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村醫辭職引關注 媒體:為健康守護人撐好保護傘


  鄉村醫生向重慶市雲陽縣龍角鎮泉水村村民沈傳傑(右)宣傳介紹醫療保障政策。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攝

默默無聞的鄉村醫生,連日來引發輿論關注。

近日,河南省通許縣連續出現兩起「村醫集體辭職」事件,印有數十名村醫簽名和紅指印的辭職申請令人觸目驚心。工作壓力大、工資發放不到位……村醫反映的諸多問題引發了人們對這一群體的關心和擔憂。儘管當地根據調查,否認了村醫工資被剋扣等問題,村醫也在不久後拿到了相應的補助金。但該縣也承認,在撥付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等資金方面存在遲延,影響了基層衛生工作的順利開展。

鄉村醫生是農村居民健康的「守護人」,也是我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的短板和最薄弱的環節。近年來,國家採取了一系列措施,提高村醫待遇、穩定村醫隊伍。如何撐好“保護傘”,解決村醫的後顧之憂與難言之隱,讓村醫更多、更強,已成為提升基層醫療水平的關鍵所在。

收入偏低 人才流失

從上世紀50年代的「赤腳醫生」,到現在的鄉村醫生,如今,即使在中國最邊遠的山區,也有鄉村醫生在堅守。作為發展農村醫療衛生事業、保障農村居民健康的重要力量,鄉村醫生的作用不可忽視。

但近年來,待遇不高、人才流失等問題,影響了很多鄉村醫生的積極性。對於發展空間的迷茫,導致一些地方鄉村醫生人才流失,隊伍發展青黃不接,農村醫療衛生水平提升有限。河南通許村醫的辭職信,就在一定程度上顯露了村醫群體面臨的困境:工作壓力大,收入偏低,生活難以得到保障……

2019年5月,國家衛健委發佈的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8年末,我國鄉村醫生和衛生員達90.7萬人,比上一年減少了6.2萬人。據國家衛健委最新披露,全國尚有1022個行政村沒有衛生室,6903個衛生室沒有合格村醫。

有專家指出,鄉村醫衛人員流失的背後,待遇偏低是重要因素。由於沒有編製,對不少村醫來說,生活補助和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基本意味著其全部收入來源。如果無法及時拿到補助,就沒有了穩定的生活來源。

除了收入來源,村醫的年齡高、學歷低問題也相當嚴重。《2018年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顯示,我國近1/4的村醫超過60歲,不到35歲的村醫僅佔9%;村衛生室的醫務人員有78%為中專學歷,本科以上學歷的村醫寥寥無幾。

一方面是村醫數量和質量的匱乏,一方面是農村對醫療需求的提升——專家表示,隨著老齡化的加速和慢性病的多發,鄉村需要更多高水平的醫生。此外,鄉村中的留守老人,也離不開村醫的健康呵護。對此,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明確提出,要切實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支持並推動鄉村醫生申請執業(助理)醫師資格。

中國之大,各地情況千差萬別,在許多偏遠的山區、道路交通不方便的地方,村醫發揮的作用,城市公立醫院替代不了——讓鄉村衛生機構招得來人、留得住人,已經迫在眉睫。


江西省峽江縣羅田鎮江口村鄉村醫生袁華背著藥箱出診。新華社發(陳福平攝)

多措並舉 提高待遇

近年來,中國為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頻頻出招。

2015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出台的《關於進一步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的實施意見》指出,通過10年左右的努力,力爭使鄉村醫生總體上具備中專及以上學歷,逐步具備執業助理醫師及以上資格,鄉村醫生各方面合理待遇得到較好保障。

今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意見》提出,要推動職稱評定、工資待遇等向鄉村教師、醫生傾斜。

國家衛健委扶貧辦主任、財務司司長何錦國表示,在確保村醫待遇方面,國家層面要求每人每年60元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中,40%要補給村醫。此外,基本藥物制度補助經費也是村醫待遇構成的一部分。

「比如一個村有2000人,每人60元經費的40%補給村醫,村醫待遇就會好很多。」何錦國分析稱,從資金源來看,人口多的大村,村醫待遇一般不存在問題。但如果是人口少的貧困村,一個自然村一兩百人或者三五百人,村醫工作量少、待遇低,這個工作崗位就沒有吸引力。

針對這種情況,國家衛健委試圖通過制度設計解決這一問題。對於800人以下的村,不要求一定要設衛生室,可以兩個村設一個衛生室。「通過這種方式,村醫服務的人口和工作量增加了,待遇就好多了。」何錦國表示。

「對於設衛生室有困難的村,鄉鎮衛生院每周派醫生到村裡巡回醫療,解決這些村的村民看病的問題。同時還有提供醫療服務的補助、基本藥物制度補助等。」何錦國表示,制度設計上的安排,將逐步解決我國村醫缺口問題。


  在河北省邯鄲市大名縣西未庄鄉許堤村,翟大龍(左)、王翠紅夫妻在村民家中為其測量血壓並記錄健康狀況。 新華社記者 王 曉攝

培養人才 激發活力

除了國家層面政策和制度安排,各地也為鄉村醫生的待遇、培養等問題提出了諸多創新舉措。

從2017年起,北京市開展了鄉村醫生崗位人員訂單定向免費培養工作。預錄取時,學生必須簽訂定向就業協議,承諾畢業後到所在區的村衛生室從事醫療衛生工作。兩年來,北京共招錄近200名學生,以期解決鄉村醫生隊伍老化、青黃不接、後繼乏人等難題。

湖南省今年將「基本消除村衛生室空白村」列為12項重點民生實事之一。截至目前,該省村衛生室空白村中,86%的房屋已經開工建設,65%的房屋已經完成主體工程,96%的村已經配備了醫生。

安徽省從省、市公立醫院選派優秀醫療人才,自今年7月初開始深入全省村醫空白村駐村幫扶2年。駐村醫生在為農村百姓提供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的同時,還通過「傳幫帶」,培養村衛生室接班人,提升基層服務能力和管理水平。

安徽省衛生健康委黨組書記單向前表示,應建立「多勞多得」制度,提高村醫收入水平、激發村醫活力。“要落實在崗村醫養老保險制度,放寬職稱評定條件,在提升其職業願景方面提出明確的措施。對符合條件的村醫優先納入鄉鎮衛生院編製管理,增強村醫崗位的吸引力,營造‘栓心留人’的氛圍。”

億萬農村居民的健康需要大批合格的鄉村醫生守護,國家醫療衛生體系需要有堅實的基層支撐。只有把鄉村醫生面臨的生存與發展的問題解決好,讓村醫有希望、有奔頭,有體面的收入和充足的保障,才能真正讓鄉村醫生人才留得住、隊伍能發展。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