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澳洲研究證酒精危害遠超毒品 嚴重損害社會不容忽視

毒品與酒,傷身沒朋友,妻離子散孤身走

由於嗜酒成癮,維省一男子被告知他將在一年內離世。

53歲的澳洲男子David Reichmann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他表示他曾兩次輕微中風,但這也阻止不了他每晚喝到爛醉,甚至從酒店帶一瓶波本威士忌威回家繼續的「慢性自殺行為」。

David Reichmann(網上圖片)

David Reichmann習慣在床邊放一瓶威士忌,但如果那個星期他買不起烈酒,他就會把工業酒精和汽水混在一起代替。他表示,他早上總是會忍不住要喝杯咖啡,並且需要喝酒才能平復情緒。

一項新的全國性研究表明,酒精對澳洲社會的總體危害最大,超過甲基苯丙胺(冰毒)和海洛英(白粉)。該項澳洲首創的研究由墨爾本St Vincent醫院出資進行,共檢查了22種藥物,並測量了這些藥物對個人的危害以及對整個社會的損害。

(設計圖片)

作為研究的一部分,25名毒品危害專家(包括一線急救人員、警察、成癮專家,醫生以及在福利署或流浪者之家工作的人士)根據毒品對使用者所造成的傷害(包括疾病、傷害及死亡)而對這些毒品進行了0-100分的評級。他們還研究了毒品對服用者家庭及廣泛社區所造成的影響,比如暴力、犯罪、失業、經濟成本,及關係破裂等。

(設計圖片)

目前,酒精被列為對澳洲社會危害最大的藥品,毒品危害專家對酒精的打分是77/100,緊隨其後的是冰毒(66分)、海洛因(58分),和芬太尼(51分)。除了每天飲用多達23份標準單位的酒以外,Reichmann還會抽大麻,他也經常吸食冰毒和海洛英。但酒精是當中最容易得到的藥物。

 Reichmann表示,酗酒使他與所愛之人的關係破裂,更使他失去工作,因為喝醉了的他「完全靠不住」。

(設計圖片)

研究負責人Yvonne Bonomo副教授表示,每年大約有六千名澳洲人死於與酒精相關的傷害,即約每90分鐘就會有一人死於酒精危害。然而,多達50萬澳洲人無法從酒精和其他藥物治療服務中獲得他們所需要的幫助,而他們最急需的幫助便是戒除對酒精的依賴。

(網上圖片)

Bonomo補充指,雖然冰毒和海洛因無疑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但酒精的危害是不容忽視的。

發表在《精神藥理學雜誌》上的《澳洲藥物危害排名研究》顯示,據估計,澳洲社會每年花在酒精上的錢多達68億澳元(約港幣370億),而花在甲基苯丙胺(冰毒)上的錢則約為50億澳元(約港幣272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