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女子哭訴遭姦殺威脅反轉 長安劍:醒醒吧

一段視頻,一通哭訴,有人同情,也有人斥責。

11日,安徽馬鞍山一女子錄了一段視頻發在微博上。視頻中,女子身著睡衣,妝容精緻,聲帶哭腔,請求大家「幫幫她」。

在時長三分半的視頻中,該女子說,半年裏被一個郭姓男子長期「性騷擾」,男子在言語中以暴力威脅她和她的家人,她十分擔心會被這個男子強姦。女子還說,她報警後,電話卻被警察掛斷,民警對她的多次求助置之不理,無奈之下,只好錄製視頻向網友求助。


(視頻截圖。來源:新浪微博。)

光天化日,一個「弱女子」的安全受到威脅,而維護社會和人民安全的警察卻無所作為?不少網友看過視頻後,對當地警方表達了強烈不滿,“不作為”成為網民的普遍質疑。

但,事情似乎沒這麼簡單。

商平台也就值幾十元。兩人這才發生了糾紛。

郭某說,他多次打電話給女子,只是為了退還貨物,絕無威脅和性騷擾。後來女子把他的電話微信統統拉黑,幾個月聯繫不上,這才用幾個朋友的電話打給了女子。


(圖:男子郭某曬出的協商紀錄。來源:紅星新聞。)

反轉之下,多數網友對此事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從指責警察不作為,到認為女子是「惡人先告狀」,是“企圖帶節奏的騙子”。

那麼真相到底是怎麼樣?剛剛,馬鞍山花山警方通報了事情經過——


賣假貨被投訴,竟還「倒打一耙」,自導自演一出“弱女子求助無門”的鬧劇,孰是孰非一目了然。把公安機關當做滿足自己一己私利的工具,不惜挑動億萬網友的情緒,一盆無中生有的髒水劈頭蓋臉潑向民警。

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背後,自己偷著樂,再精緻的妝容也掩蓋不了這行為的醜陋。

互聯網時代,對一些人來說,「扮演弱者」可以成為爭取輿論、乃至顛倒是非的籌碼;即使遇到反轉,千言萬語的抨擊,也可能成為自己走紅的流量。

對這樣的人,也許只有公安機關的依法處罰,能讓他們長長記性!



一出鬧劇最終在真相的還原下落幕,塵埃落定,長安君有三點要說:

第一,保衛社會和人民的安全,政法機關責無旁貸。「警察說還沒有猥褻的事實,他們就不管」,女子的“哭訴”中,這句話殺傷力最大。一般人尚且知曉,女性長期被跟蹤、騷擾,後果將多麼危險,遑論每天戰鬥在打擊犯罪一線的公安民警?政法機關不是也不應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衙門”。為了“安全”二字,他們不遺餘力。

近日,杭州失蹤女孩章子欣遺體被找到的噩耗,引全民悲痛。多地警方聯合行動,出動60多名警力,組織了數百名救援人員,72小時不間斷搜尋,卻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結果,流著汗,挺著疲憊,流著淚。為女孩年輕生命的逝去流淚,也為每天都有犧牲的戰友流淚。僅去年一年,301名公安民警、141名警務輔助人員因公犧牲,1.2萬餘名公安民警和警務輔助人員英勇負傷,他們不惜付出鮮血和生命只為證明一件事:對於這隻隊伍,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



(圖:寧波象山公安部門組織警力與救援隊員一起,在沿岸礁石處搜尋失聯女童。)

第二,社會的痛點,絕不是可以任人戳弄的玩具。前不久,遼寧大連女子深夜被人毆打,女性安全的話題引起人們的擔憂。痛點無需遮掩,而是要以擔當和作為,給大家的心靈療傷。但偏偏在這個時候,有人給自己額頭貼上「弱女子」的標籤,用誇大的事實,挑動人們最敏感的神經,利用著所有人同情和正義的天性,製造著集體的不安和焦慮。

往人傷口上撒鹽,唯恐天下不亂,把網上的焦慮傳到到網下,這樣的行為,教訓還少嗎?從低級描寫「空姐被害案」引發眾怒的“二更食堂”,到編造“寒門學子之死”自毀營生的“咪蒙”,這些年來已經有無數例子證明:即便靠販賣恐懼和焦慮紅極一時,網友也不會永遠為製造混亂的流量買單!


第三,誰製造傳播謠言,誰就一定會付出代價。「造謠動動嘴,闢謠跑斷腿」,不管出於什麼目的,造謠生事所引發的惡劣影響,都是對公共資源的極大浪費,更是對社會秩序的重大損害,不僅觸及道德底線,更是違反法律法規。捏造和誇大事實,失信於人,必失信於己,失信於社會,必會受到法律的嚴懲。

用事實擊穿謠言,用法律懲治謠言,為的是我們所有人能夠生活在一個真實的世界裡,讓我們的喜怒哀樂都有一個牢固的根基!


沒有人會甘心被人愚弄,沒有人願意生活在充斥著謊言的環境裏。讓「狼來了」的故事永遠只是個故事,維護清風正氣,溫暖世道人心,法治既是力量,也是溫度。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