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發行總監到處借錢兼私藏雜誌去賣 黎老闆面黑炒之

被老闆約上壹週刊,與台灣壹週刊全體中高層開會。入到會議室,黑壓壓一片,人多到,我只認得一、二位。打過招呼後,小強就闡述,從壹週刊印刷好之後,轉移到釘裝製本,然後每本包保鮮紙。我們員工,會把每板約三至四仟本書,搬運上車。一架車約廿多噸,上夠地區總書量的三份一,作為頭輪的書數,就會出廠發行。

從公司開車到台北市集散地,約四十分。我們台北市,約分六個地區,大車再轉六至八部細車,方便入小巷、小弄。全台灣送到集散地,從第一個點,送到最後一個點,再要四小時。即是說,我們可以,由出書到集散地起,再計算多四小時,才送完全台灣壹週刊。

當時台灣的發行公司,送台北市零售點,要一天才送完。台灣全島,更要兩天。送達全台灣省連離島,不知多少天。相比之下,我們現在的安排,應該暫時是最好。

向眾壹週刊高中層,講解完,我再問各位,有什麼疑問?個個沒話說,包括坎坷總經理,及發行總監溫神,都沒話講,因為他們全沒做過印刷傳媒發行工作。我都不明白,黎老闆點解,請他們回來,做他們不懂的工作。那些人重要搞我,又要向我借錢。當時真是,内有吳三桂,外有清兵。還要向黎老闆,交待工作,給他們員工。好彩我們不是崇禎皇帝。我們是,勤力得同仁,否則已死得。

搞掂完外憂内患,去秋雨印刷,釘裝製本,保鮮纸公司。看出貨環境,以及製作程序。

台灣印刷釘裝製本公司,除了印刷,釘裝製本,還要將每本書,用機器包上保鮮纸,因為怕讀者,打完書釘,不買雜誌。所以五大連鎖店,不包保鮮纸的雜誌,一定不會,將雜誌上架售賣。
我想,雜誌又要印,又要釘,又要多一重包保鮮纸。單是包保鲜紙,每年以千萬元計,出版近廿年,若不用包,真是慳了,不知多小錢。再者,新聞雜誌,講究時間,新聞時間一過,花兒就彫謝,不包保鮮紙可以省時。但是不包保鮮纸,五大連鎖店,又話不賣,真是苦惱。再者,早一分鐘,壹週刊新聞雜誌,擺上架售賣,就可取替台灣報章,多搶一個,台灣讀者。

如是者,壹週刊一定,要爭取早到連鎖店,盡量去搶,新聞報紙讀者。所以早期,約出版廿萬份,分三次派送。但是壹週刊,包保鲜纸,這個我仍認為,不是必須。所以我每天,想辦法取消。為時間,為黎智英老闆節省無謂開支,為減少環境汚染,我一定要,想辦法取消。

返公司,召集所有同仁開會。大家集思,想辦法不用,保鮮紙包壹週刊,又不令五大連鎖店,拒絕售賣。

最後我決定,頭輪三份一的壹週刊,包保鮮紙。之後所有不包,當賣清頭輪壹週刊,五大連鎖店,追二輪壹週刊時,我們就不理他們,直接將壹書二冊的壹週刊,送去連鎖店。放下就說,不夠時間,包保鲜纸,拜託直接售賣,壹週刊给顧客。因為按香港經驗,每逢新書出版,又有足夠宣傳,好多人,都要買新書創刋號,作為留念及儲存。再加上壹週刊,利用台灣名人,反對壹週刊狗仔隊,更常常在台灣電視及所有傳媒曝光。所以壹週刊,還沒出版,已經令全台灣,個個名人及凡人,神經緊張。我相信,創刊號一定沽清。我更相信,可衝破這個處子保鮮膜。我亦吩咐同仁,製作三吋乘一吋,膠帶,如五大連鎖店店家,有需要封好書,不想給顧客翻閱。我們就提供膠帶,給店員自己封貼。至於保鮮纸,就永遠取消。

當壹週刊,如期出版創刋號。秋雨印刷釘裝,保鮮紙公司,及所有同樣公司的保鮮纸機器,不久都停止運作。因為絕大多數書刋出版商都覺得,壹週刊,不包保鮮纸,都賣書第一。包保鮮紙,實屬多餘。但是聯合國,到今天都不封勤力得為環保大使,實在令我傷心。

壹週刊創刋號出版,即時沽清。當時真是,出一本,賣一本。我就即時,報告給黎智英老闆知道,你果位發行總監,向我借錢的信。黎老闆看完,面色一黑説:「得喇」。他袋咗封信,轉頭就走了。隔天,就傳來溫臣發行總監,離開了壹周刊。新接任的發行總監,就在溫臣總監的工作房子,發現了近八千本壹周刊。我不知是否溫臣留來給自己賣。但是,黎老闆快過他私下賣書,已叫他走。所以最後,他都不夠時間,賣走私藏的壹周刊。新總監,並給我們公司電話,要我們取那些上手總監私藏的雜誌去售賣。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