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文革」中周恩來為何批示逮捕親弟弟?


周恩來同弟弟周同宇一家合影(資料圖)

1975年5月的一天,周同宇結束了長達7年的監禁,悄然回家。此時,他的親哥哥周恩來已經病入膏肓,而他卻不能親往探視。因為,他是一個被控參與組織反革命、被哥哥親筆批示拘捕的人。

此前7年的某個子夜,凌晨一兩點,一名首都衛戍部隊的軍官帶著幾個軍人來到周同宇住在北京機織衛衚衕27號的庭院,向周同宇宣讀了拘捕令。

根據他女兒的講述,作為周恩來的弟弟,周同宇1924年就加入中國共產黨,如果不是因為一個姑娘讓他飽嘗失戀之痛,他可能不會脫離革命的道路。失戀了,他跟上級請假去了外地,原則性很強的哥哥誤以為他擅離職守,嚴厲地批評了他。可能是因為性子倔強受不了哥哥的責備,也可能是因為小資產階級的搖擺性,周同宇脫離了哥哥終生為之奮鬥的組織。

脫黨後也為中國革命做過一點貢獻的他,在哥哥入住中南海的日子裡,並沒有顯赫起來。從北京市直機關到國務院直屬機關,他始終是個芝麻粒大的小幹部。由於身體不太好,被捕時他已經提前退休好幾年了。退休後,在中共培訓黨外人士的社會主義學院,作為政協委員的周同宇與同為政協委員的國家主席的某個妻舅,以及兩個教授相處甚歡,經常聚在一起吃飯聊天。

禍根由此種下,至於被捕入獄的真正原因,我看到的說法有兩種:一種說法是周恩來連累了他。周恩來的政敵希望藉此攻擊周恩來,就無限上綱上線,弄出一個反革命聚餐會,把他弄成涉嫌參與反革命組織的壞蛋。還有一種說法是國家主席的妻舅連累了他。國家主席被打倒後,他的妻舅受到株連,被抄家了,審查者從其家中的請柬中,發現了周同宇等人的名字,紅衛兵懷疑他們從事特務活動,就將周同宇之外的人全部抓起來。風聲鶴唳中,一位老教授自殺了。死人了,問題大了,材料很快上報到中央文革小組,該小組的一名成員批了一筆,說請總理閱。

不管是哪種說法,最後的結果都是將周同宇交給了周恩來。可能是為了避嫌的原因,周恩來還將此事報告了主席。主席提出兩個建議,一是交給紅衛兵,一是交給首都衛戍部隊,控制起來後再由組織查證,並坦言自己傾向於交給首都衛戍部隊。當主席請周恩來酌處的時候,他給公安部的兩個負責人寫了張批條,請他們命令首都衛戍部隊,連夜將周同宇拘留審訊。批條上,周恩來還用蠅頭小楷註明了弟媳和六個侄兒侄女的姓名,末尾還不忘寫上弟弟家的住址。

依照中國文化傳統,這是一則大義滅親的故事。

要說周恩來完全沒有保護無辜的弟弟,也與部分文獻的記載不合。據說,周恩來向主席報告之前,曾找首都衛戍區的將領商議過,對方建議周恩來,與其讓紅衛兵亂來,不如把他交給軍隊,用拘捕的形式把他保護起來,與部長以上的高官關在一起。這就像獨木舟拴在大船上,驚濤駭浪中,固然險灘不斷,但船翻人亡的可能性會小得多。

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失去自由的周同宇保住了性命。

周同宇被釋放回家,不過半年,哥哥就溘然長逝。舉國哀悼中,7年未曾見過兄長的周同宇卻不能出席追悼會,因為他還未徹底平反。他只能自設靈堂在家祭奠。當時的他可能並不知道,哥哥在臨終前依然惦記著他,拜託夫人照顧他。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