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經濟急滑,花紅凍過水

你試試問人借錢,說要借十年,但不單止不願意付利息,還要人家每年給你0.35厘的手續費,你估對方會有何反應?肯定會把你這個瘋子掃地出門。

不過這種荒誕的事情,現實卻正在發生,德國10年期國債債息是負0.352厘,創了歷史新低,即是說,德國政府問你借錢,還要你每年支付0.35厘利息給她。不要以為德國的情況獨有,大國之中,日本的10年期國債債息是負0.13厘,法國的10年期國債債息是負0.05厘。這些國家問人借錢,全部都要貸款人支付利息。出現這樣離奇的情況,主因是這些國家的利息超低之餘,也在進行或者曾經進行「量化寬鬆」。

所謂量化寬鬆,即央行印鈔票購買市場上債券或者其他證券,當歐洲央行瘋狂印鈔購買德國國債,就會把德國國債債價大幅推高,相反地會令到債券出現負利息。歐洲央行這樣做是要想推低債息,逼使銀行大量放錢到市場去催谷經濟。另外,利息低亦可壓低了歐元匯價刺激出口。不過,歐洲真的是病了,2015年推出新一輪量寬,也救不起經濟。

摩根士丹利估計全球採購經理指數繼續下滑。

JP摩根估計全球採購經理指數繼續下滑。

現時全球經濟很差,特別是歐洲。PMI(採購經理指數)是量度經濟熱度的指標,50是臨界點,高過50,顯示經濟正在擴張;低於50,說明經濟正在收縮。6月份的全球製造業PMI只有49.4,跌至六年半以來低位,低過5月的49.8,也是2012年下半年以來首次連續兩個月不足50。

而歐洲的數據更差,6月的Markit製造業PMI為47.6,低過5月的47.7,是連續5個月處於萎縮區。順帶一提,香港及國內的PMI亦低於50,中國6月PMI為49.4,與5月持平,而香港的6月PMI為47.9,雖然較5月的46.9,略有回升,但已經是連續15個月處於收縮區域。

再看看歐洲,歐洲面對這樣差的經濟環境,市場估計歐洲央行很快會再度量寬放水,因此債息先行搶跌。摩根士丹利估計歐洲將於今年第四季重啟量寬,並預期歐元區今年及明兩年經濟增長會下降到只有1%,所以歐洲央行要用量寬去救急。本來,量寬會推低匯價,對經濟有一定的刺激,但在大洋彼岸的美國也可能於7月底減息,美國總統特朗普更大力喝罵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認為如果聯儲局不快速減息,將推低美國經濟增長。

美國於7月1日宣布對額外的40億美元的歐洲貨品加徵關稅,把對歐洲輸美貨品加徵關稅的規模擴大至250億美元。特朗普四面出擊,除了與中國大打貿易戰之外,亦擴大與歐洲貿易戰的規模,警告歐洲不要以為推出量寬,就可以增強對美國的出口的競爭力。歐洲這個已經病入膏肓的病人,惟有加大力度印鈔票,進一步推低歐洲國債的利息,希望減低意大利這些負債累累的成員國的利息開支,勉強續命。除了歐洲之外,全球經濟因為美國開打貿易戰拖下深谷。

香港的狀況亦相當不敢恭維,今年首季GDP增長只有0.6%。看香港大學經濟及商業大學策略研究所的預測,今年年頭,港大還預測香港全年經濟增長會減慢至2.8%,略低於2018年的3%,但港大在4月及7月的預測,分別調低全年經濟增長0.5個百分點,即是說,港大已經把今年經濟增長調低至1.8%,遠較去年的3%為低,亦較年初的預測大幅調低了一個百分點。

香港受中美貿易戰影響,經濟下滑已經是不爭的事實。6月以後,反《逃犯條例》的浪潮洶湧,在6月上旬,對本地旅遊及消費的影響還未很明顯,但到了6月下半段,影響開始陸續浮現。部分在香港舉行的大型會議被取消,持續不斷的示威行動,亦令到外地遊客卻步,零售界對7月的銷情不敢樂觀。在這樣搞下去,企業盈利勢必下滑,打工仔的花紅亦會受到影響。

更慘的是,美國減息、歐洲將重啟量寬,全球資金將更加寬鬆,將推升資產價格,本地的樓價還可能會再上。政府仍受困於《逃犯條例》風波,但如果再不想方法盡量加快本地樓宇的中短期供應,恐怕下一波的樓價上升,將伴隨著香港經濟放慢而來臨,對市民是雙重打擊。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