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女童被租客帶走失聯 父親趕回浙江後與妻子辦離婚

(原標題:淳安10歲女孩失蹤案諸多細節令人費解,孩子父親昨晚接受都市快報專訪)

7月10日,全國都在找這個女孩!


7月4日早上,杭州淳安女孩章子欣在家中被租客以當婚禮花童為由帶走,隨後失聯。

最新!杭州9歲女童失蹤,帶走她的租客寧波東錢湖自殺,警方還在象山一帶搜尋!其父:對方沒要過一分錢

最新消息

截止發稿前,孩子還沒有找到。

10日傍晚,救援人員在搜救海域旁的一個涼亭內,發現了孩子的市民卡。


發現市民卡的位置

10日下午,寧波市象山縣雄鷹應急救援隊得到警方提供的信息後,對海面兩海里的範圍進行了搜索。據悉,共有7支救援隊,260多人參與救援到救援當中。





19時20分左右,因為退潮,海面上有很多礁石,水情複雜,搜救艇返回,計劃等潮水情況再下水搜救。




根據潮水預測,救援隊預計明早8點會再次進行搜索。

10日晚,失蹤女孩的父親章軍接受了快報的獨家採訪。

根據孩子爸爸章軍整理的事件時間軸:

這對租客和章家最初的接觸就在6月20日前後,村子裡有一家連鎖酒店,這對租客在攜程上預定了村裡這家酒店的房間,預定時間6月12日,入住了酒店7、8天,之後開始在村裡走動,來到了章家。

章家只有兩個老人和孩子。孩子的爺爺奶奶都在家務農,平時種了一些果樹,賣水果為生。每個月,遠在天津的章爸爸會打錢過來,維持孩子和爺爺奶奶的生活。

這對租客先和孩子爺爺奶奶商量,要租章家的房子。章家是一棟自建的房子,章爸爸曾經想做民宿生意,將家裏改造,幾個房間有空調和衛生間。最終雙方談下來,租金每個月500元,先預付了500元。這對租客還提出大概7月10號左右還有一個朋友過來,再租一個房間,總共每個月1000元。

這兩名租客很大方,看到一隻土雞,曾花150元買下來吃,也藉此和兩位老人建立了信任。但之後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兩位老人的預期。

話給天津的章爸爸商量。

章爸爸電話里就反對,提出就算要去也要爺爺跟著一起去。但老人並沒有意識到有問題。章爸爸不放心,3號當天晚上還給父母打了好幾個電話,不同意女兒單獨和租客出去。

結果到了4號早上,章爸爸得到消息,女兒還是跟這對租客走了。

他不放心,向租客索要了微信和電話聯繫方式。

租客答應7月6號晚上會將女孩帶回村子。

期間,章爸爸一直和男租客保持聯繫,對方也發來視頻照片,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儘管租客帶著女兒去的地方並不是上海,但當時章家人並沒有把事情往壞處想。


直到了6號下午,章爸爸問對方什麼時候能夠送女兒回家。男租客提供了一張火車票訂票信息,章爸爸發現了一個疑點:這張訂票信息上有一排小字顯示這張票已經被取消,他開始懷疑,感覺不對勁,打算訂票趕回浙江,但是當天天津到浙江的高鐵票賣完了,章爸爸最終買了Z字頭的火車票,在火車上站了一夜趕回了浙江淳安。

到了7號,章爸爸繼續聯繫男租客。

當天中午12點左右,他聽到了女兒失聯之前最後的聲音,當時女兒在電話里告訴他,自己在象山北(音),後來他回憶,女兒當時的情緒很穩定,並沒有異常。

到了7號晚上6點,男租客說充電器壞了,手機快沒電了。章爸爸越來越緊張了,提出自己開車過來接孩子,但被對方拒絕。也提出讓對方打車淳安,車費由他來承擔,男租客說好的,但此後手機關機,再也沒有聯繫上。



章爸爸和姐夫一起在8號下午趕到了寧波,入住了火車站附近的一家酒店(不是女孩曾入住的橘子酒店)。

根據淳安警方提供的線索,孩子和租客曾經在6號入住火車南站附近的橘子酒店,7號退房。他最先到酒店找線索,散發了300多份傳單,但並沒有得到有效的線索。能夠確認的是,孩子和這對租客入住時在一個房間。

章爸爸和姐夫在7月9日住進了女孩曾經住過的橘子酒店。他們也找了寧波當地的警方幫忙尋找女兒。

話,要他到象山,象山松蘭山有線索。

話,租客已經自殺。他腦子裡只想著一件事:女兒一定要好好的,不管怎樣,都要找到女兒!

孩子的媽媽在哪裏?

章爸爸告訴我,他和孩子媽媽的感情在2015年出現了問題。當時他還在紹興打工,夫妻倆人鬧了矛盾以後,孩子媽媽就離家出走了,他也曾經試著找過幾次,想和孩子媽媽複合,但都沒有成功。

2016年,聽說孩子媽媽去了廣東(有親戚在廣東),章爸爸也去廣東找過孩子媽媽一次,但倆人沒有和好。當時身上的錢也快花完了,聽一個朋友說天津有份工作,章爸爸就去了天津,一直到現在。

孩子媽媽再度出現,就在一個多月前,她主動加了章爸爸的微信,提出離婚。

7月6號從天津趕回浙江的章爸爸,在7月8日見到了孩子媽媽,在淳安辦理了離婚手續。

章爸爸一直希望這個家不要散,直到辦理離婚手續那天,他還是希望孩子媽媽有天想回來就回來,一家人好好的。

孩子失蹤後,章爸爸曾給孩子媽媽發微信,說孩子被人帶走了,但並沒有說失蹤。

「我想她肯定知道了,那麼多媒體關注,信息鋪天蓋地。」但截至到7月10日晚上22點,孩子媽媽並沒有出現。

章爸爸說,只要人沒有找到,就不放棄,繼續找。現在,他什麼都不想,只想找到女兒。哪怕是最壞的結果,也要找到女兒。

7月10日,23:00,夜已深。

孩子,你在哪裏?

7月10日18點58分,寧波象山公安在微信公眾號發佈最新的警方通報。

· 淳安女童失聯情況通報 ·

2019年7月9日21時許,象山縣公安局接到杭州市淳安縣公安局協查要求,尋找失蹤女孩章子欣。

我局迅速組織警力協同淳安警方連夜展開調查。經查,章子欣與梁某華(男、43歲、廣東省化州市人)、謝某芳(女、46歲、廣東省化州市人)三人於7月7日19時18分許,在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現(監控顯示);22時20分許,兩人出現在監控畫面,未見小女孩;23時01分許,梁、謝兩人在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乘浙BT9**1計程車離開;經核查,梁、謝兩人於7月8日0時許在寧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目前,我局已組織警力會同縣水利和漁業局、爵溪街道、民間救援組織等多個部門及周邊群眾在女孩失蹤區域全面尋找。




失蹤小女孩情況:章子欣,女,9周歲,杭州市淳安縣人,身高130厘米左右,體態微胖,長發扎辮子,帶紅框眼鏡。失蹤當天身穿上白下綠連衣裙,灰色涼鞋。



若有知情群眾,請立即撥打110或聯繫象山縣公安局方警官13858250733、鄭警官13586800069。

象山縣公安局

2019年7月10日

延伸 · 推薦

杭州失聯女童搜救工作將於9點重啟 母親趕赴寧波

「如果孩子在海域失蹤的話,希望渺茫。」王先生說。目前,其家人焦急難耐,奶奶因自責日夜哭泣,而遠在重慶的母親也趕往寧波。父親則發文感慨,“女兒快點回家,爸爸想你!”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