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朱德:新婚之夜送給康克清什麼紀念品?


朱德和他的第四任妻子康克清(資料圖)

1929年三、四月間,長汀鶯飛草長,一派春光。因為這是在紅軍兩次戰鬥間相對平靜的一段日子,城裏呈現出了一種少見的熱鬧與繁榮。

朱德和康克清的婚禮在辛耕別墅的軍部里舉行。

康克清白天照常出去工作,只是比平時回來得要早一些。

沒有八抬大轎,沒有敲鑼打鼓,沒有大箱小包的陪嫁,沒有鳴鞭放炮……康克清隨著曾志「走」了。

所謂「走」,也不過是從辛耕別墅的東院搬到朱德所住的西院,其距離,也不過是幾十米。朱德的住處是兩間一明一暗的房子,外邊的一間是辦公室兼會客室,裏邊的一間是卧室。

幾個女兵跑進來,嘰嘰喳喳地笑著、鬧著。平時康克清同她們又說又笑,又打又鬧,可這時真有點難為情:突然不知誰喊了一聲:「看!朱軍長來了,新郎官來了!」

康克清抬眼看去,朱德真的走了進來,跟在他後邊的是毛澤東和幾位紅軍的首長。

永遠是那麼爽朗的陳毅用他那特有的大嗓門和濃重的四川口音說道:「朱軍長今天容光煥發,我陳毅當然要借光呷酒嘍。新娘子,你說要得要不得?你要曉得,是我把你帶進紅軍隊伍里來的。你同朱軍長結婚,我陳毅是第一大功喲,你要不要多敬我幾杯酒?」

毛澤東指著陳毅笑著說:「你陳毅就是喜歡耍,你看人家江西妹子都害羞了。」

「哈……」大家都笑起來。

朱德憨厚地笑著,用他那僅有的、這次打下汀州後同每個戰士一樣分得的4塊銀洋,又向警衛戰士借了幾塊錢,叫人買了幾個罐頭幾斤酒,算是結婚給大家擺的喜宴……

夜深了,大家散去,屋子裡只剩下朱德和康克清兩個人。

朱德拿出一個紙包讓康克清打開,說:「桂秀,這是我們結婚的紀念品——兩枚金戒指,你收下吧。」

「都參加革命了,還講究這個。」康克清微笑著說。

「反正已經買了,你就保存著,也許以後會有用得著的時候。」朱德悄悄問:“和我結婚,你是不是有什麼擔心?”

「別的倒沒什麼。」康克清說:“我只擔心,會不會影響我的工作。”

「那當然。」朱德說:“要革命的婦女就不能當官太太,當官太太就不能幹革命。這樣好了,平時你還繼續干你的工作,必要時還可以和女兵們吃住在一起。如果不是打仗,你只是星期天回來住,好不好?”

康克清愉快地、羞澀地點了點頭……

就這樣,他們開始了漫長的革命伴侶生涯。無論是風和日麗,還是狂風暴雨;無論是億萬群眾熱烈歡呼讚頌,還是急流惡浪反覆無情地衝擊,他們的感情始終堅如磐石。

本文原載於《我的奶奶康克清》,朱和平 著,解放軍出版社出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