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海外留學醫科生 冀毋須海外實習可回港考執業試

海外醫生想回流本港執業

資料圖片

近期醫委會探討放寬海外醫生應考本地執業試的可行性,按照本港法例,海外醫生需要在外地完成實習及當地考試,才可應考本港執業資格試。

楊震宇(左)及陳雪怡(右),原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擔任護士,四年前離港讀醫,明年便會畢業。

不過,有從香港到外地留學的醫科生表示,外地實習機會少之又少,海外醫科生未必取得當地的實習機會,若未能完成實習便無法取得海外正式註冊,變相未符合本港執業試資格,「兩頭不到岸」。他們建議本港容許持有香港身分證的海外醫科生,毋須海外實習也可以返港考執業試,再在本港公立醫院實習,以便取得本港正式註冊,估計每年至少吸引二十人回流。

現年三十五歲的楊震宇及三十一歲的陳雪怡,原本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擔任護士,他們一直渴望成為醫生,四年前離港,先後入讀一間由愛爾蘭及馬來西亞合辦的醫學院,現已是四年級醫科生,明年便會畢業。

不過他們指,因為愛爾蘭的實習配額較少,會先安排當地醫科生實習,外地生只有四分之一人獲得實習機會,其他人就轉至澳洲、英國等地尋覓實習機會,但大多數人同樣未必有位。若未能完成實習訓練,等同沒有海外正式註冊,而本港法例第一百六十一章《醫生註冊條例》規定,海外醫生參加本地執業資格試的條件為,完成至少五年醫委會認可的醫學訓練,需要包括駐院實習,否則不符合應考本地執業試資格。

資料圖片

他指,未實習的海外醫科生回流本港方法較為迂迴,若就讀地方未能提供實習空缺,便要花一年時間到澳洲及英國等毋須實習便可以考試的地方應試,若順利覓得實習,便再用一年受訓,之後再來港考執業試,此關卡令部分海外醫科生難以回流本港。 實習位大多留當地生 楊震宇表示,當初遠赴留學讀醫已知道相關要求,但未想過尋找實習機會的難度甚高,更指海外醫學院大多數優先預留實習位予當地學生,「原本打算到新加坡實習,但因為當地開始收緊外來醫生的門檻,而且馬來西亞跟新加坡的政治關係造成阻礙」。

他表示,有朋友繳付以百萬計的學費到海外求醫,但最後未能得到實習,也未能回港考試最終只能從事研究工作,「有心行醫,但政策卻阻撓我們回來」。 雖然若最終未能在港註冊從醫,楊震宇及陳雪怡坦言還可以重操故業做護士,但他們認為本港應該拆牆鬆綁,先容許持有香港身分證的海外醫科生,即使未完成海外實習及註冊,亦可來港考執業試,再到公立醫院接受實習培訓,或本港兩間醫學院替他們先安排實習位置,認為變相亦可增加公立醫院人手。

楊震宇指,他在校內今屆醫學院已有十名港人同學,連同世界各地醫學院保守估計每年至少有二十人可以投考本地試。 「家在香港,在香港土生土長,仍然『放不下』這個城市。」香港正值多事之秋,移民與否再次成為港人熱議話題。離開是艱難之舉,但留下來也見不得是容易的決定,但有人仍然希望回港服務市民。

資料圖片

海外醫科生楊震宇坦言,倘有成為醫生的一天,他希望繼續在公立醫院工作,香港可以有更多具同理心的醫生,「達官貴人就即時獲得治療……但其實基層市民更需要大家照顧。」 香港可有更多同理心醫生 楊震宇在港接受中小學教育,之後到澳洲修讀護理系課程。學成歸來,他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及廣華醫院內科經歷了六個寒暑,見盡資本主義下香港的悲哀,「接觸社區會發現貧富懸殊問題,富裕一族生病馬上就可以求醫。」他留意到,「達官貴人」到公立醫院求診,院方往往請來較為資深的顧問醫生應診,「他們就即時獲得治療……但其實基層市民更需要大家照顧。」

他說,自己祖母亦是受害者之一,因她是糖尿病人,同時患有天疱瘡,故免疫系統較衰弱,最終要輪候一年才獲公院皮膚科醫生接見,對現況感到失望。「醫生不足真是好影響(病人),有些病人不是『無得醫』,若病人獲得即時醫治仍然可以保持quality of life(生活質素)。」 同樣為海外醫科生、曾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工作的陳雪怡,本港現時大部分醫科生都是富裕一族,留意到他們跟病人溝通的時候缺乏同理心,或許源於社會地位的分別,對此覺得十分感慨。楊震宇亦指:「有些醫生只是純粹醫病,但令我堅持讀醫的原因,是我不想成為一個這樣的醫生,或者我想香港有更多具同理心的醫生,(與病人)談多幾句不是用你很多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