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停止暴力 停止傷害

我深知寫呼籲停止暴力的文章,一定會被人圍攻,但看著昨天沙田新城市廣場的一幕,看著暴力的場面,也忍不住要寫了。

昨晚不止一個警員被幾十個示威者包圍暴打,由於落了單,被追打而無力還手,看了令人心寒,覺得香港為什麼亂成這個樣子。過去也想像不到,在一個人來人往的商場內,竟然會變成一個城市戰場。

嚴重衝突過後,有22人受傷送院,當中包括11名警員,一名警員在執行拘捕時被咬斷手指,亦有警員被毆至面骨爆裂。事件中沒有警察或示威者死亡,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單是示威者在橫壆街兩邊平台上掟下來的磚頭,已經隨時可以致命。

這些周末周日遊行,初時說是和平示威,但每次地區遊行,在合法遊行結束後,必有人非法佔路,警方等到晚上嘗試清場,必起暴力衝突,示威者由掟水樽、掟雨傘,到掟磚,這條暴力方程式,其暴線愈拉愈高。高危的暴力衝突,會否愈來愈多呢?

對高度暴力的示威和衝突,有人認為只要解決政治爭端就沒事了,我認為剛好相反,這解決不了,一則政治爭端的解決曠日持久,二則暴力是一種風氣,你將暴力合理化,暴力就會愈演愈烈,終至一發不可收拾,沒有大面積傷亡,群眾不會清醒,暴力不會停止。

你看泛民主派的議員就知,過去他們鼓吹「和理非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如今在泛民中「和理非非」的聲音安在?泛民在多年選舉中,先受激進泛民衝擊,再受本土派狙擊,以至泛民政黨內的少壯派,也認為不暴力不衝擊會失票,結果向暴力投降,任由政黨加入支持暴力的大軍當中,每有暴力,只罵政府,多離譜的暴力也不譴責,一切以選舉利益為先,忘記了他們當年參政為公義的初心。

我認為無論黃絲以至藍絲的市民,都不能靠政黨代言,要出來譴責暴力。從黃絲的角度而言,即使是和平示威的支持者,一般都不想反對暴力,會選擇視而不見,或者怪政府無能,怪警方部署等等,轉移了自己的視線,心中就重得平安喜樂,繼續支持抗爭。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樣變相支持暴力,會令自己的孩子,會令身邊的年輕人,迅即變成暴力行使者。當有一天你家的孩子,晚上回家時,滿手鮮血地很高興地告你,他打死了一個「黑警」,你才知道,你的孩子不再是你認識的那個人,那時後悔已太遲。先不說他可能受的懲罰,行使極端暴力,會根本改變一個人的性格。

如果你是一個藍絲,也要出來譴責暴力。你可能會覺得累了,那些新城市廣場圍毆警察的片段,你看也不想看,看多了會覺抑鬱。在朋友圈中,你也不想講多一句,以免吵架。但你也要出來反對暴力,你不說,人家說,歪理說十遍就變成真理,社會就是這樣不斷的暴力化,香港不再是你認識你愛的香港。

我早前寫的「烏合之眾」,人群聚合,本來已把平日的理性放在一邊,若有一些有心人蓄意搞事,情況更會日益失控。不同政見的人,可以統合在非暴力這一點上,呼籲停止暴力,停止傷害吧。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