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有片: 另一批警員在警車內被包圍 退到沙咀道遇上開槍事件
upload_article_image

山東大學女生:我清清白白讀書 怎麼就成三陪了?

山東大學的「學伴風波」加上後續的道歉事件,讓這群普通大學女生瞬間被捲入了名譽的污泥池中。

文 | 王子戌 編輯 | 陳顯玲 胡雯雯

2018年11月,山東大學男生周儒在校園網看到一則學伴招募廣告。「能認識不同國家到朋友,分享不同的經歷,很有意思啊」,於是他點開了報名表。

填著填著,一個「結交外國異性友人」的選項跳了出來,有點扎眼。周儒當時的感覺是,這個選項有點「不太體面」,但自己交朋友從來無所謂性別,於是直接跳過了它。


學伴活動其實挺有意思,大家和留學生一起剪紙、套圈,一邊做傳統文化小遊戲,一邊像朋友一樣聊天。「當天,中國女生確實多一些,但男生也不少。」

沒想到9個月後,那個「不太體面」的招募選項,讓山東大學登上了熱搜,並掀起了互聯網上一波又一波的口水仗。

7月11日,學伴招募啟事被微博截圖發了出來,網上評論立刻炸了鍋,質疑這個學伴項目是「3個中國女生陪1個外國男留學生」,甚至曲解為“強迫女生陪男留學生”。而對山大女生的語言暴力也頓時鋪天蓋地,“妓女”、“跪舔洋人”、“山大女生別娶,易感染愛滋”等用語層出不窮。


謠言和爭吵蔓延到了朋友圈、微信群、QQ空間,《因學伴被群氓羞辱的山東大學》、《山大學伴,一場當代「叫魂」》等文章開始刷屏。每天點開手機,周儒彷彿就看見鍵盤俠們站在他面前,指著鼻子罵他。

而他周圍的幾個女生,在微博上解釋了學伴活動的詳情,卻被辱罵「護校蛆」、“山大雞”、“你們陪睡洋人幾個學分”。



 

(網路上的各種語言暴力)

朋友也開始向他問這問那,帶著激動的情緒。忙於暑假社會調研的周儒本來不想理會,但他無奈地發現,自己跟隨著整個山東大學,陷入了這場曠日持久的爭端,「被網路暴民的狂歡一點點蠶食」了。

1

兵臨山大

山大剛陷入輿論漩渦時,新聞傳播學院的李青青在知乎上回答了「如何評價山東大學學伴計劃」,評論區立刻湧入了侮辱和謾罵。網友們先給她扣上“護校狗”的帽子,然後用帶生殖器的詞語攻擊她。

她無比憤怒,但仍壓制情緒和那些人理性爭論,刷知乎直到凌晨三點,早上起來繼續回複評論。中午12點,她的答案被舉報了。

她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壓制著情緒進行理性辨析,結果侮辱女性的回答留著,她的卻被隱藏了。


 

李青青被摺疊的知乎回答 

「網民根本不在乎真相是什麼,解釋越疲憊,誰在意小六子到底吃了幾碗粉?」

對所有山大女生無差別的網路暴力也在進行著。

吳書語的一則個人視頻,幾個月前在山大青島校區官方抖音號發佈過。隨著音樂切換,她從常服變成一身漢服,從海棠花下面走過。

學伴事件爆發後,這條視頻被翻了出來,至少20條評論問:小姐姐陪讀嗎?甚至有人說:「我認住你的臉了,山大的。」


吳書語看見這些評論時,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哭了一個小時,消沉了好幾天。她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遭受到這種從未有過的謾罵。她的朋友憤憤不平:「我們每天好好讀書,認真生活,每一天都過得青春乾淨,怎麼會被那麼多人說是妓女、三陪?這是多麼大的侮辱啊!」

朋友對吳書語的評價是:努力學習、認真生活、兼具智慧和氣質。她在校媒做記者,曾暗訪過衛生條件不合格的餐廳,統計過學校內廢棄的自行車。每到考試周,直到凌晨三點,宿舍里依然能看到她點起枱燈,坐在床上翻書的身影。

吳書語向家人提起了這件事,媽媽特別著急,讓她趕快聯繫刪除視頻。她不解,自己的視頻沒有錯,錯的是別人,憑什麼要她刪除?

但是,山大青島校區官方抖音號還是刪除了那個視頻,甚至連帶所有視頻一併刪除了。該賬戶下面,如今只有一行字「作品0,轉發3,喜歡844」。

影響也從網上蔓延到了線下。山大女生趙婉瑜和同學在濟南一小區做調研時,一個中年男子問:「你們是哪個大學的?」她說山東大學,對方說:“哦,山東大學,就是那個三陪的是吧?”

她一下就哭了。

當晚調研結束打車回校時,司機問:「去山大嗎?」她猶豫了:“如果說是,他會怎麼想我?會和我聊山大學伴的事嗎?”她不想再提,很勉強地“嗯”了一聲。坐在後排,她內心開始翻騰:“我以後都要帶著這個標籤了嗎?”眼淚又止不住掉了下來。

公關?投降?

與此同時,山大同學的中學同學、家人,在千里之外穿過層層的惡意和語言暴力,傳遞來尊重和鼓勵。「我無比感謝家人的信任,在最黑暗的時候一直陪著我。」外國語學院的王佳凡說。

但是,山東大學7月12日發佈的第二條聲明,又讓輿論升級了。該聲明表示:學伴相關報名表中出現「結交外國異性友人」不當選項等問題,我們深表歉意。


朋友圈一篇嘩然,被新一輪的憤怒、失望刷屏。有人寫道:「我們在網上為了捍衛山大和山大的學生,受盡了辱罵,但是學校沒有護著我們。」

「這不是公關問題,這是投降問題。」從山大畢業一年的楊秋說。在網上維護母校聲譽時,網民經常一句話把他噎住:“道歉就是心虛,你們學校都道歉了,你還在維護什麼?”楊秋很無奈:“網民不了解真相,而學校不但不駁斥,還帶頭道歉,豈不讓參加活動的同學沒法站出來澄清自己了?”

當晚,山大法學院幾位老師聯合起來,發佈微博稱:「不能讓學生吃啞巴虧。如果有被侮辱的同學,請與我們聯繫。不要害怕!」

截至7月15日,已有七八個同學向這幾位老師提供了完備的證據材料。幾位老師商議,準備起訴侮辱學生和公佈學生名單的幾個微博大V,殺雞儆猴。


 

部分學生對學校的道歉表達憤怒

新聞傳播學院的同學也在行動。一位在央視實習的女生在朋友圈向大家徵集線索,為學伴事件正本清源。然而,她的朋友圈連帶實名,被截圖掛到了微博上,受到了惡毒的嘲諷和攻擊。

事後,她清空了自己的微博,徵集採訪對象的朋友圈也刪除了,設置了三天可見。

山大學生王舂則發現,一群自詡「網路吉普賽」(意指網路鍵盤手)的人準備混進山大新生群,潛伏、“開群”(意指突然大規模刷屏侮辱信息)、惡意舉報群組。當時機械學院、控制學院、口腔學院的群號都已經泄露。王舂緊急聯繫群管理員,將部分「網路吉普賽」踢出。

7月13日,山大中心校區有同學發朋友圈稱,女生宿舍9號樓疑似有5個男性偷拍。同學紛紛轉發,互相告誡注意安全。但當晚,山大一老師發文澄清,那5個男性是他帶過的學生,畢業返校聚會,曾在9號樓住過,故拍照留念。

但大家還是開始警覺。李青青開始用驅蚊水和辣椒面自製防狼噴霧;她的同學則一整天緊緊拉著窗帘,上網搜防身術;有的同學已經隨身備刀;趙婉瑜把校警衛室的電話設置在聯繫人第一個,晚上不再單獨出門。

如今,李青青每次走在校園裏,都能看見安保人員加班加點工作。為了防止有人進來騷擾學生,每棟宿舍樓都有安排了臨時崗亭,學校里的道路、大門、操場都有保衛隨時巡邏,24小時內,學校每個區域2-3分鐘內隨叫隨到。

青島校區應急指揮中心的張寶勝,每天在校內巡邏8小時以上,夏天的青島暖風潮濕,他的制服里總是蒙出一層汗。他說:「我們現在工作壓力很大,但都是為了孩子,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濟南的6個校區,都從安保公司增配了安保警力,24小時不間斷巡邏。中心校區110值班室的李昌武稱,主校區增加了一倍安保人員。學生刷校園卡進校,教學樓和宿舍樓都有崗亭值班。

「超國民待遇」

此次爭議中心的另一批學生,山大的外國留學生們,在網上鮮有發聲。

來自西非的Ghaniyah大致了解學伴事件的經過,但她不明白,「為什麼網路上的人要對山大女生insult?女生並沒有做錯事。」她甚至感覺有些中國網友,是種族主義者。

來自韓國的金素妍說,她參加了山大國際交流協會,並沒有抱著什麼和異性交往的目的。她回憶在協會裏遇見的同學,也沒有一個是以「結交外國伴侶」或“尋找sex partner”為目的。

「學伴朋友們,在我人生地不熟的時候,幫我安頓,帶我去市中心吃飯、逛書店。要是沒有學伴的幫助,真的很辛苦。」她最擔心的是,以後沒人願意再去參加學伴活動了,“希望我的經歷能消除對學伴的誤會!”

留學生的「超國民待遇」是被爭論的重點。但來自韓國的金恩俊說,留學生宿舍條件是好,但是一學期費用是4000元以上,遠遠超過中國學生宿舍800元的價格。他在青島校區的韓國朋友,住的是和中國學生一樣條件的宿舍,要交1萬元。

「除了沒有晚上11點的宿舍門禁,似乎也沒有別的特殊之處了吧。」金恩俊說。

然而,願意表達看法的留學生仍是少數。一位留學生表示,要先去詢問國際事務部,才能確定能否發表看法。

7月14日晚11點起,山大部分學院和學生組織陸續下發通知,「無論是否做過學伴,不要接受任何採訪,以免被人利用。」有的輔導員呼籲學生“不要病急亂投醫,等待學校處理結果,要對學校抱有信心。”


受到壓力的還有法學院的老師們。在尋找被侮辱同學,搜集證據時,學校讓法學院老師等事情平息一些再行動。

7月14日晚,學工部召集學生代表,搜集同學們對學校的訴求,例如:若希望學校重發聲明,重點應是什麼?對學校公關有何建議?

7月15日,參與調研組會的某學生代表在微博稱,學校對於留學生政策、學伴活動會有較為全面的說明。對於人身攻擊言論,可舉報至網信辦,也可留證,學校會採取相關法律行動。

然而,該學生代表並未提及學校將會對網路暴力做出聲明。

話,剛詢問對方是否為宣傳部工作人員時,電話立即被掛斷。隨後筆者數次撥打該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為保護受訪者私隱和安全,文中所有人物均為化名)

來源:南都周刊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