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湖北一地萬元月薪留不住人才 年輕人:找女友困難

「100萬元的貸款終於有眉目了,今年1500萬元的銷售目標沒問題!」聽完銷售總監的彙報,張任飛卻沒那麼樂觀。

「這100萬元能徹底解決問題么?」7月9日,在黃梅縣小池鎮,中宏(湖北)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張任飛向記者袒露心聲:“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最大的問題並不是缺少資金,而是留不住人才。”

開出萬元月薪卻配不齊核心團隊

作為「黃岡市農村創業領頭雁」“黃梅縣十大創業標兵”,在湖北「新農人」圈子裡,張任飛名氣不小,被譽為「兔王」。


2011年,他投資110萬元建起10棟兔舍,返鄉創業。8年來,從出售皮毛到加工兔肉,從家庭養殖到「公司+合作社」,創業之路雖然免不了磕磕絆絆,但總體還算順利,最好的一年賺了40多萬元。目前,公司已形成養殖加工“一條龍”,飼養肉兔17萬隻,兔肉銷往武漢、九江、南昌、成都、衢州等地的酒店,去年的銷售額達到500萬元。公司還研發了“張公子”牌休閑食品,想到零食市場分一杯羹。


今年,隨著200多萬元的加工設備全部到位,公司進入開拓市場的關鍵期。經測算,要完成1500萬元的年銷售目標,有100多萬元的資金缺口。上周,黃梅縣團委和縣郵政銀行的負責人到加工廠實地考察後,貸款已經初步談成,但張任飛最擔心的人才問題,遲遲不見起色。

從2015年建起兔肉加工廠開始,張任飛就輾轉於周邊地區的人才市場,開出萬元月薪招兵買馬,但總是招得來、留不住。4年來,核心技術崗位的調味師走了3批,市場銷售團隊也換了兩茬。除了在當地安家落戶的,招來的人才總是幹了一年多就走。他們寧願去大城市過苦日子,也不願在小鄉鎮裏拿高薪。

「公司人力成本逐年攀升,已經佔到運營總成本的60%,但直到現在,核心團隊還配不齊一個穩定的班子。」張任飛算了一筆賬,因為“缺人”,公司開拓新客戶的成功率只有17%,離行業平均水平30%還有不小差距。

張任飛面臨的「人才危機」並非個案,而是「新農人」企業在發展壯大中遇到的普遍問題。“初創期比的是規模,成熟後比的是營銷。”“湖北五四青年獎章”獲得者、黃梅縣謙益生態農業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明攀認為,招才難、留才難是制約「新農人」企業做大做強的瓶頸。湖北香潤生態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吳斌也說,如何引導優秀人才「往下沉」,已經成為決定「新農人」企業能走多快和走多遠的頭等大事,亟待破題。

如何破解農村企業人才困局

創業8年,陷入人才困局,是張任飛始料未及的,他甚至懷疑過自己的創業思路有問題。

「是不是應該先組建一支完備的核心團隊,再開始創業?」但他轉念一想:“誰能保證團隊經得起時間考驗?留得住的自然會留下來,留不住的最終還是會分道揚鑣。”

也有在「新農人」領域創業的同行說,張任飛就應該一心一意做養殖,在這個細分環節做出更大規模、更好品質,不應該去建加工廠,把攤子鋪得太大。

對此,張任飛並不贊同。他始終認為,作為「新農人」企業,目標不應該局限在提升傳統農產品的產量和品質,而是要顛覆傳統農業“生產+出售”的二元模式,加入工業化技術,完善產業鏈條,創新產品類型,最終把農產品變為商品。“只有這樣,才能改變傳統農業在產業結構中的弱勢地位。”

張任飛坦言,從當初創業時的養兔「專業戶」,到如今的養殖加工“一條龍”,公司一步步發展壯大,始終都是市場這隻“無形的手”在身後推動。

「一條產業鏈里,利潤會在不同的環節中遊走,如果定位太窄,估計難以長遠。」張任飛認為,眼下,對優秀人才的渴求,同樣是外部市場作用力在公司內部的體現。這就如同大海航行,從淺灘駛向深海,需要更多更好的槳手,開動一艘更大的船。

萬元高薪,為何留不住優秀人才?張任飛認真分析了幾批人員的離職原因。好幾名年輕人都曾對張任飛抱怨過:在這個小鎮,下班後生活單調,找個女朋友都困難,拿著高薪又有什麼用?醫療配套、教育配套等,都跟城市相去甚遠,即使想為了事業在這裏安家,也缺少底氣。

「良禽擇木而棲。如今的年輕人才,看重的不僅是薪資高低,也看重生活品質和未來規劃。」張任飛認為,現代農業相對“慢熱”,要解決“缺人”難題,還需要一段時間。一方面,公司自身要儘力發展,拿出更優厚的條件、更遠大的目標招攬人才,另一方面,也期待當地發展能更上一層樓,吸引更多的人才來此安家落戶。

「黃梅兔王的遭遇,是‘新農人’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面對的問題,也是對城鎮化建設既要重視硬實力,也要重視軟實力的真實寫照。」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產業經濟博士生導師汪海粟認為,人才是發展的第一動力,城鎮化建設中,不僅要興產業,也要聚人才。近年來,各大城市紛紛拿出具體舉措爭奪人才,鄉鎮也不可錯失良機,應該藉助鄉村振興、返鄉創業等政策,為引才留才營造更好環境。

汪海粟表示,對於農村企業來說,引進和穩定專業人才是涉及多方面多層次的系統問題。在城鎮化目標難以一蹴而就的現實條件下,依靠本地優勢自然資源形成的以「公司+農戶」為典型模式的新型農村企業,應在用人機制改革創新方面有所作為。既要重溫當年“周末工程師”改造鄉鎮企業的歷史經驗,探索靈活使用外部專業人才的制度,又要構建企業內部專業人才的培訓和晉陞制度,通過人才的本地化實現專業人才“留得住、不肯走”的目標。

「產業下鄉,資本下鄉,人才要跟上。」“除了剛性招才,也要考慮柔性引才。”……

7月16日上午,黃梅縣委組織部會議室。一場「諸葛亮會」從10點開到12點40分,仍是意猶未盡。

這次會議,是為「兔王」張任飛呼籲的問題探尋解決路徑。

張任飛是中宏(湖北)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開高薪為肉兔加工廠配備核心團隊,卻因地處鄉鎮,總是招得來、留不住,企業運行困難。為此,他強烈呼籲人才「往下沉」。

張任飛的呼籲,已成社會關注的熱點。它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中普遍存在的迫切現實問題。

連日來,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多方採訪相關地方和職能部門。

農村人才「蓄水池」,亟待抬升水位

「鄉村振興,關鍵是人才振興。」

不足千字,卻一下子引起了黃梅縣委常委、組織部部長陳敬的關注。

縣委組織部迅速組織人社、農業農村、經信等部門及多家「新農人」企業負責人座談。

5年前,陳敬曾參與了一項關於黃梅縣大學生農業創業群體的調查。

當時,40多名大學生逆向「農門」創業、用知識改變農村落後面貌的精神,深深感動了陳敬。張任飛就是其中一員。

現在,黃梅返鄉創業的大學生已有數百人。張任飛也從剛開始的單打獨鬥,發展成「公司+合作社」。

「張任飛本身就是紮根基層的優秀人才,隨著事業發展壯大、走向三產融合,人才瓶頸已成為制約企業做大做強的突出問題。」陳敬認為,這是湖北農業農村高質量發展新變化新動向的一個縮影,應該從統籌城鄉協調發展的角度,合理配置城鄉人力資源,實現城鄉人才的雙向流動,引更多的“源頭活水”滋養鄉土,把農村人才的「蓄水池」水位抬升起來。

「人才流動有其自身規律,市場失靈時政府要及時補位。」黃梅縣人社局副局長蔡俊峰稱,馬上著手與團縣委、勞動就業局、青年創業協會等聯動,開展政策宣傳和人才對接活動,與企業一起探索人才共享、幫帶、定向對接等模式,全力打通“綠色通道”。

引來人,留住心,高薪酬不是萬能的。

在陳敬看來,一方面,地方政府要繼續在平台搭建、創業扶持、生活關愛等方面加大服務保障力度,讓「下沉」人才有奔頭、有信心、有溫暖;另一方面,要在全社會形成良好的社會氛圍,促進思想觀念的轉變,使從事“三農”工作成為有吸引力、有尊嚴有價值的職業。

了解基層熱愛基層,才能紮根基層

「只有真正了解基層,熱愛基層,才能沉到基層,紮根基層。」

省人社廳副廳長董長麒接受記者採訪時坦言,人才下沉,不僅要下得去,更要穩得住、流得動。

2017年起,我省實施「我選湖北」大學生就業創業促進計劃,成效斐然。


「因為了解,才會熱愛。」董長麒說,開展大規模實習實訓是一步先手棋,讓大學生走出校園,認知湖北。目前,全省各地建有大學生實習實訓基地5001家,92.11萬大學生在鄂實習實訓。

董長麒認為,基層舞台廣闊,人生精彩盡情綻放,引導人才「下沉」,在思想觀念上要避免走入“基層就是艱苦”的誤區,否則,心理上的距離可能比地理上的距離更遙遠。

據悉,為引導和激勵人才投身基層,我省對「三支一扶」高校畢業生基層服務期間提供生活補貼、社會保險和安家費補貼,服務期滿享受公務員定向考錄、扶助自主擇業等多方面優惠政策;在職稱評定上,對長期在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工作的專業技術人員,適當放寬學歷、資歷限制,淡化論文著作要求;工資待遇上,向基層傾斜,對到縣以下機關事業單位工作的高校畢業生,高定工資。

湖北有大量在外技能人才、創業人才。董長麒介紹,為推動鄉村振興、精準脫貧,2018年,我省開始實施農民工等人員返鄉創業三年行動計劃,通過提供首次創業支持等「六支持、一服務」優惠政策,擬在3年內吸引15萬人返鄉創業。

既接天線又接地氣,打造「永久牌」人才

「傳統農業升級,新產業新業態不斷湧現,破解農村人才缺失問題迫切性日益凸顯。」

省農業農村廳科教處二級調研員柯楓英認為,增強和拓展基層人才厚度、廣度,既要有高端人才的智力下沉,也需要更多適用實用、沉得住沉得久的「永久牌」人才。

根據省農業農村廳7月初印發的2019年農民教育培訓工作方案,今年力爭培養高素質農民不少於3萬人,為全省每個貧困村至少培訓1名脫貧致富帶頭人。包括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培訓現代創業創新青年、輪訓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帶頭人、培訓農業經理人、培訓農業產業領軍人物等。

「寬口徑複合型人才培訓是趨勢,也是必然。如農業經理人,就是人社部最近發佈的13個新職業之一。」柯楓英介紹,近年來,全省已培訓新型職業農民23.5萬人,各類人才90餘萬人。

去年6月,省委組織部、原省農業廳、省教育廳等7部門印發通知,全面實施「一村多名大學生計劃」。將從2018年起連續5年,以貧困地區為重點,面向全省農村選拔1萬名優秀青年農民,接受全日制普通專科學歷教育。


旺工淡學,學做交替,彈性學制,分段教學。柯楓英介紹,此前多地已開展試點,吸引了大量在外務工人員返鄉,「最近,今年全省4000多份錄取通知書已寄出。」

以咸寧市為例,2017年首批招生計劃200名,報名407人;去年招生計劃增至400名,報名人數達577人。其中,180名學員已成為農村專業合作社和中小企業法人,有的還獲得全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省級獎項。

或許,越來越潮的「土專家」,將為「兔王」們消解人才焦慮,推開又一扇門。

來源:湖北日報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