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拋棄支持者而自己離開?》

 

由反對「逃犯條例」,以致每星期的遊行示威、「遍地開花」、警民衝突以及多個不合作運動,均體現了香港人的某種執著性格。

有關反對逃犯條例的訴求,示威者已經清楚陳述了,特區政府亦都作出回應。雖然特區政府的回應可能未必完全符合大眾所預期,但原則上亦切合大眾所需 - 「壽終正寢」。作為接受高等教育且具備文化修養的香港人,在執著的同時,能否體現「和而不同」的文化特質呢?

然而,部分人士依然窮追猛打地指出,由於他們的訴求未能完全滿足,所以要進行多項不合作運動從而向政府施加壓力。

可是,他們有沒有想到這些不合作活動均內耗香港、降低香港的生產力?警力去處理無秩序的示威,誰去打擊罪案?銀行出現擠提,政治目的就能達到?示威遊行到商場,在商場消費的遊客對香港的印象會如何?

最有趣的是號召這些不合作活動的人在活動結束後反而去尋求其他地區的政治庇護。這是什麼邏輯?為什麼做出這些行為卻不為自己的行為作出承擔而逃脫去其他地方尋求庇護?無論這些活動是對是錯,將支持者拋棄而隻身離開香港,必定不會得到民心依附。這絕對不是一個領袖所擁有的特質。

這些人究竟是有預謀地去其他地區尋求庇護,抑或真是受到政治迫害?我有所保留,並由大家自行分析。

劉啟勁 測量師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