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郊野公園設樹頂歷奇關卡重重 倡朝行晚拆釋慮

按歐美標準,通過「山竹」考驗

政府有意提升郊野公園吸引力,「樹頂歷奇」屬眾多建議中最新穎、最受注目的一個。其實,本港早有人引入美國技術,建立具飛索及繩網橋的「樹頂走廊」,更先後通過颱風「山竹」及「天鴿」的考驗。業界坦言,本港絕大部分樹木由政府各部門擁有,私營機構設立場地一旦牽涉政府樹木,既要遞交環境評估,又要應對各部門的行政手續,過程煩複令參與者卻步。有攀樹師建議政府闢出場地,設立「朝行晚拆」的歷奇設施,釋除設備影響樹木生長及難敵颱風吹襲的憂慮。

飛索滑行近年在全球大受歡迎,東南亞多國近年更將項目發展成綠色旅遊。

「樹頂歷奇」的想法放諸全球並非新事,歐美澳多國早在數十年前,已有團體在森林建立包括飛索滑行、繩網橋、馬騮橋等的歷奇設施,按時段收費,票價之高媲美主題樂園入場費,卻不乏當地人及旅客慕名而至。香港早在一二年已有營辦生態歷奇活動的外資公司,一度提出投資一千五百萬港元,於大嶼山昂坪纜車站旁的北大嶼山郊野公園,興建飛索滑行項目,但遭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反對,項目最終胎死腹中。此外,恒隆地產亦曾有意於山頂廣場興建空中飛索,並在一五年獲城規會通過,但一年後恒隆以商業決定為由擱置計畫,飛索活動一直只聞樓梯響。

事隔多年,飛索項目再次出現於政府文件中,與樹頂走廊及攀樹一同納入為樹頂歷奇活動。經過本年初的公眾諮詢後,八成七的市民對樹頂歷奇表示「非常喜歡」及「喜歡」,惟文件指出本港過往未有營辦類似活動的經驗,於是將樹頂歷奇列為中至長期落實建議,詳細研究在城門郊野公園及昂坪建立設施的可行性。

其實,有位於長洲的營地早在一六年,已建立「樹頂走廊」活動,性質與「樹頂歷奇」相似。香港繩網總會發展總監麥智堅表示,歐洲及美國均有協會制定設施的設計、用料及工程標準。他當年將項目引入香港時,請來具經驗的美國專家,提供設計及建造的意見,確保安全。園內亦有專人定期檢查及修剪樹木,教練在每日營運前,都會檢視樹木及繩索有否損耗。他更指出,設施經過「山竹」及「天鴿」兩個超強颱風侵襲,結構未見影響,足證安全,「香港很多颱風塌樹是因為保養不好,我們有定期打理,出事的機會低很多。」

有攀樹師認為,闢地設立臨時樹頂歷奇設施的可行性較高。

經過兩次颱風考驗,麥智堅指出,不少私人機構已有信心「樹頂歷奇」設備安全,並與他一同物色新場地,但他坦言,要在香港找到樹身高、樹幹粗的樹木群並不容易,加上本港樹木大部分由多個政府部門管理,並且各自為政,「一旦牽涉多個政府部門,文件審批等程序就變得很複雜。」而長洲營地之所以順利建成,主因為場內樹木均為私人樹,避過一大難關,惟港府未有條例規管下,早前有政府部門為研究監管問題,一度叫停設施營運,待商討後終獲放行。

本港郊野公園提供的設備,主要為燒烤場、行山徑等,最近有大學調查發現,只有一成一的受訪者會到郊野公園燒烤,比九十年代政府同類調查結果的逾四成,大幅下跌,反映需求轉變。麥智堅指出,東南亞國家近年相繼仿效歐美地區,以樹頂歷奇活動吸引人走入大自然,甚至發展成綠色旅遊項目,反觀香港仍在原地踏步,「如果樹頂歷奇是不安全的活動,為甚麼全世界都去做?內地去年已有人聯絡我,商討如何建造樹頂繩網,反而香港到今日仍然在討論安全問題,令我有點失望。」

不過,位於元朗林村的樹屋田莊,其負責人陳煥強認為,政府應謹慎考慮選址,「如果選址位處郊野公園深處,容易有未知的風險。」他以經營樹屋的經驗為例,由於政府目前未有相關規管,樹屋建造標準依賴業界自律,「香港潮濕多雨,如果用『雜木』建屋,不足一年就會發霉。」他認為政府有必要監察物料使用,確保使用者安全。

國際攀樹協會主席陳振華亦指出,行內暫未有本地樹種架設樹頂歷奇設施的相關研究,「相比外國,香港較少樹身高的樹種,外國做法未必完全適用於香港。」加上設施一旦建成,必須要有專人長期觀察樹木健康。此外,如在成長中的樹身加上長期攀樹設備,既影響樹木生長,其增生位置亦會影響設施的結構安全。因此,他認為以「朝行晚拆」形式建立臨時設施,較切合本港情況。

樹木拓展學會近年多次舉辦樹木嘉年華及攀樹比賽,曾於城門水塘及粉嶺高爾夫球場設立林間飛索及樹牀等臨時設備。樹木拓展學會康樂攀樹主任文婉芬表示,樹藝師會在現場進行樹木風險評估,找出健康樹木,其後再計算架設飛索支點位置的承重能力,「如果有一定經驗,兩小時就可以完成架設飛道。」她建議政府考慮闢出場地,在非颱風季節短期架設攀樹設備,並要求服務提供者,必須購買意外責任保險,保障使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