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有片: 另一批警員在警車內被包圍 退到沙咀道遇上開槍事件
upload_article_image

香港政治經濟學

香港爆發激烈的反政府示威,經常有人問起,究竟這場亂局的根源是什麼?很多年紀稍長的人都反對暴力抗爭,認為現在社會富裕,年青人沒有生活壓力,所以不怕抗爭,不像上一代年青的時候,為了生計,理不上政治。而年青人則覺得年長者不了解他們,青年對生活有眾多不滿,但政府卻改變不了,上街示威又有什麼問題呢?

講到深層的政治分析,讓我想起馬克思,雖然從馬克思主義衍生出來俄國的「十月革命」,變化出的史太林計劃經濟模式,歷史的發展已證明是失敗制度,甚至馬克思對歷史發展的命定論,亦被認為相當僵化。但馬克思在百多年前對資本社會主義的分析,我覺得仍然很有參考價值。

要用幾句說話概括馬克思主義,就是經濟基礎決定了政治等上層建築,資本主義的經濟結構分配極度不均,資本家嚴重剝削無產階級,透過政治、社會、法律體系固化下來,最後必然導致無產階級革命反抗。「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個分析,點出了激烈的政治矛盾有其深刻的經濟根源。

我們看看香港回歸了22年,特別是在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的11年,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香港作為全世界最自由的資本主義經濟體,並非浪得虛名,政府對市場的干預極少,意味著所有資本主義社會的特徵,在香港以最尖銳的方式呈現。

2008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爆發金融海嘯。貪婪的華爾街銀行家,把一些垃圾級的次級按揭證券混合了AAA級優質債券,包裝成AAA級的投資證券,賣給全球各地的投資者,最終美國樓市泡沫爆煲,次按債券出事,觸發金融海嘯。美國回應的方法是把利息減到接近零之後,還推出所謂的量化寬鬆,簡言之,就是央行大量印鈔,瘋狂地膨脹貨幣基礎,買回市面上的債券,硬生生地把經濟托上去,客觀效果是令到全球的樓價飛漲。有資產、敢於投機的人賺大錢;沒有資產的人就受到嚴重傷害,尤其是那些剛投身社會的年輕人。

以香港為例,政府統計數字顯示,20至24歲的大專生大學生月入中位數在1997年為1.1萬元,2004年沙士之後跌至7500元,到2016年才回升至1.18萬元,即是在20年間,大專學生的月入中位數,差不多是原地踏步。內地推自由行救港,被大財團吃了,利益沒有外溢。大學生收入沒有增加,但物價卻不斷上漲,大學生相對貧窮了。

如果講到樓價,就更加慘烈,1995年大學生的月入中位數12140元,太古城建築呎價5000元,一個月收入可以買到2.4平方呎太古城樓;到2015年,大學生月入中位數跌至約1.09萬元,而太古城呎價已去到1.3萬元,一個每月的收入只可以買到0.8平方呎的太古城樓,以買樓能力而言,大學生的購買力跌至20年前的三分之一。

我有朋友的子女,兩夫婦大學畢業幾年之後,家庭月入四萬元,但結婚之後,買不起樓,兩人只能各自住在父母的家裏。 香港的大學生雖然不是絕對貧窮,卻處於一個相對貧窮的環境當中,生活比20年前更差,這成為了社會不滿的泉源、反對政府的土壤,令到暴力抗爭的理念很易傳播。

整件事的緣起,可以說是金融海嘯導致全球放水,所激發出來的極端經濟氣候,而香港這個完全開放的資本主義社會,受到的衝擊最大,再加上土地供應緊缺,由財團壟斷的社會經濟制度根深柢固,矛盾更形突顯。政府如果不檢視根本的問題,提出解決的辦法,隨著全球量化寬鬆、放水計劃繼續推行,社會的不滿就會像地底的岩漿一樣,一有機會就會爆發出來,最後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