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青報評教師辱罵學生:屬嚴重校園欺凌 傷害極大


7月14日晚,陝西商洛市商州區委宣傳部公佈「商丹高新學校初一女生遭老師辱罵」事件處理結果:根據聯合調查組的調查事實,依據國務院《教師資格條例》、教育部《中小學教師違反職業道德行為處理辦法》等規定,給予涉事教師王某記過處分並撤銷其教師資格。

花式辱罵學生的班主任被清除出教師隊伍,但由此引發的關於教師權力與學生權益的討論,遠沒結束。如何避免類似情況再發生,是當前各方討論最熱烈的問題。

需要明確的是,陝西這起「辱罵學生」事件,與「懲戒權」不是同一概念。所謂教師懲戒,指的是出發點正確,通過懲戒實現良好教育效果。

而「把你摔死在教室」「你坐到教室就相當於一個死人」等花式辱罵,絕不是什麼「恨鐵不成鋼」。該任課教師所「恨」,恐怕是恨這個成績比較差的學生拖了班級後腿,影響了自己的業績。逢課必罵,越罵越難聽,其用意很明顯,就是要把他認為的「差生」給罵走。他也已經罵得明明白白:「下學期你最好不要來了,如果敢來,我一定把你掐死!」——這跟「為學生好」的懲戒沒有一點關係。

涉事教師在給學生和家長道歉時稱,「在管理上是我錯了」——言外之意,「管理之外」他沒錯?做人不能糊塗到這種地步。老師逢課必罵,花式辱罵學生,本質是教育暴力,也是一種嚴重的「校園欺凌」,對學生的傷害極大。

要從根本上解決教育暴力與教師欺凌問題,教育界、社會都有很多工作要做。首先,必須改變唯分數論、班級成績與老師業績掛鉤,以及升學率與學校管理者政績掛鉤的價值取向、考核標準——這很容易讓學校管理者與教師在歧視、淘汰差生問題上達成共識。任何時候,師德師風都是辦學和學校建設中的重要內容。「唯分數論」所導致的教育取向迷失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一些地方和學校的師德師風建設。

其次,我們還需要反思:以前對學生的權益和人格教育,是否不夠重視?教師在課堂上要求學生集體羞辱一個「差生」,如果真的形成這樣的「集體人格」,顯然不該是社會認同的教育結果。套用該校政教處人員的話,這才叫「教育的悲哀」吧?

值得欣慰的是,長期遭受教師欺凌的13歲女生婷婷,最終選擇抗爭,用相對理性的方式維權。這也是一種提示:「這屆學生」的維權意識、獨立能力已是今非昔比。某些延續下來的教育方式將漸行不通,該徹底扔進垃圾堆了。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