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文藝家代表在紀念文聯作協70周年座談會上發言

原標題:文藝家代表在紀念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

堅持與時代同步


以人民為中心

王  蒙

在中國人民革命中,文學藝術起的是推動作用,這是中國革命的特點之一。俄國十月革命時,甚至一批同情革命的作家也嚇跑了。與此情況不同,中國1949年的10月,大量著名作家翻山越嶺,漂洋過海,八面來歸,聚集北京,掀開了共和國的新篇章。胡喬木同志曾經對我說過,中國革命具有更深厚更成熟的文化準備與文化基礎。

1949年7月23日,中國作家協會的前身全國文協成立。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田漢、丁玲、艾青、趙樹理、冰心、孫犁、葉聖陶、周揚、夏衍、林默涵……輝煌的陣容令我這個文學少年醍醐灌頂,五體投地。中國作協具有崇高的威望與吸引力凝聚力。

1956年初,是中國作協青年工作委員會蕭殷恩師,支持了我潦草的《青春萬歲》初稿,對習作的「藝術感覺」給予極大鼓勵,指出了結構上的主要缺陷與修改思路,並以中國作協名義向我所在工作單位——共青團北京市委,發出了為我請創作假的公函。團市委領導汪家鏐副書記看了作協的函件,感嘆道:“中國作家協會,了不起!”

1957年初,在有關拙作《組織部來了個年輕人》的爭論中,茅盾主席、中宣部副部長周揚同志、中宣部有關領導林默涵同志、中國作協黨組書記邵荃麟同志,以及郭小川、嚴文井、秦兆陽、韋君宜、黃秋耘同志等,都認真貫徹了毛主席的指示,對我循循善誘,備加愛護,有保護有批評,有鼓勵有幫助,使我對黨的文藝方針,對作協特別是老一代作家與領導的殷切期望,對自己獻身文學事業的選擇與應有珍重,都有所領會,有所感悟。

直到上世紀60年代,即使出現了複雜情況,我仍然受到周揚、邵荃麟、馮牧、韋君宜等同志的關心與幫助。中國作協始終是我走上文學道路的一個感召、一個依靠、一個指南,是我的精神親人之家。沒有作協,就沒有今天的王蒙。

作家的勞動主要是個體的,或謂「宜散不宜聚」。作家比較強調個人風格與個性特色,有時一些同行表現了任性與相輕,社會上也時有對作協的刻薄質疑,這為作協工作帶來一定的困難。但同時,正是這些難點,說明了作協的存在與積極運轉,有助於創造更加健康與誠摯的文風與世風,作家的艱難與或有的孤獨與常有的困惑,正是作協存在的理由。所謂“宜散”的文藝家們,正可以在作協的組織中找到美好與陽光的相聚;偉大的信念、使命與傳統,心靈的溝通與智慧的切磋,正可以帶來文學上相互提攜砥礪的希望。作協對於採風與深入生活的組織推動,對於與社會各方面的生動與密集的信息獲得,對於青年作家的培育與引領,對於與世界文學界的交流,對於文學報刊與出版物的編輯與支持,對於優秀作品的討論、彰顯、評獎與推廣,對於作家的勞動與生活的關愛照顧,其任務是毫無疑義的。我也有幸頻頻參與了有關工作、活動,從中開闊了眼界,受到了鼓舞,獲得了能量。以文會友,以文助神,以文豐富,提升作家們包括自身的精神生活與精神境界,這是毋庸置疑的天職與光榮。

改革開放以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起來向前看,作協的聲音更加響亮,作協的工作更加細緻,當然也接受著各種新的挑戰,積累著新的經驗。我個人也參加到作協的工作中,得到巴金主席,張光年黨組書記,唐達成、馬烽、翟泰豐、鐵凝、金炳華、李冰、錢小芊等作協領導同志的支持幫助,有所長進,有所作為。而令人感奮的是,中國文聯與中國作協的工作,始終得到黨中央、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自關懷與有力領導,得到中宣部的密切指引敦促與各有關方面的大力支持,新人新作不斷湧現,文學生活興旺發達,作協的工作日益深入與廣泛。

在此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之際,我要向中國文聯、中國作協表達我的感激與敬意,向各位同行表達我的祝福與問安。祝願在習近平總書記賀信精神的指引下,中國文聯和中國作協,中國的文藝工作者,中國的文藝事業,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堅持與時代同步,以人民為中心,奉獻精品,明德育人,引領風尚,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進程中,為實現世界東方偉大中國的文藝復興,獻出我們的全力。


我願永遠做「黨的女兒」

田  華

我首先最想說的是,感謝黨——親愛的母親!給我溫暖和依靠,教我本事,教我做人,我願永遠做「黨的女兒」,始終將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作為我最高的行為準則。可能是年歲大了,現在越來越愛回憶了:常想起年幼時打柴、抬水、推碾子、挖野菜的艱辛歲月;常想起親人被日本鬼子殘害的悲痛場景;常想起我12歲參加八路軍,感覺找到了母親、找到了家的那份喜悅;常想起16歲那年,在鮮紅的黨旗下莊嚴宣誓時的那個激動場景,心中默默立下的“一輩子對黨忠誠,永遠聽黨的話跟黨走”的誓言;常想起在黨的關懷和教導下,我如何從一名無知的孩子成長為有理想、有追求、為民族解放而戰鬥的一名女戰士、女文藝工作者;常想起我拍攝《白毛女》《黨的女兒》《白求恩大夫》《秘密圖紙》《奴隸的女兒》《法庭內外》等影片時的一幕一幕,以及黨和國家給予我的獎勵和榮譽;我還常想起戰爭年代犧牲的戰友、逝去的英烈,那時我更想告訴他們:你們的鮮血沒有白流,在偉大的共產黨的領導下,我們的祖國站起來了,富起來了,強起來了,我國的人民正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太平盛世、喜悅幸福。我也一次次告訴自己:沒有黨就沒有我的今天,黨就是我的母親,她給予我這麼多,我必須為母親做些什麼,才能對得起黨的恩情。

作為一名文藝工作者,我覺得我們正處在一個最美好的新時代,一個最偉大的新時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我國的文藝事業、對我們的文藝工作者高度重視:他主持召開了文藝工作座談會,我有幸作為代表參加,深切地感受到總書記對文藝的重視、對文藝工作者的關懷;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了重要講話,我也有幸在現場聆聽,他的講話為文聯的工作、發展提出了新要求,為文藝工作者的創作指明了新方向;並且先後給烏蘭牧騎隊員、我的老朋友牛犇、 中央美術學院8位老教授寫了信,這些信我都認真閱讀了,充分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文藝工作者、藝術教育工作者的尊重,以及對文藝工作者的殷切期望。我覺得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的系列講話和三封信,質樸親切,語重心長,貫穿始終的是希望文藝工作者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我雖已至耄耋之年,但我始終不忘自己的初心,時刻牢記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不斷錘鍊自身的藝術修養,演黨的女兒,做黨的女兒,忠誠於黨,報效祖國,到黨和祖國最需要我的地方去。在戰爭年代,我穿越槍林彈雨,演出《子弟兵和老百姓》《紅槍會》《血淚仇》《兄妹開荒》等文藝節目,用文藝武器提振軍心、凝聚民心,為最廣大的工農兵服務;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我潛心創作,成功塑造了《白毛女》中的喜兒形象,精心演繹了《黨的女兒》中的李玉梅、《法庭內外》中的女院長尚勤等每一個角色,把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人民,鼓舞人們建設好美麗新中國;在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今天,我雖然已經是「90後」,也離休了好多年了,但我始終沒有忘記我是黨的女兒,國家的重要紀念和慶祝活動、重要節日、重大演出、賑災義演等活動,我都義不容辭地參加,以實際行動踐行我的初心和使命,我還要努力做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的新時代文藝工作者,為青年藝術工作者作表率。“藝術是我們的槍,舞台是我們的戰場”,這是我當年參加抗敵劇社時的社歌,也是我一生的座右銘,只要初心不忘,使命牢記,就會有無盡的潛能,我將用好我手中的這把藝術之槍,趁著自己這顆螺絲釘還沒有完全老化,為社會主義文藝事業發揮餘熱,為黨和國家的事業奉獻我的一切。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風雨同舟70年,作為一名老文聯人,除了第一次文代會沒參加,其餘9次文代會我都參加了。70年來,我們文聯與祖國同呼吸共命運,70年,我見證了中國文聯的光輝歷程,也見證了黨中央對文聯的關愛,對文藝工作者的關懷。在新時代,我們文聯更應該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履行好自己的基本職能,團結引導廣大文藝工作者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不斷創作出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文藝精品佳作;團結引導廣大文藝工作者堅定文化自信,認真學習、研究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並從中汲取養分,努力創作出深蘊中華文化及美學精神的精品佳作,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團結引導廣大文藝工作者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為億萬人民、為偉大祖國鼓與呼,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而不懈奮鬥。


不負時代  守正創新

范迪安

中國美術家協會是中國文聯成立後最早一批專業協會之一,從協會成立開始,就緊緊團結、組織和帶領廣大美術家、美術工作者堅持黨的文藝方針,推動中國美術的時代發展。在中國美協成立之際,當時已85歲高齡的著名畫家齊白石書寫了他生平最大的一幅書法,內容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體現了歷經20世紀前半葉中國社會動蕩艱難的老一輩藝術家對新中國文藝方向由衷的認同。作為中國文聯成立大會的藝術活動,第一屆全國美展也在1949年7月舉辦,展出了來自解放區的美術作品600多件,以歡呼革命勝利、表現人民群眾當家做主、歌頌英雄和勞模等嶄新的主題翻開了新中國美術的篇章。

中國美術源遠流長、積澱深厚,既以描繪歷史和現實彰顯文以載道、以圖證史的社會功能,也以獨特的造型體系和筆墨語言展現出中華美學的風範,在世界美術之林中享有崇高的聲譽。新中國成立之後,中國美術家以滿腔的熱情,感受時代的變遷,以油畫《開國大典》、中國畫《江山如此多嬌》為代表的繪畫作品,以《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為代表的雕塑作品表現革命歷史,謳歌人民英雄,形象地表現了新中國屹立東方的大國氣象;以國徽、政協會徽、人民幣設計為代表的大量設計與公共藝術,體現了中國美術為新中國造型、為人民服務的嶄新理想。大量反映祖國山河、美好家園、描繪社會主義建設事業蓬勃生機、刻畫人民群眾嶄新精神風貌的作品,在中國美術的長河中閃耀出時代的光彩。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為我們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包括美術家在內的中國文藝家深切感受到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對文藝工作的高度重視,對廣大文藝工作者的親切關懷和殷切期望。中國美術家協會組織廣大美術工作者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開展「深入生活、紮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在一系列重大主題和現實題材美術創作中,老中青幾代美術家踴躍參加,煥發出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真摯情感,在主題構思、形象塑造、筆墨語言上都體現出新時代中國美術守正創新的精神追求,以思想精深、藝術精湛、製作精良的時代水平向社會傳播,向世界推廣,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今年我們將舉辦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作為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的重要展事,全國美術家努力投入創作,精心準備作品,各個門類的參展作品的數量達到空前規模,美術界煥發出嶄新的精神面貌。

筆墨當隨時代,丹青寄託豪情。在紀念中國文聯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要自覺承擔起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文藝「培根鑄魂」的時代使命,要堅持與時代同步伐,以人民為中心,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風尚,聚焦黨和國家的中心任務,聚焦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用心用情用功創作藝術精品,攀登藝術高峰,“從當代中國的偉大創造中發現創作主題,捕捉創新的靈感,深刻反映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巨變,描繪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圖譜”。在新中國美術發展的基礎上,提高中國美術的思想性含量,展現中國美術的人民性特色,提升中國美術的藝術性水平。

基於深厚的文化傳統、優秀的文化基因,受益於黨的關心重託和人民的支持期待,欣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全面發展的盛世,中國美術家有充分的文化自信,也有深厚的感念之情。在中央美術學院建校100周年之際,習近平總書記給中央美院周令釗等8位老教授親切回信,肯定他們作出的貢獻,希望我們發揚「愛國為民,崇德尚藝」的優良傳統,“以大愛之心育莘莘學子,以大美之藝繪傳世之作”。習近平總書記問候的周令釗先生今年已100周歲,他在新中國成立大典時繪製了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主席畫像,參與設計了國徽、政協會徽和共青團、少先隊隊旗,也創作了“五四運動”等大型主題作品。他說:“國家和人民養育了我一生,勤奮和嚴謹是我一生的習慣。身處盛世,國家昌盛、人民幸福,我還要為美化國家、美化人民生活繼續工作。”這樣百歲高齡的老一輩美術家的藝術成就和精神境界,堪稱中國文聯成立以來中國文藝家奮發有為、守正創新的楷模,他樸素的言辭也說出了廣大美術家的心聲,那就是不負時代,不負人民,為中國文藝在新時代的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重新發現與繼續擔當

李修文

1997年7月,我大學畢業,分配至吉林省作協主辦的《作家》雜誌社擔任編輯,2018年7月,我當選湖北省作協主席,二十餘年來,無論是從事文學編輯,還是從事專業創作,如同70年來被關愛、被培養的一代代作家一樣,我對中國作協充滿了深深的感激。70年來,在中國作協的帶領下,江山代有才人出,文學作品繁花似錦,文學生活越來越具魅力,文學在許多我國的重大歷史進程中扮演了先聲、先行、先鋒的作用,對此,我和眾多作家一樣,深感驕傲。

在紀念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之際,作為一個寫作者,我感受到,在今天,嶄新的文學形象正在朝我們奔跑而來,古老的文脈正在化作嶄新的動力在我們眼前生生不息,嶄新的文學疆域正在等待我們更加深入地去開掘,去拓展;作為一個文學組織工作者,我也感受到,在中國作協的帶領下,與時代建立更加緊密的聯繫,讓文學作品和文學生活與時代俱新,是許多作家共同的呼聲;而無論是個人創作,還是文學組織工作,我們都需要去重新發現,繼續擔當。

「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我們需要重新發現傳統的力量,真正的傳統里,一定埋藏著真正的創造:不管是古典文學傳統,還是新文學傳統和新時期現實主義創作傳統,它們之所以成為我們的底氣和源頭,首先就在於它們的創造性,唯有新的形象得以創造,新的美學得以創造,才能使新的時代在創作中真正蘇醒,真正確立,煥發出勃勃生機。

而今正是創造之時,儘管我們正在邁步向前,但中國人之所以是中國人的獨特性仍然無處不在,許多獨屬於中國式的情感和倫理正在被新的時代所激活,正在等待著我們用新的創作、新的美學去發現,去證明,就像中國作協的奠基人之一茅盾先生所說:「文學家所欲表現的人生,絕不是一人一家的人生,乃是一社會一民族的人生。」

因此,我們也更需要重新發現自己和時代、和人民的關係,「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不僅僅是此刻的使命,更是真正的創作者終其一生都無法迴避的重大課題,不如此,我們就無法看見賈寶玉和林黛玉,我們就無法看見閏土和祥林嫂。吾土與吾民,已因時代而新,但是,持續地滴血認親,持續地辨認出新的困頓和渴望、新的莊嚴和熱情,仍然是記錄巨大新變的根本路徑,也唯有如此,我們時代的人民,才有可能跟我們的創作發生更加緊密的聯繫,我們的作品中,才有可能具備更加深沉和雄闊的人格力量。

我尤其喜歡這句話:「要改變我們的語言,必須改變我們的生活。」我以為,在這樣一個新的時代,這句話既是一個作家的本分,也是我們必須重新領受的擔當。在今天,一個寫作者如何去捍衛真正的生活,變得比以往許多時刻都要重要得多:如何主動地突破碎片化處境?如何主動地將自身體驗成為一根感知時代變化的神經?如何抵抗習焉不察的慣性,在更加複雜和幽微的此刻展開自己的生活實踐和創作實踐?這些問題的提出,很有可能幫助我們再一次建立對自身創作和文學生活的重新認識。

我們更應該繼續擔當起作為時代親歷者、見證者的責任。親歷意味著親身丈量,親自擦亮,以此發現新的時代和新的自我;見證意味著暫時地遣散自我,使作品讓位於他發現的世界,即回到新文學的初心:到人民中去,發出平民的、大眾的、有血氣的聲音。而這兩者都需要堅強的直面——直面傳統在今日的被激活,直面時代新人的誕生;直麵價值觀被文學重新塑造的過程;直面古老文脈如何通過個人實踐得以靜水深流。也因此,「中國故事」才無窮無盡,講述「中國故事」的耐心和抱負才無窮無盡,被「中國故事」所安慰過的人心與靈魂才無窮無盡。


用心用情用功為人民起舞

黃豆豆

70年來,在黨的領導下,中國文聯團結帶領廣大文藝工作者,圍繞中心、服務大局,為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事業作出了積極貢獻。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文藝工作和文聯工作,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為做好文藝工作和文聯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文藝工作和文聯工作迎來繁榮發展的春天。廣大文藝工作者深受鼓舞、倍感振奮,決心以高度的使命感和責任感,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

作為一名青年舞蹈工作者,在近30年的習舞之路上,深切感受到了文聯大家庭的溫暖。我忘不了文聯大家庭里前輩藝術家們對我的激勵。記得24年前,我還是北京舞蹈學院的一名學生,第一次參加中國文聯演出,擔任70多歲高齡的賈作光老師的群舞演員。排練那天早上,作為德高望重的前輩藝術家,賈老師比原定時間提前近40分鐘到達排練廳並開始熱身訓練。當我們這些小字輩們啃著饅頭、掐著鐘點趕到排練廳時,賈老師已練得大汗淋漓。那天的排練,我是帶著對前輩藝術家深深的敬意和對自己深深的自責完成的。從此,我暗下決心:作為一名舞蹈工作者,不論年齡有多大,只要未來還有一場演出在等著自己去完成,就要持之以恆堅持訓練。參加工作後,平時一起練功的二十幾個人,數年間先後退役或轉崗,到最後練功房裏只剩我一人在堅守。2011年,我參加大型舞蹈《保衛黃河》的演出,站在從前排觀眾上方搖動過去的大型機械運動平台——這個專門為我設計的不到1平方米的空中移動舞台上,不帶任何保險地進行表演,生動演繹了在槍林彈雨中勇敢前行的八路軍尖刀兵形象。之所以能完成這樣的表演,除了發自內心的對舞蹈的熱愛、對人民的熱愛、對祖國的熱愛之外,當然還有幾十年如一日的基本功訓練。而這一切,都和前輩藝術家的榜樣激勵分不開。

我忘不了中國文聯對我們的教育引導。前幾年,中國文聯組織文藝骨幹大培訓,我們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的重要講話,思想境界有了很大提高。我想起2012年接到《延安記憶——張思德》的創作演出任務,把自己關進練功房閉門編舞的情景:我發現自己手中沒有了道具槍,竟然不會演戰士了,因為我習慣了在舞台上手持鋼槍大刀奮勇衝鋒。這時,總導演讓我先靜下心來,學習張思德烈士的相關資料,我還通過網路查找陝北地區傳統剪紙作品中的英雄形象。最後,終於在「張思德胸前的白毛巾」這一人物符號上,找到了藝術創作的切入點。我感嘆:原來當張思德背著為戰士們做飯的大鍋和柴火,堅定地踏著革命的步伐時,一個淳樸地“用胸前的白毛巾擦汗”的平常動作,比任何大跳、大轉、大翻動作,更具人物質感和藝術說服力。後來,我隨劇組來到革命聖地延安體驗生活,在張思德工作、犧牲的地方,切身感受那一方水土賦予革命人的無私情懷。我再一次對已經定稿的舞蹈進行了修改,收到很好的效果。回顧這次創作經歷,我深刻理解了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紮根人民、紮根生活。

我忘不了這些年參加中國文聯文藝志願服務的感人經歷。我們從汶川地震災區到殘奧會火炬傳遞站點,從海南紅色娘子軍營地到成都女子特警隊,從西昌衛星發射基地到一汽生產車間,從井岡山、房山等革命老區到浙江的下姜村,每到一地,除了慰問演出,也為當地群眾上藝術輔導課。雖然辛苦,但是感到非常充實、快樂。記得汶川地震那年,我們到災區慰問演出。沒想到當我在舞台上揮舞紅旗、表演獨舞《紅星閃閃》時,正在台下觀看的災區兒童竟然自發地衝上台來,跟著我舞動的紅旗歡快起舞。那一瞬間,我強烈地意識到:我們文藝工作者應該更好地通過藝術教育的方式,深入生活、深入基層,帶領群眾共同為美好生活起舞。從此,我堅持每到一地,就教孩子們跳《紅星閃閃》這支舞蹈,並和他們一起登台演出。而我,也從中切實領會了「人民需要文藝,文藝需要人民」的內涵。

我個人的成長進步和文聯的關懷培養須臾不可分開。未來的日子裡,我一定會繼續努力,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用心用情用功為人民起舞、為人民創作。

(攝影:孟祥寧、王紀國)

來源:文藝報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