶榮臻、楊尚昆、樂少華。後排右起:羅瑞卿、陳賡、周子昆。

……好長時間我才清醒了過來:樂少華真的死了!浦代英著:《無悔的歲月》)

不久,東北局、紀檢會關於樂少華的審查結論出來了。

審查結論認為樂少華生前犯了三個嚴重錯誤:一是他曾經做決定用公款為軍工局處以上的領導幹部每人買了一塊手錶,被認為是集體貪污,樂少華要負主要責任;二是他曾經派人到農村收購農民的糧食,在當時的形勢下,被認為是對農民的剝削;三是他曾經指示有關部門將從日本人遺棄的炮彈中取出的黃色炸藥賣給天津商人,在這場交易中,樂少華有收受賄賂之賺。浦代英著:《無悔的歲月》)

浦代英說:

這三種錯誤,在三反、五反運動中是嚴重的,但更為嚴重的是他的自殺。在當時人們的政治意識中,任何人都不僅僅屬於你自己,你既然是一個革命者,是一個共產黨員,那麼,你的一切,包括生命就都屬於革命事業,屬於黨。推而淪之,一個人的自殺也就不僅僅是一種個人的行為,而是對革命、對黨的背叛。對於這種「叛黨」行為,黨應當給以嚴厲的懲罰。結果是:樂少華死後被開除了黨籍。(浦代英著:《無悔的歲月》)


樂少華資料圖

到底是誰整了樂少華,誰是禍首呢?浦代英在回憶錄中沒有明說,只有一段這樣的話:

當時,東北人民政府的主席是高崗,這是一個極有政治野心的陰謀家,東北的三反、五反運動在他的領導下,從一開始就做得過分:任何一個人,只要有人寫他的揭發材料,他馬上就被抓了起來,進行審查,不管所揭發的內容是真是假,也不管你個人有沒有精神壓力;在處理的過程中,對很多案件也不作充分的調查,只憑一面之辭,就草率地給人下了結論。有的人因此長久地蒙上了不白之冤。(浦代英著:《無悔的歲月》)

對於樂少華的自殺,沒見到過連襟鄧小平的評價。

兩年後,鄧小平揭發高崗反黨陰謀。1954年8月17日,高崗自殺身亡,死後被開除黨籍。

樂少華的死禍及後代。他們的長子黎男在哈軍工畢業獲悉父親死亡的真相,鬱鬱寡歡,由此患上抑鬱症,住進了精神病院,最後於1966年10月在昆明溺亡,因患精神病溺亡的詳情不明,時年27歲。

1980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宣佈對樂少華平反昭雪,恢複名譽。


文革時期的鄧朴方

第二位自殺者:長子鄧朴方

視台的《面對面》節目的一次採訪中談過:

記者:最後是什麼樣的壓力情況下,會讓你感覺到(絕望)?

鄧朴方:說老實話,我自己也很革命,當你非常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很強烈的革命者,被當做反革命,你處處被作為反革命的時候,那個時候是不能忍受的,所以一旦聽到他們開始稱呼我反革命,我就想我到頭了,該結束了。

記者:你開始採取這個極端的行動的時候,肯定是抱著一個必死的(想法)。

鄧朴方:對,當時的想法就是已經到頭了。

鄧朴方確實是很「革命」的,即追求進步,在班上一直擔任團支部書記。他跳樓就是因為那個「反革命」。196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後,鄧小平被打倒,在北京大學物理系學習的鄧朴方被北大造反派偷偷聶元梓等人當做鄧小平罪證的突破口,於是抓住他說的一句話把鄧朴方看守起來,讓他來揭發父親。

在看押期間,1968年一天,他被宣佈為「反革命」:

北京大學有一個校園廣播站,每日定時廣播,高音喇叭在校園的每個角落都聽得見。一次,廣播站在播說北大新聞時,突然宣佈:經查獲,「黑幫老大」鄧小平的兒子、我校物理系學生鄧朴方,與某某等人結為“反黨小集團”。


60年代鄧小平全家福。左起:卓琳、鄧榕、鄧朴方、鄧小平、鄧質方、鄧楠、鄧林。

這個消息正好被鄧朴方聽見,雖然是無中生有的新聞,但當了「反黨集團」分子還得了?對鄧朴方是一個莫大的打擊。為了表示自己沒有反黨,證明自己的清白,絕望之中的鄧朴方情急之下採取了一個決然的行動,決定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

剛剛少年長成且又血氣方剛的鄧朴方選擇以死證明自己清白,一他確實沒有反黨且對認為自己對黨是忠誠的;二以這種方式也表明了他多少還有些幼稚,死前他還偷偷寫下了絕命書,其中說:

我無限忠於黨,忠於毛主席。但是,由於我對「文化大革命」很不理解,特別是對我父親的問題很不理解,在「文化大革命」中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這些話涉及到無產階級司令部核心秘密的事,這些不能擴散。現在造反派非要我講(不可),我不能講。在這種情況下,我實在無路可走了……

然後,鄧朴方利用上廁所的機會,推開一扇窗,從三層樓上一躍而下。結果,身體在空中被一根鐵絲於腰部攔了一下,之後翻了一個滾,背部先落地。「嘭」的一聲落地,他的脊骨第一腰椎和第十二胸椎骨折斷了。掉在地上後,他當場暈了過去。


1974年鄧小平一家在北京

若干年後,有傳說說是有人把鄧朴方從樓上推下去的。一次,鄧朴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坦誠地說:「沒有。我當時實在無路可走,我絕望了。我是自殺的。」

為什麼鄧朴方被打成反黨集團呢?鄧朴方後來回憶:

(他們)說我攻擊江青。我也不是攻擊,就是江青在北大講話時很不像樣子,我在底下說了一句看你猖狂到什麼時候,被人聽到了。

鄧朴方跳樓後的情況是悲慘的,鄧榕回憶:

朴方摔傷後,北大造反派也慌了。他們把鄧朴方送到一家醫院,醫生一聽是「第二號走資派」的兒子,竟然拒絕治療。此後一連送了幾家醫院都不收。……後來聽說聶元梓急了,硬讓與她同一派的北醫三院手下了事。(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第96頁。)

1971年初,聶元梓被隔離審查,限制行動自由。1978年4月19日,她被捕入獄。1983年3月,57歲的她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判處17年徒刑、剝奪政治權利4年。1984年6月,她準保外就醫,1986年獲得假釋,住在北京親戚家的一幢老舊樓房。

鄧朴方在父親復出後,立志為殘疾人服務,創立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成為中國殘疾人事業的開創者。


鄧小平胞弟鄧蜀平

第三位自殺者:二弟鄧蜀平

在廣安鄧氏四兄弟中,老三鄧蜀平也算是一個傳奇。但是,他從開始到結束都充滿著悲劇的色彩。在毛毛(鄧榕)寫的《我的父親鄧小平》一書中這樣介紹他:

我的三叔鄧蜀平(鄧先治)解放前是個小地主,人沒有什麼本事,還抽點鴉片煙。解放後父親把他送去戒了煙,讓他受了點革命教育,然後一直在貴州省六枝地區做點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間,因本人的地主成分和他兄長的倒台受牽連,被迫害致死。(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

鄧蜀平的悲情色彩從他少年時就蒙上了。在他之前兩個哥哥鄧小平、鄧墾先後出川求學,成為了有用之才。但他卻遭到父親的堅決反對。1936年春節一過,他瞞著家人不辭而別準備外出闖天下。結果引發悲劇:

父親為了找回他,病情惡化客死異鄉。輾轉得到消息的他不得不在悲痛和失望中回家弔喪,安埋父親。

從此,鄧蜀平不得不在家鄉娶妻生子,還承繼父親的衣缽,當起了「袍哥老大」,以後因為鄧家的威望,還當上了廣安縣國民党參議院參議長等職,變成鄧榕所言的“小地主”。但是,這個小地主並不小。熟悉鄧蜀平的西南人民革命大學教員尹騏後來回憶:

鄧家在川北廣安縣雖不是豪門巨富,但也算是一戶擁有不少土地的殷實人家。(尹騏:《鄧小平之弟鄧蜀平的故事》。)


1956年1月,興義專區(現為黔西南州)對資改造會議代表合影(第三排右一為鄧蜀平)

鄧榕說他「人沒有什麼本事」,可能是與他的兩個哥哥相比吧。事實上,解放前,鄧蜀平在廣安還是一個知名人物。

他還不完全是一介平民,而是在當地有一定影響的,甚至被認為是一位能夠呼風喚雨的人物,他參加過在當地很有勢力的幫會組織,被人稱為「袍哥」大爺。他在當地說話辦事,就是國民黨的縣太爺也不能不給他點面子。(尹騏:《鄧小平之弟鄧蜀平的故事》。)

1950年春,鄧小平擔任西南局書記後,把他召到重慶,吩咐說:立即回協興去,把全部家產分給窮苦農民,一樣不留。鄧蜀平立即付諸行動。然後,帶著老婆謝全碧雙雙進入了西南人民革命大學。

此時,他已經年過四十。

在西南軍政大學畢業後,鄧蜀平和老婆一起分配去了貴州工作。尹騏回憶:

直到20年之後的「文化大革命」中期,我從北京到貴州的一所大學去任教。在省城,我遇見了兩位當年在西南革大的同事,順便就向他們問起了一些當年被分配到貴州去的學員情況。關於鄧蜀平,他們說他一直在貴州工作,表現也一直較好。後來被當作「民主人士」而受到了重用,當過郎岱的副縣長,後又調任六盤水特區的六枝市副市長。「文化大革命」的風暴突然掀起後,以鄧蜀平的特殊經歷和地位,自然是在劫難逃的。況且,鄧小平在「文革」前期一直被定為黨內第二號的“走資派”。

鄧蜀平的離開川北老家以及後來的參加學習,安排工作,獲得「重用」等等自然都被看作是鄧小平“包庇”的結果。鄧蜀平在貴州那個偏僻地區就更是被斗得死去活來。到最後,他就乾脆“自絕於人民”,畏“罪”自殺了。(尹騏:《鄧小平之弟鄧蜀平的故事》。)


鄧蜀平之墓

鄧蜀平自殺的具體情況不詳,但他自殺的時間是1971年3月15日,年僅58歲。

其實,這個時候,鄧小平在江西新建縣,情況比文革初期要好多了。在他自殺過了恰好一年後,1972年3月10日,中共中央作出《關於恢復鄧小平同志的黨組織生活和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的決定》,鄧小平再次復出。

對於樂少華、鄧朴方和鄧蜀平三人自殺,鄧小平是什麼態度?

鄧榕講述了在鄧朴方跳樓一年鄧小平夫婦獲悉兒子自殺前後情況的反應:

聽了(鄧楠講述鄧朴方的情況)後,媽媽哭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孩子會落到這樣悲慘的境地。女兒來時的歡愉之情,此時已一掃而光。媽媽的心被刺痛了,她止不住心中的悲痛,一想起就哭,一想起就哭,一直哭了三天三夜。父親還是無言,只是不停地抽著煙。鄧楠走後,父親勸慰母親,既已如此,要盡量想辦法讓兒子得到治療。(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

對樂少華、鄧蜀平,不見鄧小平有過何種評論。有人記述了謝全碧見到大哥鄧小平的情況:

謝全碧曾於鄧小平第三次下台期間到過北京。一進鄧小平家門,謝全碧就哭了。沒有上班的鄧小平全身心投入到栽花種草和養鳥上。他對謝全碧說:「哭有什麼用!你看這隻小鳥,你以為它想呆在籠子裏嗎?身不由己啊!不過你看,它還是滿自由的呢。」隻字不提自己的事,也不問兄弟死去的情況。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